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历史学辩护 8.8分
读书笔记 1
纬线

古今关系并不分明,古今关系是双向的 ”对现实的曲解必定源于对历史的无知;对现实一无所知的人,要了解历史也必定是徒劳无功(体验) 通过对现实的体验,也才能理解过去 长时段的把握,才能理解当下,有比较才有理解 “为了重构已消逝的景象,他就应该从已知的景象着手,由今及古地伸出掘土机的铲子 确实我们对于过去的观察是“间接的”,但直接观察也有不全面的问题;其次,我们已知的绝大部分东西都是通过别人了解的 我们的观察也不是全然间接的,可以直接通过遗物遗迹 现实也有一定局限,假如没有可靠的记录,我们依然弄不清上个月发生了什么 “对历史上全部活动的认识,都是对其活动轨迹的认识 我们可以下一个定义:“过去”就是以后不会改变的资料 “历史研究者从来不能无拘无束,历史是历史学家的暴君,它自觉或不自觉地严禁史学家了解任何它没有透露的东西 有意的证据、无意的证据 “尽管我们难免受到过去的制约。。。我们对过去的了解还是比它本身愿意告诉我们的更多 “换句话说,着手研究历史时任何人都是有目的的,开始时肯定有一种指导思想,纯粹消极的观察(假设有这种情况),绝不会对科学有所观察 (肯定方法论作用,有适当的分析才能说明问题) “史料的多样性令人吃惊,因而导致了严重的困难 “认识到工具的重要性和掌握工具的难度,至少史学家应该对本专业所有主要的技能有所了解 “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努力使学者多才多艺,他们仍然会很快发现自己能力的局限性 (因此要合作) “严格地说,没有绝对可信的证据,只有在某种程度上可信的证据 (记忆也会出问题,视角有问题) “即使能更好地了解证据,人所设想的它们与历史演变因果长链之间的联系也难免有些谬误,历史科学不会彻底消除哲学谬误,也无权自称能消除这些谬误 巧合:天主会。耶稣会 “在历史考证方面,几乎所有的骰子都灌了铅,人的因素微妙无比,它们不断渗入骰子,使它朝有利于自己的一面倾斜 “千言万语,归根结底,“理解”才是历史研究的指路明灯。不要以为真正的历史学家是不动感情的,无论如何,他还是有感情的 “总而言之,文献的语言本身仅仅是另一种形式的证明,也无疑极有价值 “名称总代表一定的意思,乱贴商品标签必然引起商品的混乱,这是最糟的事 “不管这有多么必要,那些最常见、最普遍的前提条件仍然往往不被人注意

0
《为历史学辩护》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