擁抱似水年華 8.3分
读书笔记 第95页
Accidents

由此引申出一个观点:那些并非从痛苦中升华而来的思想,均缺少某种内在的重大动机。在普鲁斯特看来,精神活动似乎可分为两类:一种可称为无痛苦的思考,此种思考并非由特定的惶惑不安引起,起于纯知性的求知要求,所想了解者无非睡眠是怎么回事,人为何会遗忘之类;另一种则是痛苦的思考,乃是从痛苦不安中脱颖而出,比如因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而生,或由追忆一个名字终不可得而起——普鲁斯特看重的,当然是后一种思考。 有例为证。他告诉我们,获得智慧有两种途径,一种是老师传授,毫无痛苦,一种则是得自生活本身,充满痛苦,他认为得自痛苦的智慧方是真知。假笔下虚构画家艾尔斯蒂尔之口,他将这观点表而出之。这位画家对叙述者论辩道,他宁可犯些错: 再聪明的人年轻时都说过错话,做过错事,或竟过着荒唐的生活,凡此种种, 晚年回想起真是令人汗颜,恨不能将其从记忆中尽皆抹去而后快。可是我们真不该 悔不当初,将过去全盘否定,因为谁也不能肯定现在的自己已经大彻大悟(当然是 就我们能够企及的智慧而言),除非我们已犯过种种错误,经历种种遗憾,由此抵 达智慧的彼岸。我认识一些年轻人......从他们走进学校的那一天,老师就向他们灌 输高尚的情操、道德的完善之类。将来回首往事,他们也许会觉得了无遗憾,要是 愿意,他们甚至可以将过去的所言所行——公之于众而毫无愧疚。但说实在的,他 们是可怜虫,无谓教条的牺牲品,他们学来的东西毫无意义,只有负面的作用。智 慧教不出来的,只有我们通过自身的经历去发现,没有人可以分担,任何人也不能 代劳。 为何不行?为何智慧总是与痛苦结伴而行?艾尔斯蒂尔未加申论,但有一点他说得够清楚了:一个人经历的痛苦越深,则他从此经历中获得的思想越丰富深刻。人心似乎是个迟钝的器官,若非受到真实的痛苦刺激,他对难解的真实就拒不接受。普鲁斯特告诉我们:"快乐对身体是件好事,但惟有悲伤才使我们的心灵的力量得以发展。"悲伤带给我们的是灵魂的操练,快乐之时,我们对此能躲则躲。的确,此话意味着,倘若我们将心灵力量的养成置于优先地位,不幸就比心满意足更有益,情场失意就比读柏拉图或斯宾诺莎更有好处。 我们钟情的女人往往会让我们受尽折磨,可是她们会在我们身上激发出强 烈而深刻的情感,任何天才也不能如此让我们神魂颠倒。

2
《擁抱似水年華》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