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认知 8.4分
读书笔记 暖认知:动机和情感对判断的影响
devilegna
暖认知是指那些受我们愿望和情感驱动的心理过程。

一开始提了指向性目标(directional goal),

达到某个特定结论的目标,它会使我们的判断出现偏差。
维持和提高个人自尊的动机。

在其中可能的作用。

所有相关的实验结果都可以用纯认知的术语加以解释,而不必引入动机。

接着贴了个实验,关于观察自己潜在约会对象在群体中的言行做出判断,每个组的潜在对象不同,但都在同一群人中。

参与者会有动机从最好的角度看待他们将要约会的对象。

接着介绍了下认知失调理论的各种解释(书的翻译没有心理学背景?翻成“不协调理论”......) Bem的非动机解释:

他们会通过观察自己的行为,推断自己的态度必然与行为一致来确定自己的态度。
态度的该表产生于头脑冷静的推理。

Zanna, Copper基于以下的思路做了实验反驳了这种认知的解释。

假如那些被诱导完成一个反态度行为的人,能够被哄骗地、错误地把产生的不舒服和令人不愉快的唤醒归因于不同的来源,从而不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烦恼,就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还有一种解释认知失调理论中态度改变的角度是

因为它对自我形象构成了威胁。

在传统的写反态度文章的实验中在写作前加入一个问卷,

提供了一个自我肯定的机会。
当这种动机通过其他途径获得满足时,态度并不发生改变。

这个实验用认知也很难解释。 p165. 动机推理的机制 这里结合“证实策略”那部分讲,主要是有偏搜索。 但这种倾向

并不会使我们对现实视而不见。

这种策略主要服务于希望

自己的特性和背景对于期望的结果是特别有利的。

接着提到了著名的“我在一般人之上”。 通过限定特质,范围,明确评价标准都可以减少这种现象。 再接着贴了个实验,两组的区别是是否有较多的理由反驳对自己不利的结论或同意对自己有利的结论。

当样本太小时,人们只接受那些令人喜欢的结论。
当我们有动机怀疑某个相关时,就更可能注意到它的欺骗性。

介绍了另一个很有名的实验,

在看了相同的、既有支持性又有否定性的证据以后,每个组都变得更相信自己最初的观点。

在后续研究中发现

他们的精力直接用来驳斥不合意的证据,

从而支持的动机的解释。 p172. 随着对动机性推理的进一步了解,关于认知的和情绪的很多界限不明确了。

解释动机性推理的机制是认知的。
动机是通过利用认知系统为它服务来发挥作用的。

接着谈到了

动机性推理和它引起的快乐错觉可能是高度适应性的。

并且带出了关于抑郁症的深得我心的解释。 这里要注意动机性这些过程用于判断和用于指导行为会产生不同的后果,一个很有可能是自我实现,另一个则可能会有不好的后果(这方面目前研究还很少)。 接着进入下一部分:准确性目标。 这部分和启发法那部分有关系。

努力的思维会改善判断,但在另一些条件下会使判断更糟。

这取决于我们有没有相应的正确的策略,以及任务难度(倒u型曲线)。 p177.

那些正在作出决策的人会形成一种审慎心态,用仔细而平衡的方式思考有关的信息。换句话说,审慎心态产生准确性目标。相反,那些已经作出决策的人会产生一种工具心态,关注追求目标时所必须的思维和行动。

这里介绍了个相关实验,但结果没达到显著水平。 接着就开始讲闭合,快速闭合,持续的闭合需要,避免闭合的动机。 这里的内容和准确性目标是联系的。 在一个判断态度的实验中,

具有避免闭合动机的参与者,当知道这名妇女对行动没有选择权时,表现出一致性偏差减少。

至此关于动机,

由于不同目标的人会作出不同的判断,随着目标的改变,相同的个体会从相同的信息中得出不同的结论。

关于电影与情绪的研究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关于实验细节的点。 这部分与情绪一致性记忆关系密切,但有几个实验是不能用情绪一致性记忆解释的。 继续引用Bower的网络模型,

当表征情感状态如愉快情绪的结点被激活时,激活扩散到那些与表征这种情感状态有联系的其他的人、物或事件的结点中。

情绪还对一些可以从多方面解读的特质产生影响。 这里要区分: 情绪作为启动的来源影响判断,即

它启动了与判断有关的情绪一致性的内容。

*情绪作为信息来源,即情绪本身提供了信息,情绪被归因到为目标引起的,而不是情绪有关的记忆提供了信息。 在这里,即使情绪有与目标无关的归因,情绪也会影响你提取的东西。 介绍了一个关于天气与心情判断的实验,除了常规解读外。 有趣的是好天气没有促进,坏天气却出现了抑制。

情绪对判断的影响至少在一些场合下是由于它的信息价值。

这里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关于阅读某种病致死的报道。

阅读了死于火灾故事的参与者与阅读了死于白血病故事的参与者相比,对于白血病死亡频率的估计的增加是一样的。
Joseph Forgas 提出了情感注入模型来预测什么时候情感会影响判断,以及它是通过何种机制来影响判断的。

模型中提出三种推理机制:直接提出,启发式,实质性加工。 这一块目前还在争论。

不过,对于两种情绪性一致性判断的机制何时起作用,这种分析仍然存在争论。

要想办法设计实验分离开两种判断策略。 p188.

当情绪不好时,我们可能特别希望运用精细、系统的加工策略。
当情绪好的时候,我们更有理由运用启发式的,简单的加工策略。

根据说服理论中强论证和弱论证的实验证明了上述描述。 但是,

愉快增加了对如何改善寄养和增加福利这类信息——既不是反态度的也不是破坏情绪的积极信息——论证强度的敏感信息。

也就是说有一种维持积极情绪的倾向。 消极情绪则不需要去判断任务是否影响接下来的情绪。 之前提到过,对于刻板印象,

抑制是需要资源和精力的。

所以推测:

如果愉快使我们更可能从事快速和容易的启发式加工,它因此也会使我们在判断中更可能利用刻板印象。
还不清楚愉快情绪增加了对刻板印象的利用,是因为它减少了对其他有关信息的利用,还是因为它使我们放弃了压抑消极的刻板印象的努力。

这里也必须注意,任务是消极的还是积极的,两种条件下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 最后有一个很值得去想一想的点:

悲伤减少了对消极刻板印象的利用,但并不影响对积极刻板印象的利用。
0
《社会认知》的全部笔记 4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