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1968 7.9分
读书笔记 第17页
neko
……在政治与社会的层次上,对“学生”这个概念理解的困难。无论是在社会学还是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都不存在这个范畴,忽视将现代的青年视为一种历史与文化现象,或者是某种与传统不同的新的年龄类别。正式理论上这种漏洞,使得整个事件仿佛从天而降,毫无预警似的突然发生。 学生以及整个青年之所以成为事件的主体,是因为他们已经真正成为社会革命的一极,彻底典型地具现了现代个人深层及普遍的生存状态。在经济发展的国家,教育已经不再仅是一种文化遗产的传递,而是某种具有决定性的生产与发展的物质力量。大学则正是这个系统的重要一环。学生事实上并非一个职业类别,而是一个既接近又远离整个社会矛盾与张力的场域。革命的行动不必然完全是以社会边缘分子的导向为主。相反的,确实位于社会结构矛盾核心的学生,这些人与国家机器的发展与转变紧密相连,与整个政治与经济体制性的统治直接冲突。因此,在不同的政治与经济权力的笼罩下,学生或青年知识分子直接是以劳动者的身份,成为运动的主导,不再是如以往,是被压迫或苦难沉默大众的代言人。
0
《法国1968》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