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後的帝國 8.7分
读书笔记 第78页
[已注销]
1722年康熙辞世后,雍正以父亲的个人宿仇取得主控权,透过停战协议或贸易来评定蒙古各部。但1750年代末期另一回合的公开叛乱,让表面上宽宏大量的乾隆皇帝,对人数超过50万人的准葛尔残部展开灭族战争。准葛尔族被成功歼灭,清扫一空的草原很快被重新移入上百万的清帝国属民。 以此次对准葛尔部的胜利为基础,从1757~1759,乾隆占领了从塔里木盆地到准葛尔南部与西部等,这些由突厥、维吾尔与其他穆斯林民族居住的领域。这些战场上的征伐,要比说服那些国内的高级汉族士人接受这些战役要容易得多。士人认为草原上的民族传统上不会对中国本土造成威胁,故没有必要占领这些大草原。备受信任的大学时刘统勳、长期在西北担任督抚的陈宏谋,以及其他官员,一个接一个地进言反对此计划,且在1760年会试中留下有志一同的答案,微妙地谴责这些战事徒劳无功,是帝国妄自尊大的浪费表现。乾隆漠视这些批评,并在1768年宣布把先前并入版图的区域名为“新疆”。他透过此举将帝国扩展至现今中国主张的广大领土,同时留给继承者一个挥之不去的族群冲突问题。 虽然乾隆不理会大臣反对出兵的劝告,但他热切地试图说明新疆值得占领,以冲淡他们的批评。乾隆从未成功,保有这片领土在清朝统治期间一直都是财政上的负担。理论上能自给自足的屯田制移植到新疆后,却一点也无法维持自给自足,还须要持续地从中国内地进口米粮。开发新银矿、建立牡马地、由国家提供种子与工具、半征召的农民移垦区(并搭配初期免税的措施),以及选择性地对汉族商人开通贸易路线,种种作为都有所帮助,但都不足以支应不断上升的军事与行政花费。对新疆最成功的运用使将之作为流放之地。一项数据推估1758~1820年间帝国的总督有10%曾被贬谪到此,同样也流放了相当大量的地方官员与成千上万的一般罪犯。 p98 在1750~1760年代清朝征服新疆之后,乾隆展开对新疆的农业殖民政策,部分是为了保证驻扎此地的大量军队有稳定的兵粮供应,部分则是为了纾解中部省份的人口压力。
引自第78页
2
《中國最後的帝國》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