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37页
关彳山
“就是知的文、情的文与意的文。关于抗日事件,外交上、军事上的具体办法,抵制日货的切实方案,这是知的方面的事情。我们在这些方面当然不很有明确的知识,这类文字只好让专门家去执笔,我们对于东北事变,知的方面虽还缺乏,但情与意的方面,是并不让人的。谁对于日人的暴行不愤激呢?谁不想对日人的暴行作抵抗呢?我们该明白这道理,从情与意的方面来说话。我们的文字是宣传品,是给大众看的。我们该以热烈的感情激动大众,以坚强的意志鼓励大众,叫大众也起来和我们一起抗日。”王先生这段长长的话,前半段说得态度很平静,后半段却愈说愈燃昂起来。 数十个人头一些都不摇动,直到王先生说完了这一段的话为止。五个编辑股员听毕了王先生的话,不约而同地都吐出―口安心的气来。 “从情意方回去说话,但是须注意,”王先生又继续说,“情意与知识虽方面不同,实是彼此关联的,情意如不经知识的驾驭,就成了盲目的东西。这几天街上到处都贴着标语,大家一定都看见的了,有的写着‘扑灭倭奴’,有的写着‘杀到东京去’。骂日人为‘倭奴’,是愤恨的表示,是情。想要‘扑灭’日人,想要‘杀到东京去’是一种希求,是意。可是按之实际,这种说法都是一厢情愿的胡说,其可笑等于乡下妇女骂人‘你是畜生’,‘杀千刀的’。试问,骂人家‘畜生’,人家就会成‘畜生’了吗?骂人家‘杀千刀的’,人家真会被‘杀千刀’了吗?这都是单遑情意不顾知识的毛病。” 全堂哄笑声中,下课铃响了。

理性冷静分析

0
《文心》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