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姊 8.2分
读书笔记 第306页
終のアマリリス
用推的、用拉的甚至用打的,都完全沒有手感的「氣氛」。籠罩學校的「氣氛」。咲太至今依然完全不想和這種東西交戰。   打造出這種「氣氛」的人們完全不覺得自己是關係人。   對這些沒有當事人意識的學生們講得多麼滔滔不絕,應該也撼動不了他們的心。   反正他們只會嘲笑咲太拚命的模樣。   只會朝著一頭熱的咲太潑冷水。   只會說「看一下氣氛吧」這種話,以借來的制式感想了事。   世間就是這樣,咲太也自覺屬於這種世間的一分子。   從眾的生活方式很輕鬆,這樣比較好。是好是壞全部由自己判斷會消耗熱量,要是自己抱持意見,被否定的時候將會受傷。基於這一點,只要和「大家」一樣就可以安心、得到安全,不用看自己不想看的東西,不用思考自己不想思考的事情。可以全部置身事外。   世間就是無情到這種程度。   無情到無自覺地孤立他人,不去正視被孤立的人。為了維護氣氛、保護自己,甚至可以面不改色地視而不見,即使某人因而受傷也事不關己。   世間無情到達成這種默認的共識,不用感受到任何痛楚就傷害他人。   不過,沒道理以「大家都這樣,所以跟著這樣」這種置身事外的想法折磨他人。即使大家都這麼做,也不一定代表這麼做是對的。況且,「大家」指的是誰?   那天,要是沒在湘南台圖書館遇見她,咲太也依然是身分不明的「大家」之一。咲太也是折磨她的原因之一。   既然察覺了,就非得做個了斷。   即使敵人是整座學校。   即使對手是全校學生。   即使是最不想戰鬥的「氣氛」,咲太也不能背對。   因為,咲太找到了比起維持現狀更重要的事物。
引自第306页
1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姊》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