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 8.8分
读书笔记 安泰诺狱.乌哥利诺和他的在塔楼中的孩子们
公益霎哈嘉瑜伽

那个罪人从那残忍的餐食 抬起嘴来,就在已被他咬得 稀烂的头颅的头发上揩抹. 然后他开始说:“你一定要我重温 绝大的悲痛,我甚至在未说之前, 只要一想起,就会使我肝肠欲裂. 但是假使我的言语能成为一粒种子, 为我所啃嚼的叛贼结出不名誉的果子. 你将看到我一面说话一面哭泣.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 你怎样来到这里;但是,当我听你说话时, 我真觉得你象是一个佛罗棱萨人. 你要知道我是乌哥利诺伯爵,① 而这一个是罗吉挨利大主教; 我要告诉你我为什么成了他凶狠的邻人. 由于他那些恶毒的诡计的结果, 对他深信不疑的我是被捕了 并且后来被处死,这是无须说的. 但是你所不能知道的事情,那就是, 我的死是多么残酷,你就会听到 ......并且要知道他是不是得罪了我. 那座因我而得到‘饥饿的塔楼,的名称, 而其他的人还要被关禁在里面的 监牢,有一个狭窄的洞眼, 我从那洞眼看见了几次月圆之后, 我做了一个恶梦, 它为我揭开了未来之幕. 我梦见这个人象是个领主, 在那使比萨人看不到卢加的山上② 追逐着一只狼和小狼们. 他带着瘦削.敏锐和机警的猎犬, 高兰狄,薛斯蒙狄和朗弗兰乞③ 已预先被派遣在他的前面. 在追逐了一阵后,那狼父和狼子们 似乎疲倦了;我仿佛看到 他们的肚子为尖利的牙齿咬破. 当我在黎明之前醒来时, 我听到和我在一起的我的孩子们 在他们梦中哭喊着要面包. 假使你想到我那时预感到的事情 而不伤心,那你真是十分残酷; 假如你不哭,你一向遇到什么才哭呢? 他们那时醒来了,平常送给 我们食物的时辰快到了, 我们每人都因作了恶梦而焦急, 而我听到了下面那可怖的 塔楼的出口给上了锁:我就凝望着 我的孩子们的脸孔,不发一语. 我并不哭:我的心肠已变得这样硬; 他们哭了;我们小安萨姆说道: ‘你的脸色不好,父亲,有什么不舒服么?, 但是我不流泪,那一整天 也不回答,下一晚也不, 直到又一天的阳光照临大地. 当一丝微弱的光线射进 那悲惨的牢狱,而我在他们的 四张脸孔上看出了我自己的容貌时, 我悲痛得只是咬我的双手. 可是他们以为我这样做是由于 食欲难熬,便突然站了起来, 说道:‘父亲呀,倘若你把我们吃掉, 给我们的痛苦倒要少得多:你给我们 披上了这可悲的血肉,现在把它剥掉吧., 于是我使自己平静下来,为了不使他们 更加不幸;那一天和下一天我们全没说话. 哦坚硬的土地!你为什么不裂开啊? 当我们到了第四天, 加杜直挺挺地倒在我的脚边, 说道:‘我的父亲!你为什么不帮助我?, 他就死在那里;正象你看到我一样, 我看到了那三个在第五和第六天之间 一个一个地倒下:早已瞎了眼的 我就在每一个的身上摸索, 在他们死了之后,叫了他们两天; 于是饥饿又战胜了悲伤.“ 当他说了这句话时,他斜了眼睛 又用他的牙齿咬住那可悲的头颅, 象狗使劲地咬住骨头一样. 唉,比萨!你真是可以听到 说“Si“的美丽地方④的人民的耻辱啊. 既然你的邻人们不迅速责罚你, 让喀普拉拉和戈刚挪两岛移动,⑤ 并把阿诺河的出海口堵住, 来把住在你里面的每个活人都淹死. 因为假使乌哥利诺有把你的城堡 出卖的恶名,⑥你也不应该 对他的孩子们加以这样的苦刑: 你近代的底比斯呀!⑦他们的年幼 使得乌格兴和勃利加太,和我的诗篇 在上面提到过的另外两人显得无辜.⑧ 我们再向前行,走到严寒结结实实地 把另一群幽魂冻在冰里的地方, 他们不是低着头,而都是仰着脸. 在那里哭泣本身不容他们哭泣; 而且忧愁在眼睛上遇到了障碍 就转向内心以增加痛苦: 因为最先流出的眼泪冻成一块, 而且,好象水晶的面甲一样, 把他们眉毛以下所有的凹处填满. 虽然,好象由于皮肤硬结, 一切的感觉因为寒冷之故 已从我的脸孔上消失了, 现在我却似乎觉得有一阵风吹来: 因此我说:“夫子,谁吹动这阵风的? 在这底下不是一切热气都已消灭了么?“ 他便对我说:“不久你就会来到那地方, 你将亲眼看到吹来这阵风的原因, 那时就可以答复你这个问题.“ 冰壳里有一个可怜的阴魂 向我们叫道:“哦魂灵们!多么残酷啊, 你们竟给派遣到最后的一层! 除去我脸上的坚硬的面幕, 好让我在眼泪没再冻结之前 发泄一下那塞住我心头的悲伤.“ 我因此对他说:“假使你要我帮助你, 告诉我你是谁;假使我不解救你, 那就罚我到冰的底层去.“ 他回答道:“我是阿尔培利哥修士,⑨ 我是那罪恶的果园里的果子, 为了我给了无花果我在这里收到椰子.“10 “哈!“我对他说,“那末你已经死了么?“ 他对我说:“我的躯壳在上界 是怎样的情形,我不得而知. 这托雷美狱有这种特权: 在未被阿特罗波司11逼去之前, 时常有魂灵坠落到这里来. 为了使你更情愿从我的脸上 除去玻璃般的眼泪,我要告诉你: 当灵魂象我一样地背叛的时候, 一个恶鬼就剥夺了它的肉体, 他以后就一直主宰它, 直到它的寿限已尽为止. 灵魂向下俯冲到这水池里来; 这里在我背后度冬的这个灵魂的肉体 或许在上面人世还可以看到. 若是你刚到下面来,你一定知道它: 它是勃兰加.杜利亚爵士;12 自他这样被禁闭以来已有许多年了.“ 我对他说:“我相信你在欺骗我: 因为勃兰加.杜利亚没有死; 他在吃.喝.睡觉.和穿衣.“ 他说道:“在上面的沟渠里, 就在那粘韧的沥青沸煮的地方, 密舍尔.尚奇还没有来到时, 这个人已把一个恶鬼代替自己 留在他自己的身体里,也留在 一个与他同谋的亲戚的身体里. 但是把你的手伸过来:打开我的眼睛“; 我并不替他打开眼睛: 对他无礼就是有礼. 唉,热那亚人!丧尽了道德 并充满着一切腐败的人们呀, 为什么你们不从大地上消除? 因为我发现你们中有一个人 和罗曼亚的最恶的幽灵在一起,13 甚至现在他的灵魂因他的恶行还浸在 科赛忒斯里,而在人世还似乎活在肉体里.

0
《神曲》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