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氏冥通记》研究(译注篇) 8.6分
读书笔记 第205页
文在兹
保命云:尔何意顿取人三百斛谷?子良答:不取。又云:见取,何云不取已?尔(按,“已尔”为固定搭配,此处点破了)别当埤之。余别自语,所不能了。【陶弘景注:……取谷之事,了不闻有此音迹。计三百斛谷是百三十斛米,平人六年食,恐以为食师以此米者。其从来为师使,本是衣食弟子,不应以此为责。伊云不取,神证云取,两不应妄。又云:别当埤之。思此答所不解。】
引自第205页

本书译文:

保命说:“你为什么要向人家所要三百斛谷物?”子良答:“没有索要。”又说:“现在你已经要了,为什么还说没要?这样会徒增更多的想法。”此外,其互相言语,却不能够明白。【陶弘景注:……关于索要谷物的事,没有听说有什么情况。三百斛谷物也就是一百三十斛米而已,为常人六年的食物,恐怕这米是作为师傅的食物。因老是被师傅使用,即是所谓的衣食弟子,不应该以此来借债。他说没有索要,神却有其索要的证言,都不应是胡说。又说“这样会徒增更多的想法。”想想这样的回答不可理解。】
引自第205页

今天偶然和水帝聊到这段文字,才发现我对三百斛谷的理解和译文很有出入。 这则对话,正值周子良因为盖屋不顺而“慞惶不作”的时候。周子良自己择地盖屋,也就是要和陶弘景分家了。在此之前,如陶弘景注中所言,周子良是陶的“衣食弟子”,也就是陶弘景管周子良的吃穿住用,而周子良供陶弘景驱使。从天监七年(508)周子良开始追随陶弘景,到天监十四年(515)周子良想分家,正好六年时间。在这六年里,周子良大概消费了陶弘景三百斛谷物。所以仙真就以此为责,但周子良好像没明白仙真的意思。而陶弘景很明白(大概他平时算计的很清楚。鄙视之!),而且还想要周子良补回来。从这一个小地方也能看出《冥通记》全部出自陶弘景本人的手笔,而且还透露出他是个斤斤计较的小气人。 我试译如下:

保命说:“你为什么拿了人家三百斛谷物!?”子良答:“没有拿啊!”保命又说:“已经拿了,说什么没拿?以后要还给人家!”说的其他话,我没听懂。【陶弘景注:……关于[周子良]拿人家谷物的事,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情。算起来三百斛谷物合一百三十斛米,相当于一个人六年的食物,大概是认为[周子良这些年来]吃了我这么些米吧!其实周子良本来就是供我驱使的衣食弟子,不应该因为这件事被责备。周子良说没拿,仙真说拿了,两个人都没有说错。[保命]又说“以后要还给人家”,想来这个回答是为了回应周子良的不解。】
引自第205页
3
《《周氏冥通记》研究(译注篇)》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