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 8.6分
读书笔记 绘画与摄影(第二巴黎书简,1936年)
流星飞绊

如果我们想要寻找一个不同的想法,也就是对绘画只是有兴趣,但不会一定想要自己动手去画的时代的想法,那么我们就会回到行会的时代。……我们也不曾惊讶于亚历山大·辛格里亚(Alexandre Cingria)宣称说,绘画之走向衰败,乃是由行会遭到废除的时代开始,也就是说,由法国大革命开始。在行会遭到废除之后,艺术家便不再有任何纪律可言,……至于他们的概念中,也就是布尔乔亚们,“自从1789年开始,便由旧制度中解放出来:在过去,政治上的秩序建立在等级的区别上,而精神上的秩序则以知性价值占首位[……],很快地,他们对规范艺术律则的创作秩序也无法理解了,因为其中净是一些无关利害、欺骗、不道德和无用的价值”。 …… 绘画理论因为和绘画本身脱节,演变为一个专门的学科,而且从此以后,变成了艺术批评的对象。这个分工的原因来自过去绘画和观众期望间的强力联结关系,如今已经消失。……直到有一天,一位熟知内情而且聪明的观察家,可以提出这样的主张:绘画“已变成了一个完全神秘不为外人所知的事务,而且只属于美术馆的世界,人们对它和它的问题不再具有兴趣,它几乎已是另一个时代的遗物了。一旦变成了它的奴隶,便是个人的失败”。这样的论调,其实对绘画所施加的压力,反而比对艺评小,因为在表面上好像是在为大众服务,其实它只是在为商业服务。它毫不使用概念,其中使用的术语也是随着季节变换。……洛特绝非极左派,但觉得有必要思考画的“用途”的,也不只是极左派而已。除非我们把它的意思作不正常的理解,不然一幅画的用途,它的概念并不是画对绘画艺术的用处或是它对美学乐趣的用途(其实正好相反,我们必须透过这个概念来决定什么是绘画艺术和美学乐趣的用途)。而且,用途这个概念的外延可能太狭窄。人们只考虑到作品的立即用途,这就是它的主题,如此便封闭了所有的研究途径。这便是(维也纳)艺术史家迪耶兹在定义画之用途时所暗指的:“艺术令人了解现实。[……]最早的艺术家为人类立下了感觉感知的惯例,他们对人类的贡献,不下于形成最早语言的史前天才。”洛特……他注意到每个新技术出现时,都会伴随有新的视觉思考,就像是它的背景一般……如果这种造型上的发现,它的用途——……——并不是要增进直觉,而只是增进对知觉或多或少忠实的复制,那么这个用途会在艺术之外的领域得到肯定。事实上,这一类的复制,会由许多渠道来影响一个 社会的生产和文化水平,比如广告及广告图案、通俗图案、科学插图。

0
《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的全部笔记 6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