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史 8.3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prophecycc

Ch5 三国六朝艺术 P141

六朝时期是中国第一个产生艺术批评和审美,产生文人画家和书法家,产生私人艺术收藏的时代。这个时代,也催生了诸如庭院设计和清淡艺术等文化追求。正如6世纪萧统在选编《文选》的诗篇一样,以诗歌本身的文学价值作为评判标准,而不是其他。这似乎表明,六朝时期的艺术赞助人第一次以纯粹的、艺术本身的美感为标准来评价绘画、书法、青铜器、玉器或者瓷器收藏。
引自第1页

Ch6 隋唐艺术 P142

唐之于六朝就如汉之于战国,甚至堪比罗马之于古希腊:这是一个统一的时代,一个取得重大成就的时代,一个充满自信的时代。在唐代艺术中,我们再也找不到5世纪流行的那种在山峰之中出现各种神异人物的幻想和曼妙的趣味。同时,在唐代艺术也不想宋代艺术那样展现出天人合一的静寂场景。当然,这个时代也不乏形而上的思索,然而它来自大乘佛学唯心主义的不同学派。这些思索仅仅引起小部分人的兴趣,而且它在形式和符号上的表现既不能激发想象也无法深入人心。就整体而言,唐代艺术充满了无以伦比的活力、自然主义和尊严,这是一种生活在他们确切知晓的世界中的人们的艺术。对于所有唐代艺术而言,我们都可以体察到一种乐观主义、一种活力和坦然接受不可捉摸的现实的态度,无论是出自大师之手的最绚丽的壁画,还是由乡野陶工制作的最普通的墓葬陶俑,无一例外。
引自第1页

P163

至迟在8世纪,山水画已经形成了三种风格,我们称之为线条画、没骨画和绘画型风格。 线条画:可以追溯到顾恺之,图像形式以细腻、清晰而匀称的线条勾勒出来,然后填充色块。(典型代表是图6.23懿德太子墓中的山水画) 没骨画:颜色以不透明的方式涂抹在壁画上,色块周围几乎不加勾勒。这种技法似乎仅用于壁画。(以敦煌217号洞窟的壁画图6.17为代表) 绘画型风格:由与王维同时代的画家张璪创立,精致的书法线条与破墨笔法结合在一起,产生丰富的皴法。(典型代表是图6.16敦煌幡帜图像) 后世画家主要发展了绘画型风格,使其成为水墨山水画的主流。线条画风格则成为职业宫将画家的主要技法。而没骨画则不时在历史上出现,如米芾、米友仁父子的意念山水和花鸟草木画作之中。
引自第1页

P165

带盖鎏金银壶:器表鎏金,装饰了鹦鹉和牡丹纹样的带盖壶,可能是长安的粟特工匠制作的。
引自第1页

*绝美!一定要去看! (WIKI:2010年起以《大唐遗宝——何家村窖藏出土文物展》为主题的展览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常年展出。) P170

“或者以邢州处越州上,殊为不然。若邢瓷类银,越瓷类玉,邢不如越一也;若邢瓷类雪,则越瓷类冰,邢不如越二也;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绿,邢不如越三也。”《茶经》 在唐代结束以前,杭州附近上林湖窑烧制的青瓷已经达到了新的工艺高度。 青瓷之中,弥足珍贵的是秘色窑。9世纪唐诗曾经称秘色窑具有罕见蓝釉。法门寺窖藏中出土的大约16件青绿色陶瓷,可能就是秘色瓷。 我们今天所欣赏的唐代陶瓷的主要藏品,既不是为收藏者所制,也不是用于日常起居生活的,而是廉价的墓葬随葬品。
引自第1页

Ch7 五代与两宋艺术 P176

而到了宋代中国,在内安宁,而在外则需通过岁贡的形式买来和平。因此他们对世界具有一种全新的好奇感和更深邃的思索。六朝时期曾经出现的感性和想象的空间在唐代乐观主义的主导情绪下曾经一度丧失,到宋代时重新得到发现。宋代哲学洞见的深度与创造能力及技术改进之间完美的平衡相结合,将10世纪和11世纪造就成中国艺术史上最伟大的时代。
引自第1页

