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宪法的基督教背景 8.0分
读书笔记 第二十一章 《独立宣言》和宪法中的圣经原则
Bonnae

人类的平等 圣经说:“彼得就开口说,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使徒行传10:34),在基督里“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拉太书3:28)。旧约规定了在律法之下平等的公正。 法官不能收取贿赂,也不能偏袒富有的一方;相似的,法官也“不可在穷人争讼的事上屈枉正直”。(出埃及记23:6)。 《独立宣言》同样宣称了一个“不言自明的真理”——“人人被造而平等”。宪法通过一系列措施为这一观念提供保证:“合众国不得颁发任何贵族爵位”(第一条,第九款,第八段),《第十四修正案》禁止各州在其司法管辖权内剥夺任何人“在法律上的平等保护”。 马丁·戴蒙德对“生而平等”作了解释:

《独立宣言》所依据的社会契约理论教导我们的不是平等本身,而是平等的政治自由。《独立宣言》的推理是这样的:每个人诞生时是平等的,并在本质上绝对独立于其他人。正如洛克所言,这种相对于所有人平等的独立,赋予每个人“完美的自由”。 人离开自然状态,便失去了这种平等的、完美的自由;但人平等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也正是从这种自由衍生出来的。《独立宣言》的平等又完全体现于对所有人赋予构成政治自由的平等权利,仅此而已。林肯将《独立宣言》解释为“这个著名文件的作者们……不是宣布所有人在所有方面都平等。 他们不是说所有人在肤色、身材、智力、道德发展或社会能力方面都平等。他们界定了可以容忍的差异,人们在什么权利上确实平等——在“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上,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上平等。(33)
引自 第二十一章 《独立宣言》和宪法中的圣经原则

国父们的意思不是说人人在能力、财富或成就上平等。他们反对建立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社会,把收入平均化的极端的乌托邦计划。国父们认为,工作更努力、更有能力、受过更多训练或负更多责任的人将获得更多的物质奖励。 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是在确认,平等对待不平等主体,与不平等对待平等主体,同样是不公正的。国父们意识到,平均主义观念会限制人的自由——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自由人是不平等的,而平等的人又不自由。 但国父们确实相信法律赋予所有的人平等的权利,即使他们还没完全认识到,将这一原则应用到某些公民身上时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宪法制定者们坚定地相信平等,因为他们相信有一位创造者:“人人被造而平等。”如果一个人接受进化的人文主义模式,那什么能阻止他得出这样的结论:某些人或某些竞赛会进化到优越于其他人的地步?不要认为这不切实际,纳粹相信的就是这个。这不是说进化论者不相信平等,他们只是缺乏相信平等的坚定基础。

0
《美国宪法的基督教背景》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