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随讲词曲 8.9分
读书笔记 鹊桥仙
田波男

苦水平日读山谷诗,最不喜他“看人获稻午风凉”一句。觉得这位大诗人不独如世所谓严酷少恩,而且几乎全无心肝。获稻一事,头上日晒,脚下泥浸,何等辛苦?“午风凉”三字,如何下得?可见他是看人,假使亲手获稻,还肯如此写如此说么?苦水时时疑着天下之所谓恬适者,皆此之类。试看陶公“种豆南山下”一章诗,是怎底一个意态胸襟?

1
《顾随讲词曲》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