P188

在950-1050年的一百年间,巨匠辈出,构成了古典中国山水绘画的高峰。(荆李董巨范许燕) 正如刻意回避使用阴影一样,中国画家也刻意回避了透视法则。 如果我们已经有了描绘我们所知道的所有事物的方法,为什么还要拘泥于只描绘从一个视角所见到的场景呢? 宋代批评家沈括指出,李成画仰视飞檐而限制了他从全局的观念看局部的能力。 单一消失点是症结所在。 长轴需要多个消失点。 亭子的退缩面需消失于一点,但是正面与画面平行,因此每个亭子都有自己的消失点。——这是中国人处理透视问题的特征。 《林泉高致》写道:看此画令人生此意,如真在此山中,此画之景外意也。见青烟白道而思行,见平川落照而思望,见幽人山客而思居,见岩扃泉石而思游。
引自第1页

P206

在马夏派作品中,我们发现了范宽和郭熙的色调明暗的强烈对比,李成的蟹爪形树和树根,以及李唐的斧劈皴。 在马夏的作品中,这些因素全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其笔法之娴熟,即使没有和诗歌如此深层次地结合在一起,至少也拓展了画作的表现手法。排除其情感的深邃不说,风格本身极富装饰性,其外在形态也容易被模仿,明代的职业画家和日本的狩野派画家都热衷于追随。 马夏派真正新颖的是将山水放置在画面一侧以开启无限的深度空间感。画作中有很多夜景,弥漫着充满诗意的忧郁,暗示着在一个极度深沉焦虑的时代中杭州的气氛。 马夏都擅长使用极具气韵的李唐的斧劈皴,表现深远明亮的薄雾图。我们能作出的判断只是,马远看起来更沉稳,更中规中矩,也更精确。夏圭在灵感来临时,常常激动地用笔在绢面上砍刺。他的风格中的活力感对明代浙派画家影响深远,因此,我们丝毫不怀疑大部分传为夏圭的画作实际上是明代职业画家戴进等人的仿作。因为,真正存在于夏圭画作之中的高雅题材、紧凑构图,以及干笔、湿笔的对比和皴法的疏密都是仿作者所无法企及的。
引自第1页

P209

(牧谿三立轴)这种集中和控制的效果只见于院派风格画家,文人画笔法由于太过随意及擅长表现个人情感,以致不能应对这种挑战。
引自第1页

Ch9 明代艺术 P243

到了明代,对外在世界的研究已经让位于对心和理、之合行之间关系的讨论。诸如王阳明这样的明代思想家提出了通则化倾向,明代文人画就像他们的思想一样,变得更趋于直觉和概念化,似乎前人已经完全习得他们所需要的对自然世界的研究,现在,他们只需要借形于山水、岩石、树木,将其作为表达思想和感情的载体。
引自第1页

Ch10 清代艺术 P271

因为这是一个古风时代,人们具有前所未有的复古倾向,埋头于经典之中,涉足考古活动,形成规模巨大的图书、手稿、绘画、瓷器和古铜器收藏。
引自第1页

P276

当时出现的数百位画家的画作中,明代文人画所表现出来的自由不羁的艺术已经凝固成为一种新的院派风格。对风格的把握和主题的程式化取代了对自然的直接回应。
引自第1页

弘仁 龚贤 朱耷 髡残 石涛: “这些大师都取法于传统,但他们发展和丰富了传统,达到新的高度”; 四王、吴历和恽寿平:“相对于以上五位处在较低的层次,取法于沈周文徵明和董其昌的正统主流画家。虽稍有突破,但其源流或宽或窄,到清代已经形成停滞状态。” 清代文人画家大都没有出仕,也没有收入来源,鬻画为生,刻意求奇吸引赞助人的注意,在这种情形下,“笔墨和法度仍然维持不坠,画作中还可见到敏感和鲜活的气氛实属不易。” P289 景德镇官窑三任督窑官的主要成就: 康熙朝 臧应选 小型单色瓷器追慕宋瓷古典美 (漆黑、桃花红、胶黄、吹青、郎窑红) 青花钴料色泽清晰浓郁 珐琅器成就最高 釉上五彩主导颜色为宝石绿 “生瓷” 釉下三彩 黑背景上敷色再挂透明青釉 “熟瓷” 雍正朝 年希尧 承古创新 精美程度直追宋瓷 茶色釉 月光釉 斑点釉 洋彩瓷 欧洲玫瑰红釉料 乾隆朝 唐英 珐琅器和宋瓷 技艺的精湛成熟达到顶峰

0
《中国艺术史》的全部笔记 1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