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年华 Ⅰ 8.7分
读书笔记 第574页
岂能无怪哉

第2卷 P109 桂裕芳 译

与此相仿,天才作品的创作者并不是谈吐惊人、博学多才、生活在最高雅的气氛之中的人,而是那些突然间不再为自己而生存,而且将自己的个性变成一面镜子的人;镜子反映出他们的生活,尽管从社交角度,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从思想角度来看,这生活平庸无奇,但天才寓于反射力中,而并非寓于被反射物的本质之中。年轻的贝戈特能够向他的读者阶层展示他童年时生活过的、趣味平庸的沙龙,以及他和兄弟们的枯燥无味的谈话。此刻,他比他家的朋友上升得更高,虽然这些人更机智也更文雅。

周克希译 第2卷 P119

作品中才华横溢的那些作家,未必生活在最高雅的环境里,也未必是咳唾成珠、博闻强识之士,他们只是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骤然间不再为自己而生活,把自己的人格力量当作一面镜子,让生活在其中映照出来——尽管这样的生活可能从世俗的观点,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说从智力的观点来看,都是非常平庸的。天才,在于映照的能力,而不在于被映照对象的内在品质。青年贝戈特让读者看到了自己度过童年时代的那个品位不高的客厅,以及在那儿和兄弟们不很有趣的谈话,而从他这么做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高于那些更风趣、更高雅的朋友了。

—————————————————————————————————— 第2卷 P122-123 桂裕芳 译

唉!我当时觉得他这番话对我多么不合适,我对任何高明的推理都无动于衷。只有当我在信步闲逛时,当我感到舒适时我才幸福。我清楚感到我对生活的欲望纯粹是物质性的,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智力抛在一边。我分辨不出乐趣的不同的来源、不同的深度、不同的持久性,因此,当我回答贝戈特时,我自认为喜欢的是这样一种生活:和盖尔芒特公爵夫人来往,象在香榭丽舍大街那间旧日税卡里一样感到能唤醒贡布雷回忆的凉气,而在这个我不敢向他吐露的生活理想里,智力乐趣无立锥之地。
我根本不在乎我的医生是否讨厌,我所期待于他的,是他借助一种我不知其奥妙的技艺对我的内脏进行试探,从而就我的健康发表无庸臵疑的旨喻。我并不要求他运用才智(这方面我可能胜过他)来试图理解我的才智;在我的想象中,智力本身并无价值,仅仅是达到外部真理的手段。聪明人所需要的治疗居然应该有别于傻瓜们的治疗,我对此深表怀疑,而且我完全准备接受傻瓜型的治疗。

周克希译 第2卷 P134-P135

唉!贝戈特说的话,我感到实在对我不合适;我这人就怕思考,深入的思考让我望而生畏,对我来说,最开心的就是优游自在到处闲逛的时候;我觉得我在生活中所想望的,都是些纯粹物质的东西,对智力活动我是敬而远之的。要说乐趣,我既辨别不出他们的不同来源,也说不清它们到底浓不浓,持久不持久,所以我在回答贝戈特的时候,心想我巴望过的大概就是那样一种生活吧,一要可以和德·盖尔芒特公爵夫人来往,二要闻得到香榭丽舍那座废弃小亭里的气息,这股让我想起贡布雷的阴凉气息。我没敢向贝戈特说,这样的生活理想跟思考的乐趣根本就沾不上边。
我不在乎自己的医生是不是叫人讨厌;我指望他能靠一种我不明就里的本事,在检查我的脏腑的时候,就我的健康状况作出无可置疑的权威论断。我并不要求他凭借自己的智力(在这方面,我也许可以弥补他的不足)来试图理解我的智力活动,在我看来,智力本身并无意义可言,它只是一种可以用来探知外界真相的手段而已。聪明人的饮食方式是否得有别于傻瓜,对此我颇为怀疑,我更容易接受的倒是后面那些人的饮食方式。

———————————————————————————————— 第2卷 P133 桂裕芳 译

那些使我感到宽慰的事,那个我所认为的幸福,原本应该引起我的不安。我们在恋爱中往往处于一种反常状态,它能使时时可能发生的、表面上微不足道的事件获得它本身所不具有的严重性。我们之所以感到幸福,是因为在我们心中有某种不稳定的东西,我们不断努力去维持它,而且,只要它未转移,我们几乎不再觉察。确实,爱情包含持久的痛苦,只不过它被欢乐所冲淡,成为潜在的、被推迟的痛苦,但它随时可能剧烈地爆发出来(如果人们不是如愿以偿,那么这痛苦早就爆发了)。

周克希译 第2卷 P146

那些使我觉得欣慰,使我相信这就是幸福的事情,按说是应该让我感到烦恼的。因为幸福在爱情中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一些看似最简单的、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如其来的事情,本身往往都是些小事,但当我们处于那种状态时,它们顷刻间就变得事态很严重。爱情让我们感到兴奋快乐,是因为我们心中存在某种不稳定的东西,我们不停地设法保持它的稳定,而在它暂时稳住不动的那会儿,我们是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的。其实,爱情中有一种永恒的痛苦,欢乐冲淡了它,使它显得虚渺、遥远,但是它随时有可能以本来的面目狰狞地出现在你面前——要不是你一度得到过你所想望的东西,你早就该看见它了。
0
《追忆似水年华 Ⅰ》的全部笔记 18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