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画集 8.6分
读书笔记 全书
好大一碗面

地狱一季 序诗 过去,如果我记得不错,我的生活曾是一场盛大的饮宴,筵席上所有的心都自行敞开,醇酒涌流无尽。 一天夜里,我把“美”抱来坐在我膝上。——后来我发现她苦涩惨怛。——我对她又恨恨地辱骂。 我把自己武装起来,反对正义。 我逃走了。女巫,灾难,仇恨,啊,我的珍奇财富都交托给你们! 我把人类全部希望都在我思想里活活闷死。像猛兽扑食,我在狂喜中把它狠狠勒死。 我叫来刽子手,我在垂死之间,用牙咬碎他们的枪托。我召来种种灾祸,我在黄沙血水中窒息而死。灾难本来就是我的神祗。我直直躺在污秽泥水之中。在罪恶的空气下再把我吹干。我对疯狂耍出了种种花招。 可是春天却给我带来白痴的可憎的笑声。 最近我发现我几乎又要弄出最后一次走调!我只盼找回开启昔日那场盛宴的钥匙,也许在那样的筵席上,我可能找回我的食欲,我的欲望。 仁慈就是这样一把钥匙。——有这样一个灵启,表明我过去确实做过一场美梦! “你还是做你的豺狼去,以及其他等等……”魔鬼给我戴上如此可爱的罂粟花花冠,这样喊叫。“带着你的贪欲,你的利已主义,带着你所有的大罪,去死。” 啊!我得到的是太多了:——不过,亲爱的撒旦,我请求你,不要怒目相视!稍等一下,卑怯随后就出现,你是喜欢作家缺乏描写才能或没有教育能力的。作为被打下地狱的人,这是我的手记,这几页极为可厌的纸头我撕下来送给你。 一个存在的人,我认为应该给予他多种其他的生活。这位先生所作所为如此,他并不自知:他可以算是一位天使。这类家庭其实是一窝狗。我要在大庭广众之中高声说话,我偏要选取他们的其他生活中的一个方面,放声谈论,公开说出来。——所以,我竟然爱上了一头猪。(地狱之夜) 林中有一只鸟,它的鸣唱招你驻足,让你羞愧脸红。 有一座大自鸣钟,不再报时。 有一个泥坑,一窝白毛兽物筑巢其中。 一座大教堂在下沉,一泓湖水在上升。 小车一辆遗弃在低矮的树林里,或沿着小路急驰而下,车上挂满了彩饰。 有一队上装的剧团演员走过大路,从树林边大路上就可以看见。 最后,你饥渴难耐,每逢这样的时刻,一准有人把你一脚踢开。(童年) 国王除了使种种庸俗的慷慨尽善尽美之外,无事可做,很是恼怒。有关爱情的惊人的动乱他早有预见,他怀疑他的那些女人比上天与穷奢极欲带来的欢欣喜悦更有威力。他要查明真相,看看欲望基本满足那一刻究竟如何。是虔心之畸变,或者不是,管他去,他愿意怎样就怎样。他至少还掌有人类相当的权能。 所有认识他的女人都遭杀戮。美的花园遭到洗劫!利刃在劲她们还在虔心地为他祁福。他没有下令另行寻求新的女人。——那些女人竟又再现。 游猎之后,宴饮之余,他把追随他的人也一一杀死。——所有的人依然还是追随在他左右。 他屠杀珍禽异兽取乐。他放火烧毁宫阙殿宇。他见人就杀,宰割。——人群,殿宇的金顶,美丽的禽兽,依然如故,仍然存在。 毁灭中求得销魂大悦,凶残狠恶中让青春永驻!民众暗下并没有怨言。在他面前也不见有人出来欲比高低。 一天夜里,他傲然骑马驰行。一个精灵出现,这精灵有一种说不出甚至不可对人指称的美。他是神态和他的风仪,表达出多重性复杂的爱的期许!无可言状甚至无法承受的那种幸福的期许!国王和精灵或许在本质性健全状态下一同消失不见。他们怎么能不这样死去?他们因此也就相随死去。 国王在王宫中驾崩,享年一般没有什么异常。国王原本就是那个精灵。精灵原本就是那个国王。 我们的欲念,缺乏的是艰深精妙的音乐。 (故事) 世界为我们这四个受惊的眼睛缩小成为小树林,——为两个忠诚的孩子,世界缩成为一处海湾,——为我们明澈的情投意合,世界缩成了一座音乐厅,——我一定会找到你。 愿人世只留下一个安详美好的老人,就他一个人,周围展示一种「不曾见过的华美」,——我一定匍伏在你的膝前。 你所有的记忆但愿我一一实现,——但愿我就是把你紧缠紧裹的那个人,——我一定紧抱你闷毙不留一丝痕迹。 要是我们都强劲有力,——谁后退?都那么开心喜悦,——谁会成为笑柄?要是我们都很坏,——又能把我们怎样? 布置起来,打扮起来,跳吧,跳舞吧,笑吧。——「爱情」我绝不会把她从窗上丢出去。 我给一座座钟楼系上绳索连接在一起;我给一扇扇窗张挂花饰让窗与窗相连;我在星辰上一一结上金链条给它连成一气;于是我举步起舞。(片语) 「我」是一个他人。木材自认是提琴,那有什么办法,头脑简单的人,他们对他们全然无知之事妄自吹毛求疵,活该!(兰波致乔治·伊藏巴尔)

0
《彩画集》的全部笔记 9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