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的钢琴奏鸣曲 02 8.6分
读书笔记 两人之间的问题
九识澪
「明明就只会把听过的曲子切割得支离破碎再一段段回味,还在那边说什么大话。我重视的是整首曲子连贯的韵律!乐章之间的停顿时间不是用来清喉咙的。」 「你这嚣张的罗唆指挥!你那什么布拉姆斯第四号交响曲还不是抄袭福特万格勒(注:德国名指挥家)的?不是只强调结尾就是好的。小直,你听过以后也是这么想的吧?」 就跟你说不要把我牵扯进去啦! 「对了,我也想问问你。我的布拉姆斯交响曲全集解说是你写的吧?」 我差点把干烧虾仁面前的杯子给弄倒。为、为什么他知道这件事? 「干嘛畏畏缩缩的啊?只要是我熟识的朋友大概都知道啊!因为我觉得很骄傲。」 「咦咦咦咦咦咦?」 我就这么抱着托盘蹲了下来。 我之所以替哲朗写音乐评论或CD解说,是打算赚一点零用钱。当然,为了不让事迹败露,我还特地模仿哲朗的文章。可恶耶你!不要让别人知道啦!你的信用会因此降低吧? 「你也是评论家,应该会有一些不同于桧川的意见吧?桧川之前就一直发表一些偏离主题的批评,认为我同时注重速度法及强弱法是多余的。」 「我哪有有偏离主题!你动小指的时候,无名指也会一起动吧?你看,就是这种感觉。你把速度法和强弱法搞在一起了啦。小直你也说说他嘛。」 「呃……速度法到底是什么?」 我不过是一介高中生,写稿子的时候还得翻查堆积如山的资料。一下子劈哩啪啦地说出一长串专业词汇,我会很头痛的。 「大概就是强弱法的节奏版吧。」哲朗说。 「……强弱法又是什么?」 「和声音强度里的速度法是一样的。」干烧虾仁这么回答我。谁听得懂啊!这种像是「右手就是左手的相反」之类什么也说明不了的说明,还是免了吧! 「那个……布拉姆斯第四号交响曲好像还是尤金·奥曼迪(注:奥地利指挥家兼小提琴家)指挥得比较……」 「嗯。那种把弦调高八度音的方式我也曾尝试过一次,还满有趣的。反正也只有德国人会提出『不够德式』这种批评吧。」 「我也会这么说喔!话说回来,好像很有趣耶,你做过那种事啊?在哪边的演奏会上搞的?波士顿?有录下来吗?没有?真可惜啊,如果出了CD我就可以批评你一顿的说。」 很好,我成功地把话题扯开了。就在我打算逃出客厅时,背后有个声音叫住了我。
0
《离别的钢琴奏鸣曲 02》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