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的概念 8.2分
读书笔记 第80页
失忆名侦探
如果存在对立法机构的某些限制,而这些限制全然处于委托给全体选民的修宪权范围之外,我们能说什么呢?这种情况不仅可以想象得到,而且在某些情况中实际就是如此这里,全体选民受制于法律限制,尽管全体选民可以被称 为―个非凡的立法机构,它也没有免予法律限制,因而也不是主权者,我们还能说,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是主权者,并且因为它没有抵制这些法律限制,所以这些限制是由社会默示地下达的命令吗?这种使革命与立法之间的区别不能成立的东西也许就是否足它的一个充足理由。
引自第80页

如果反过来以此论证革命的正当性呢?把革命不作暴动和颠覆来理解呢?

0
《法律的概念》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