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姆读书随笔 8.6分
读书笔记 书摘——4
喜乐的心

埃斯基罗尔的《精神疾病》 不管学者们怎么评价一本书,不管他们怎样异口同声地竭力颂扬,除非这本书使你感兴趣,否则它就与你毫不相干。 我自己就喜欢同时读四五本书。因为我们的心情毕竟天天都在变化,即使在一天里,也不是每小时都热切地想读某本书的。 “关于上帝、灵魂或者生命这样的主题,没有人再能发表新的真实见解,或者真实的新见解。”——约翰逊博士 许多描写固然很美,但离题万里;只是到了很久以后,作家们才明白,不管多么富有诗意、多么逼真形象的景物描写,除非它有助于推动故事的发展或者有助于堵着了解人物的某些情况,否则就是多余的废话。 切斯特菲尔德爵士对性交的评价:“欢娱是一时的;情景是可笑的;代价是昂贵的。” 行为是千篇一律的,描写是重复冗长的,感觉是索然无味的。 你越读就越会因为他们的猥琐和庸俗而感到惊讶。出演世界时尚最伟大的一场戏剧的有哪些演员,竟然那么可悲地和他们缩扮演的角色不相配。最后,你怀着一丝淡淡的厌恶之情,抛开了这个题目。只有哲学永远不会让你失望。你永远不可能到达它的尽头。它就像人的灵魂一样多姿多彩。它真是了不起,因为它几乎涉及到人类的全部知识。它谈论宇宙,谈论上帝和永生,谈论人类的理性功能和人生的终极目的,谈论人的能力极其局限;如果有人带着这些问题在这个神秘朦胧的世界里去游历而又得不到回答的话,它就劝说他心安理得地满足于自己的无知;它教他退守为安,而且赋予他勇气。它启迪人的心智,同时也激发人的想象力。 不见得你一定要是个数理学家,否则就不可能掌握关于宇宙以及人类在宇宙中的地位、关于罪恶的根源以及现实的意义等正确理论。 即使最没有思想的人也有自己的哲学。不管你对它们知道得多么少,也不管它们多么矛盾、多么褊狭、多么荒谬,它们存在着而且影响着你的行为反应。即使你从未说到过它们,它们却是你的哲学。 事实表明审美和性本能也有很大关系(这一点已被普遍承认),因此那些在审美方面特别敏感的人在性欲方面也往往趋于极端,甚至是病态的。 有一种以鉴赏和评价艺术品为其主要谋生手段的人,他们总是自命不凡。他们自己不善于处理生活中的实际事物,却又瞧不起安分守己地从事平凡工作的人。他们自以为读过许多书或者看过许多画就可以高人一筹。他们借艺术来逃避现实生活,还愚昧无知地鄙夷日常事务,贬低人类的基本活动。 人生的大悲剧不是因为人会死,而是因为人会停止爱。 我们从善里面找不到人生的原由,,也找不到对人生的解释,但可以找到某种安慰。在这冷漠的世界上,无法躲避的邪恶始终包围着我们,从摇篮直到坟墓,对此,善虽然算不上是一种挑战或者一种回应,但却是我们自身独立性的一种证明。它是幽默感对命运的悲剧性和荒诞性所作的反驳。善和美不同,永远不到达到尽善而使人厌倦。善比爱更伟大,不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失去其欢愉。 “不读书的人不经常思考,所以也不经常有话可谈。”——约翰逊博士 爱开玩笑而又要人不觉得刻薄,天知道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天生善良的人往往是不太有趣的。 女人只能理解感情的语言,任何理智的语言都会令她们退避三舍。 以为出身高贵的人一定要摆出一副高贵的样子,那只是暴发户的理解。 作家的通病:凡是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都认为是不值得做的。别人对他的作品所作的任何批评,他都愤怒地把它们归结为嫉妒、恶意或者愚蠢。 即使是最可怖的邪恶也可能和最高尚的感情同时存在。 人不是单一的或好或坏,每个人都是高尚与平凡、善良与邪恶的混合物。 天才的独特情况:一般说来自我中心虽是每个人在幼儿时期都有的品性,但只有天才到了青春期之后才会保持这种品性,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病态”。正因为有这种“病态”,他们才比普通人更具旺盛的精力,就像用不加水的肥料种出的瓜比普通的瓜更甜,因为那些有毒的成分反而会使瓜的茎叶长得更为茂盛。

1
《毛姆读书随笔》的全部笔记 32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