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一度 7.2分
读书笔记 《零下一度》摘抄

P2 【韩寒序】 我敢说,论玩文字,基本上没有哪部小说会赶得上《三重门》,但《三重门》里玩过了头,到最后自己在写些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零下一度》更能代表韩寒。 有人说我写起文章来倚马千言,那未免太大看我或太小看马了。我写作向来是拖拉机速度,左磨右磨磨得手酸了,就戛然而止不写了。写出来的就是那些评论家常称之为“欲言又止余音袅袅引人遐思”的文章。 P10【第三个人】 这里有一个矛盾:真理往往是在少数人手里,而少数人必须服从多数人,到头来真理还是在多数人手里,人云亦云就是这样堆积起来的。第一个人说一番话,被第二个人听见,和他一起说,此时第三个人反对,而第四个人一看,一边有两个人而一边只有一个人,便跟着那两个人一起说。可见人多口杂的那一方不一定都有自己的想法,许多是冲着那里人多去的。 P47【那些人 那些事】 那时小陆在蹬“蚊子”的床,不料把床板蹬掉,床都掉了下来,“蚊子”命大,没摔死,只是精神受伤,一时里主谓宾分不清楚。 P53【头发】 其实理发是一门精深的学问。首先要挑个好地方,地处偏僻但装潢豪华的地方一般别去,除非你真把钱当作身外之物;地处偏僻但装潢比地更贫瘠的地方一般也别去,除非你把脑袋当作身外之物。 P94【永远的远方】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想去远方的人去不了远方的原因。但去不了也好,可以让远方永远在心里保持神秘感。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想去远方的原因。 P103【只说一点点】 我最近在关注和思考的是我究竟应该关注和思考些什么。 问:你有没有想过要全面发展? 答:有过,小时候就想做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孩子。 问:那又是什么使你改变了小时候的想法,放弃了数理化? 答:因为我长大了。 问:你与你父母经常交流吗?你们有没有什么代沟?想不想填平? 答:当然有代沟。没有代沟是不发展的时代。为什么要填平?要么你被父母同化,要么父母被你同化。 P114 【读《人的末日》】 其实,活人说死就好比富人论穷,是说不深刻的。死亡是什么,我们无需探究,引用汤因比的一句话:“死亡是生命付出的代价,只是为了活着的生物结构增加一些复杂性。”下半句说明死亡好似哲学,但既然哲学之外的道理比哲学之内的道理更有道理,“死亡”也是一样的。 P116【眼中。。。】 俗有两种境界,一种是周星驰式的,属于俗出了水平;一种就是琼瑶式的,连俗都俗不出水平。

0
《零下一度》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