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的“关怀” 8.3分
读书笔记 潘光旦的思想与改造
翻尾鱼

在1952年的检讨会中,费孝通为潘光旦辩解。 在那样一种群情偏激亢奋的场合下,在那样一种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清楚看出风险几何的阵势中,要敢于站出来为自己的同事、老师公开进行辩护,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甚至于根本不是勇气,而是一种只有极少数知识分子才会有的近乎天真的傻气。 就像他日后在讲潘光旦时说过的那样,他说:我这一代人在做人问题上要个面子。潘先生比我们深一层,他是把心思用在自己怎么看待自己上。这一点很难做到。 不难发现,费孝通这个时候恰恰也是像潘光旦那样想的。即他这时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对自己了,而是在想,这个时候如果不说话,自己是否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1
《忍不住的“关怀”》的全部笔记 8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