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走路的速度 8.5分
读书笔记 第189页
Sophie

1. 不像電影那麼遷就導演的作者性格,正是電視的獨創性。如果電影是有樂譜的古典樂,電視就是經常即興演出的爵士樂。「與觀眾共有逐漸消逝的時間」,《你不過是現在的你》這本書確實這樣描述。 2. 進入大學時,由山田太一和向田邦子執筆,總共三十部的《倉本聰精選典藏系列》劇本全集剛好發行,促使我將自己未來的目標從小說家改變為寫劇本。他們對日常生活細節的專注與觀察,給了我很大的啟發。海外舉辦的電影上映會,每次有人會提起小津安二郎、成瀨巳喜男等名人,問我是否受其影響。那當然是與有榮焉的事,但是在我的心目中,向田邦子的排名更勝他們兩位……身為電視工作者,我心裡始終隱藏著「什麼時候也來挑戰一下連續劇」的夢想——雖然只是偷偷想想而已。 3. 我的電影之所以長期以來經常被稱作「紀錄片的型態」,大概是我的工作經歷始於電視紀錄片的拍攝,或是我常用沒有表演經驗的模特兒或小孩子當電影主角,因此才有這樣的說法吧。個人認為這樣說並沒有錯,但是我自己分析所得是,創作者並非世界的掌控者,而是先死心塌地接受世界存在著種種不自由的前提,再把這種不自由當做「有趣」的因素,才是最好的紀錄片型態。 4. 我並不喜歡主角克服弱點、保護家庭及拯救世界這類的情節,反而很想描寫英雄並不存在、只有平凡人生活的、有點髒污的世界突然展現的美麗瞬間。這種時刻需要的並非咬緊牙關的硬氣,而是可以得到他人協助的弱點不是嗎?欠缺並非只是弱點,還包含著可能性,能夠這樣想的話,這個不完美的世界,鄭會因為不完美而變得豐富起來。 5. 「詩並非訊息,訊息不過是有意識而獲致的結果,而詩是無意識的產物。」這是我在某研討會中從詩人古川俊太郎那裡聽來的。如果作品中含有足以說明的訊息,那一定不是作者所加,而是由讀者或觀眾發現的東西。 6. 如果要我區分藝術總監和導演,我會說:全面掌控演員表演的是藝術總監,導演負責的則是捕捉人類生活所處的世界百態。 7. 安田先生不喜歡掛名製作人,經常把自己的角色(職務)設定為「企劃」,也不接受採訪,猶如堅持著某種美學般避免出風頭。 電影《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參加坎城影展,他也是以「放不下手邊的工作」為由沒有同行,頒獎典禮結束後才到,低調地在坎城郊區的小咖啡館祝賀我:「太棒了,小是!」他就是這樣的人。 ……他不太造訪攝影現場,即使來了也不久待。然而電影《下一站,天國!》拍攝時他來探班打氣的隔天,新的咖啡機就出現在片場的角落。他這個人,就是這麼毫不做作。

0
《宛如走路的速度》的全部笔记 5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