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比孔河 8.5分
读书笔记 全书
Helium

没来由地喜欢一些句子,来自全书各处。堆在这做个纪念。

“罗马人若无自由,一切神圣的法律都毫无意义。” 跟他的自命不凡很不相称,苏拉不得不混迹于下层社会,和小丑、妓女和同性恋者为伴。对这些人,苏拉始终保持着一种温情的忠诚。苏拉很欣赏风月场上的女人,虽然他已经脱离了风月场。他对贫民窟社会的喜好也一直没有改变。苏拉很会喝酒,很能讲笑话,是酒吧的老油条。他具备做男妓的天赋和身体条件,相貌很迷人,长着锐利的蓝眼睛,近乎红色的一头金发。 那不勒斯风景优美,距罗马只有两天路程,充满了希腊风情,游客颇多;同时,它也是海外财富流入罗马的重要港口城市。贵族聚居,时尚发展,这个度假城市变得舒适奢华。 无论在公元前70年代还是60年代,凯撒都是罗马最时髦的人。 在克拉苏的政治生涯中,尽管他一贯滑头和机会主义,他还是长期坚持了一个原则:反对庞培的任何目标。 克劳迪乌斯的玩世不恭和敏感简直无人能比。 虽然他的偶像(庞培)很失败,但西塞罗对他从未完全绝望。 根据共和国最古老的法律之一,以吟唱的方式凌辱他人接近于谋杀。 那位马可•安东尼在结束他跟库里奥的关系后,开始在克洛狄乌斯深爱的妻子富尔维娅的身边转来转去,明显突破了友谊的界限。不久,两人就相互威胁要杀死对方。 克拉苏擅长的是台下操作而非公开威胁,手法阴险狡诈。他一直是罗马最可怕的一个人。 不管多么疲惫,多么担心,凯撒表面上的自信一如既往。他有一些特别卓越的品质。勇敢;追求成为最好的;争取一直都是最好的:这些也正是共和国的精神中最动人、最有力的地方。 “我喜欢库里奥,”西塞罗悲叹道,“我希望凯撒得到他应得的荣誉;至于庞培,我愿为他献出生命。无论如何,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共和国本身。” 西塞罗后来对他(凯撒)说:“在上天为我们设定的界限内,你的精神永远无法满足。” 在第四次凯旋式上,明显为庆贺对非洲的胜利,他(凯撒)命令装饰一只象征加图自杀的花车,跟着游行队伍走过罗马。他想表达一个观点:加图和一切与他为敌的公民是非洲人的奴隶,已经作为共谋者被消灭了。观众们不同意。看到花车时,他们哭了。凯撒仍无法使加图成为人们仇恨的对象。 “我们是他(凯撒)的奴隶,”西塞罗写道,“他是时代的奴隶。”
引自 全书
0
《卢比孔河》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