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词话 9.0分
读书笔记 人间词话上卷
山茶

刚开始读《人间词话》觉得有点吃力,因为自己读的诗词太少,所以很难真正理解王国维的评论,所以找了一本叶嘉莹的《人间词话七讲》一起跟着读,才觉得没有那么吃力了。虽然读完了上卷,可是我觉得自己仍然没有完全消化,只能说是自己大概了解《人间词话》,现在姑且先把这本书放一下,写下自己对《人间词话》比较有感觉得一部分东西,而对于那些不太清楚地评论,只能是再多读写作品,慢慢消化。 这本书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词以境界为上”“真”和“哲学意味”。 一、境界中的情与景 第七则中,作者说:“红杏枝头春意闹”,着一“闹”字,而境界全出。“云破月来花弄影”,着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首先单从景物看这两句诗,一写春天的杏花开了,一写因为云破月所以花儿有了影子,这样的景物不够有境界。只因为“闹”和“弄”二字的加入,而两句诗境界全出。“红杏枝头春意闹”,红杏在枝头开放,“闹”字会让人想起“热闹”“吵闹”等词,仿佛除了视觉,人们的听觉也被调动了起来,读者的思绪也跟着“闹”字活跃起来。“云破月来花弄影”也是同样的道理,夜里有了月光,事物便有了影子,再自然不过的景色。但是一“弄”,诗句便有了味道,让人开始咀嚼,花弄影,花为什么弄影,花儿如何弄影,人的情绪跟着进入了云、月、花那一片景色中。此两句给人的境界无法用言语具体表达,言有尽而意无穷。这样的句子情景交融,让人余味无穷。所以情与景的关系是“情景统一”、“意与境浑”的。自然及人生之实事的“景”和人对于这种事实的主观的“情”要统一才能有境界。其次一首词要有境界,还要求作者能把这种情景真切的表达出来,以上两句就是通过“闹”“弄”二字真切的表达了这种情景,对于词的创作,有了创作的材料,创作的物化阶段也很重要,能否真切的表达需要作者下很大的功夫。 二、境界与真 词要有境界,就要“真”。境界是怎么来的呢?有的是对现实的描写,有的是对现实的虚构,所以就有了“造境”和“写境”。但是无论是“造境”和“写境”他们的材料都是现实中的人或物或是人的情感,他们都必须合乎自然,都是真的。王国维说:“境非独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情真尤为重要“感情真者,其观物亦真”,词人应该“感自己之所感,言自己之所言”。真情者,不失“赤子之心”“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越浅,则性情越真。”王国维认为李后主就是“真情者”,他是拥有“赤子之心”的真性情之人。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王国维说:“后主之词,真谓以血书者。”我们可以从李煜的词来体会这种感情的真挚。我感觉李煜写词单纯而痛快纯真,喜欢便是喜欢,惆怅便是惆怅,是自己的精神追求,没有什么功名利禄的参与。“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欣赏这句词我们应该和诗分别开来,着重去体味那种“真”。诗言志,自然会有一些限制,可是词是一些歌词,表现的是情感,不一定是志向,作者创作时精神、思想要自由得多,更易展现出“真”真感情。真正纯真的家国心衰之惆怅,不用考虑太多世故的东西。他就是游戏的事业,真挚、轻松。李煜的这种风格的词和古诗十九首中的“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归不归,空床独难守。”很相似,我们体味到的更多的是作者倾注在其中的真挚情感。 三、境界中的哲学意味 王国维在词话中提到的人生三境界是对人生的哲理性思考,人生会有起伏,会有迷茫,也会有柳暗花明的时候。且看王国维的为人,他性复忧郁,爱国,爱真理,在内忧外患的时代,因为无奈,内心煎熬的他选择了自杀,他的人身是不自由的,国家的前景,让他太过忧虑。再看王国维做学问,他只为真理,而不是功名利禄。王国维就是一个很“真”的人,从这个角度,我们也可以进一步体会到,为什么王国维认为好词应该追求“真”。王国维所说的词之境界,这个境界中也应当包含了很多哲学意味。很多人在纠结为什么王国维用境界,而不用意境,我想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境界的追求中含有一种对人生哲理的追求,那种追求的层次要比意境高。“境界”与“意境”之分,我想二者皆是有景有情,情景交融的意味,可是“境界”和“意境”相比,多了几分对现实的思考,对人生的追求,对真理的追求。文学是游戏的事业,但是我想在王国维这样一个人的心里,要怎么游戏,什么游戏是好游戏,还是有一定的原则。词刚开始就是为娱乐而生,多写美女和爱情,这样的词,自然是很容易流露真情,而这样的词中会有多少人生的哲理意味呢?“词之雅郑,在神不在貌。”“郑”是一种淫靡的声音,因为《诗经》中有十五国风,其中郑国的国风中很多都是讲男女爱情的,所以孔子说:“放(赶走)郑声,远佞人”。所以王国维说一首词是典雅的还是淫靡的,在他的精神,不在他的外表。歌词的性质使的词大都写美女和爱情,表面上都是一样的,但是同样写美女和爱情,它所传达出来的那个境界有高下的不同(摘自叶嘉莹《人间词话七讲》)所以诗中的壮志豪情以及家国情怀词中也应该是有的,我们在读词的时候可以细细地去品味。在我国的传统中,美人也常常是和追求理想相结合的,有的词如果换个角度去欣赏便会有了不同的意味。王国维好古雅,而这种古雅与美人爱情是不矛盾的,重要的是看我们读者怎么去读词。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这种境界里还包含了哲学意味。诗,言志。诗庄,词媚。可是从王国维的境界来看,词外表是媚的,可是他里面还有一些真的东西,又不能仅仅用一个媚字来形容。词里面也是有境界的。这种境界除了是“真”还有就是“人生哲理”。所以王国认为温庭筠、韦庄之词在后主之下。“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金荃》《浣花》能有此气象耶?我觉得他所说的气象,就是这两句此种所传达出的时光易逝,人生总会有遗憾的哲理。又如第十二则中说从“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体会到众芳芜秽,美人迟暮才是解人,这也是对人生的思考啊。 境界是个很抽象的东西,我觉得它应该是有景有情的,它需要读者的想象和体味。从文本出发,言有尽而意无穷,给人以羚羊挂角的感觉。但是境界不是简单的意境,和羚羊挂角的“兴趣”,境界里还应该有“真”有“哲思”。我们在读词的时候,可以参考别人是怎么读的,也可以利用别人的词话来读,可是同时我们也应该有自己的见解和体会,而不是人云亦云。

8
《人间词话》的全部笔记 1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