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夺路 9.2分
读书笔记 第167页
芜菁

然而卷入学潮的青年无数,几人能感天动地?但说因于子三之死而引发的一连串学潮,全国二十九座学校、十五万多学生游行支援,持续四个多月,挨打被捕流血丧命的人轻如鸿毛,于子三只能有一个,这就是运动。 ...... 一九四七年五月,那时他自信心最强的时候,也是对学校的权力最藐视的时候,没人告诉他,人生如戏,演员入戏,张翼德真以为自己喝断了当阳桥。 如果文章现在写,我会说,“大时代”的青年是资本,是工具。我们振翅时,空中多少罗网;我们奔驰时,路标上多少错字;我们睡眠时,棉絮里多少蒺藜;我们受表扬时,玫瑰里多少假花;渴了,自有人向你喉咙中灌酒,死时,早有人为你准备好墓志铭。天晓得,因为热血,多么狭隘的视界,多么简单的思考,多么僵硬的性情,多么残酷的判断,多么大的反挫,多么苦的果报。

0
《关山夺路》的全部笔记 9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