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的概念 8.2分
读书笔记 第76页
失忆名侦探
显然,在该理论进一步所及的范围内,原初的、简单的主权者概念经历了某种即使不是激进的变性、也是复杂化的过程,主权者即“该社会的大多数人处于对其服从习惯中的人(人们)”这种描述几乎是严格适用于最简单的社会形态(如我们在本章第节所表明的)在这种形态的社会中,国君是一个纯对的君主,并且没有做出任何有关继承他作为立法者的规定,而在做出这种规定的地方,立法职权相应的连续性(该连续性是现代法律制度相当显著的特征)是不可能以这种简单的服从习惯来表达的,而是要求以被承认规则的概念来表达根据这个规则该继承者在实际立法和接受服从之前已经有了立法权利。但目前把这个主权者 与民主国家的选民等同的作法无论如何缺乏似真性,除非我们给子“服从习惯”和“人或人们”这些关键词语一种与它们被用于简单例子时所包含的意义不同的意义,它是一个只有秘密引入承认规则这个概念才能弄清楚的意义,光靠服从习惯和命令的简单公式是不够的。 这种情况之所以如此,可以从许多不同方面来说明,如果我们考虑仅把婴儿和心理缺陷者排除在选民之外,并且选民构成了人口一大部分"这样一个民主国家,或者如果我们设想一个简单的心理健全的成年人组成的所有人都有投票权的社会团体,这种情况就会更清楚地显现出来。如果我们试图把这种情况下的全体选民当作主权者,并把该原始理论的简单的主权者定义适朋他们,我们将会发现我们自己在说:该社会的“大部分人”习惯地服从他们自己,这样―来,被分成两部分(即不受法律限时地下达命令的主权者和习惯于服从主权者的臣民)这个最初清楚的社会形象,已让位于另一个模糊的社会形象,即多数人服从多数人或全体人下达的命令,于是,我们无疑既没有了原初意义的“命令”(要求他人以某些方式行为之意图的表达),也没有了原初意义的“服从”。
引自第76页
0
《法律的概念》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