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一己之福 7.9分
读书笔记 丛书
Mnemosyne

早期中国不仅奠定了中华文明的基础,也孕育、塑造了此后长期延续的传统中国文化的基本性格:编户齐民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长期稳定维系;商人的社会地位始终低下;北方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基本都被汉化;帝国疆域的扩张主要不是军事征服而是文化同化的结果;各种宗教基本不影响政治,世俗的伦理道德教化远胜超验的宗教情感;儒家思想主导的价值观体系以及由此造就并共同作用的强大的官僚制度成为传统中国社会的决定性力量,等等。<原文开始></原文结束>(P2) 关于民间信仰的形成,作者提供了一种有益的解释,即一项民间信仰的形成,有时并不需要长久的发展和神话故事的渲染,地方上巫祝的利用民众心理而谋取利益(《阅微》和《右台仙馆笔记》中的石牛就属此类),以及以及官方祠祀系统中所牵涉到的某些祠官的经济利益,都有可能是某种民间信仰的源头。当某个祠祀建立之后,就会有利益集团围绕着它而求生存,并且设法延续下去。实际上在先秦时代,民间的社祀就有巫者旁依着社而存在。参《墨子》。 我们注意的不是天人感应和符应式谶纬的思想如何影响到儒家学说或者汉代的政治,而是这种对符兆的有效性的信仰实际上在人们的心中具有如何的重量?那些谶纬文书可能是有心者为了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而制造出的,怪祥的事件也可能是欺人误谬之谈,但这些文书和报道实际上对政治或社会造成具体的影响,则显示他们是根基于一种深植于人们心中的思维形态。(P158) 对于某种预兆的解释,主要乃是以阴阳五行思想为其基础,虽然这些解释常常是牵强附会,许多所谓的预兆和其效验之间的关系仅仅是时间的先后而已。对于这些,我们所要问的倒不是这些解释是否有说服力或者合乎逻辑,而是这些记录是否反映出当时人们的宗教心态?(P159)顺序是这样:先搜集异常现象,再对照已经发生过的人事现象给予因果关系的解释。可以“叫魂”事件为例加以说明(“民间信仰的形成,除历史人物故事的演化之外,更有由于人们在一时一地的误解和轻信一些非常现象而造成”P156)。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某些方士鬼神之事的崇拜,崇拜者的身份既有皇帝本人也有普通百姓,说明谶纬思想的移位,汉武帝的巫蛊之祸,成帝的求子祭祀,王莽的自以为当仙等,包括乾隆的“叫魂”事件。这种移位还涉及到宗教与个人内在心灵的连接,“正是因为官方宗教没有解决个人内心的问题,民间信仰才有其活动的空间。”P115另外《想象异域》中也有一些例证可参照。读《清稗类钞》可知所谓的“福瑞祥告、灾异谴告”都是经由民间传述、保存再被选为与人事相应的异象加以记录。有一些地方官吏为了讨好朝廷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有意传讹,而文人则一方面能从学术的角度对符应谶纬进行分析,一方面又在生活中无法逃脱这种预兆“应验”的人生怪圈。多年前看似不经意的一个场景,都有可能成为某种神秘的暗示。《阅微》中纪昀就经常忆及自己谪戍的种种预兆。甚至有些“怪祥”被记录下来,只是作为一种暗示的可能性,在实际的生活中根本没有与之相对应的效验发生。记录者的态度是,凡“独特”的事情必然有其重要意义,至于意义是什么,此时没有发生,未必他时不会应验。 民众对西王母的崇拜已经到达相当狂热的地步,主要是为了要求个人的长生不死;但官方学者的解释却完全以官方宗教和道德的范畴作准则:他们只能将事件的意义与国家的福祉、朝廷的政局,以及皇室的安危相联系。民间信仰强烈的、突发的个人性因素与学者或官方冷静的分析形成鲜明的对照。(P164)作者以《汉书·天文志》中一段同时引起官方天文学者和民间重视的天象异常的记载为例,分析二者对符兆的解释之间的差异。上下阶层均具有相同的心态,相信天象的异常与人事的变动或发展有直接的对应关系,但关心的重点不同。

0
《追寻一己之福》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