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9.4分
读书笔记 第116页
文盲爱读书
那天下午,有庆他们学校的校长,那是县长的女人,在医院里生孩子时出了很多血,一只脚都跨到阴间去了。学校的老师马上把五年级的学生集合到操场上,让他们去医院献血,那些孩子一听是给校长献血,一个个高兴得像是要过节了,一些男孩子当场卷起了袖管,他们一走出校门,我的有庆就脱下鞋子,拿在手里就往医院跑,有四五个男孩也跟着他跑去。我儿子第一个跑到医院,等别的学生全走到后,有庆排在第一位,他还得意地对老师说: “我是第一个到的。” 结果老师一把把他拖出来,把我儿子训斥了一通,说他不遵守纪律。有庆只得站在一旁,看着别的孩子挨个去验血,验血验了十多个没一个血对上校长的血。有庆看着看着有些急了,他怕自己会被轮到最后一个,到那时可能就献不了血了。他走到老师跟前,怯生生地说:   "老师,我知道错了。"   老师嗯了一下,没再理他,他又等了两个进去验血,这时产房里出来一个戴口罩的医生,对着验血的男人喊:   "血呢?血呢?"   验血的男人说:"血型都不对。"   医生喊:"快送进来,病人心跳都快没啦。"   有庆再次走到老师跟前,问老师:   "是不是轮到我了?"   老师看了看有庆,挥挥手说:   "进去吧。"   验到有庆血型才对上了,我儿子高兴得脸都涨红了,他跑到门口对外面的人叫道:   "要抽我的血啦。"   抽一点血就抽一点,医院里的人为了救县长女人的命,一抽上我儿子的血就不停了。抽着抽着有庆的脸就白了,他还硬挺着不说,后来连嘴唇也白了,他才哆嗦着说:   "我头晕。"   抽血的人对他说:   "抽血都头晕。"   那时候有庆已经不行了,可出来个医生说血还不够用。抽血的是个乌龟王八蛋,把我儿子的血差不多都抽干了。有庆嘴唇都青了,他还不住手,等到有庆脑袋一歪摔在地上,那人才慌了,去叫来医生,医生蹲在地上拿听筒听了听说:   "心跳都没了。"   医生也没怎么当会事,只是骂了一声抽血的:   "你真是胡闹。"   就跑进产房去救县长的女人了。
引自第116页

这一片段是每读一次便更觉荒唐。每一小段似乎都有深意,又似乎只是在平淡的叙述着一个事实。为什么连小孩都觉得给校长献血是一件光荣的事情,这难道不是大人的错,不是荒唐时代的错?为什么抽血的医生连常识都不懂,或者是假装不懂。为什么职责失误导致了一个小孩的死亡,却只换来一句“你真是胡闹。”?生在和平时代的我们是无法体会到当时的险恶的,只希望永远不要体会到。

7
《活着》的全部笔记 184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