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时代 7.6分
读书笔记 留学时代
小傩~

蒋梦麟《西潮》 冯至《立斜阳集》 庞薰琹《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牛津的书虫》:为学有三条路向:一是深思,二是多闻,三是能干。第一途是做成思想家的路向;第二是学者;第三是事业家。……三途之中,以多闻为本。——许地山《空山灵雨》
《四年美国自由教育》:我不敢说我在那里四年有什么成就,获得什么坚定的信仰。但我敢说:对于过去一些不明白的事务,我已能去观察,我的智识水准的确是提高了。虽然离开欧柏林后我仍旧没有成熟,但我却迈向成熟之路。——蒋廷黻《传记文学》
《学习吐火罗文》:尊老的概念,在西方国家,几乎根本没有。西方社会是实用主义的社会。一个人对社会有用,他就有价值,;一旦没用,价值立消。没有人认为其中有什么不妥之处。——季羡林《留德十年》
《哈佛七年》:清人说,不为无益之事,何以谴有涯之生。——周一良《毕竟是书生》
《杂忆留苏》:而中国建国五十年后的今天还在制定民法典。我们强调先破后立,我们强调的是不论旧有法律属于哪个领域全都一样地废除,否认了任何一点点的法律继受性。以今天的眼光来分析,哪一种方式更为可取呢?……今天想起来,当初确实太幼稚了,以为革命的就是崭新的,就是与原来的毫无相通之处。其实革命无非就是在旧东西的基础上取其有益,去其无益,革命怎能否定继受性,法律又怎能否定继受性呢?!——江平《我所能做的是呐喊》
《在哈佛听课》:不错,从今人的眼光来看,这些教授不乏保守之处,更有“欧洲中心”或“男性沙文主义”之嫌,然后他们学问的扎实,对原著研究之深,反而非目前批评这些人的年轻学者所能望其项背。我也曾对自己的老师史华慈有“反叛”之情,一度认为他讲的都是common sense(老生常谈),不够理论化,现在思之,其实理论和原著、抽象和实证,都是一物的两面,不可截然划分。而更重要的是:这些上一辈的学者,为我开了好几条路,让我此后自由选择,再在途中种花种草,成果也是积累而成的。我也从未把中西两种文化对立或一刀切,对古与今、新和旧的看法亦是如此,从来不以此代彼,而是将之放在一起,经久之后连先后顺序也看不清了,只知道有意义或无意义的观点,到这个时候——也就是接受多次和多重影响之后——我才开始分辨吸收,而吸收的过程也是不自觉的。后来我才发现:自己所写的文章中,急于以生吞活剥式来挪用或硬套理论的文章,都是不成熟的坏作品。 也许我的这一段经验,可以作为年轻一辈的学者的借鉴。——李欧凡《我的哈佛岁月》
《哈佛的一天——知识的拾穗》:如果说年轻人的思想不定型意味着不成熟,那么以此来描述一个老年人却是一种赞语。——吴咏慧《哈佛琐记》
《哈佛教我一个“变”字》:面对剧烈的学术变革,库恩(Thomas Kuhn)提倡一种有效的思想方式,即在扩散性思维与收敛性思维之间,保持一种紧张的压力,以期获得科学理论的突破进展。……毕业那年,我居然能大模大样地向傻乎乎的一帮新生指点说:“做学问的艺术嘛,大抵是在新旧、虚实、雅俗、庄谑之间,保持某种必要的张力。”……;三来赞赏他(Daniel Aaron)那种发挥到极致的哈佛思想模式:即一面坚守精神堡垒的高墙深壕,一面敞开城门,吸引滚滚而来的新人、新思想。——赵一凡
0
《留学时代》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