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9.1分
读书笔记 [第十章 虞兮虞兮奈若何]
Boli
  蝶衣剑影翻飞,但身段蹒跚,腰板也硬了,缓缓而弯,就是下不了腰。终于这已是一阕挽歌。虞姬抚慰霸王,但谁来抚慰虞姬?他唱得很凄厉:   汉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   君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就用手中宝剑,把心一横,咬牙,直向脖子抹去。   血滴......   小楼完全措手不及,马上忘形地扶着他,急得用手捣着他的伤口,把血胡乱地,“拨回去”,堵进去......   剑光刺目。   蝶衣望定小楼。他在他怀中。   他俩的脸正正相对。   停住。“蝶衣!”   血,一滴一滴一滴......   蝶衣非常非常满足。掌声在心头热烈轰起。   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痕?互相拖欠,三生也还不完。回不去。也罢。不如了断。死亡才是永恒的高潮。听见小楼在唤他。   “师弟------小豆子------”   啊,是遥远而童稚的喊嗓声。某一天清晨,在陶然亭。他生命中某一天,回荡着:   “咿------呀------啊------呜------”   天真原始的好日子。   在中国,北平......的好日子。   童音缭绕于空寂的舞台和戏院中。   ......   “师弟!”   小楼摇撼他:“戏唱完了。”   蝶衣惊醒。   戏,唱,完,了。   灿烂的悲剧已然结束。   华丽的情死只是假象。   他自妖梦中,完全醒过来。是一回戏弄。   太美满了!   强撑着爬起来。拍拍灰尘。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   “我这辈子就是想当虞姬!”   他用尽了力气。再也不能了。
0
《霸王别姬》的全部笔记 17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