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臂猿考 8.6分
读书笔记 第二部分:汉代至唐末
zx-lyrics
《白猿赋》由晚唐杰出文人及政治家李德裕(公元787-847年)撰写,李氏曾于唐代文宗及武宗朝两度为相。但其仕途多舛,今日受宠入相,明日被逐僻远。这篇写于公元835年的《白猿赋》,正是其被罢黜为袁州刺史时所写的八篇散文之一,保存于其文集《李文饶别集》中。这儿所引之《白猿赋》源自《四部丛刊》卷2第7-b到8-a页,中文文本见附录传统册页第6篇。 李德裕在《白猿赋》中描述了超尘脱世的猿与性喜争斗、反复无常的猴之间的巨大差别,他以后者影射其在朝中之政敌,正是这群小人导致他政治生涯的跌宕。人生无常,命运多舛,因而最好以猿为范,让自己完全从世俗纷扰中解脱。

诚如本书译者施晔所言:中国古人对猿有数个认知误区,其中之一便是中国文学传统从唐代开始就极尽“崇猿贬猴”之能事,比如柳宗元写过《憎王孙文》,王孙就是猴子(高罗佩在引李德裕此文后又引了柳宗元的《憎王孙文》),包括李德裕的此文,他们都是把猴写得很恶俗,把猿捧得很高雅,使它们成为截然相反的两种类型。但动物之间本没有那么大的差别。 猿、猴形象在文人审美及重构过程中的分流体现了一种实用主义,即以猿自我标榜,以猴影射政敌。而其更深层次原因在于猿与猴是人性中形而上的文化性及形而下的动物性的投射。人本身就是灵长类动物的一种,尽管处于进化链的最高端,但仍无法完全摆脱动物性。而超越动物性又是精英阶层孜孜以求又难以完全实现的理想,所以,人们会在动物身上找到理想的兑现物和投射物,猿与猴的审美分流正体现了这一潜意识。尽管从动物学的角度,高罗佩对此观念持保留意见,但他亲自养猿、与宠物猿有极深的感情等行为也正反映了中国崇猿贬猴观念对他的深刻影响。

0
《长臂猿考》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