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接 7.2分
读书笔记 强连接改变行为,弱连接传递信息
cxdfffdks

人们在建立社会关系和结交朋友时,受到地理位置、社会经济地位、技术,甚至是基因等多种因素的限制。了解人的关键就是理解彼此之间的连接关系。 在美国,75%的杀人犯在作案之前就认识被害人,多数情况下还和对方很熟悉。如果你想知道谁会要了你的命,看一看你周围的人就好了。 同理心是站在对方立场设身处地思考的一种方式。采用这种方式,人们能够在人际交往过程中体会他人的情绪和想法、理解他人的立场和感受,并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和处理问题。 情绪可以在社会网络上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再传播到下一个人,但是不会传播到每一个人。就像池塘里的涟漪终要消失一样,一个人的快乐所引发的涟漪,在社会网络上也将逐渐减弱,直至消失。 与挣更多的钱相比,拥有快乐的朋友和亲戚更能给你带来快乐。令人感到惊讶的是,与口袋里大把大把的钞票相比,一个素未谋面的三度分隔的人会对你的快乐产生更大的影响。 我们发现,每一个快乐的朋友,让你也快乐的概率约增加9%;每个不快乐的朋友,让你也快乐的概率减少7%。只要计算一下平均值,就知道多一个朋友更可能给我们带来快乐。假设你对于刚认识的一个人的情绪状态一无所知,你可能想跟她建立朋友关系。她可能让你不快乐,但更可能给你带来快乐。这就很好地解释了研究人员之前发现的一个规律:快乐与朋友和家人的数量之间具有相关关系。但是,一旦我们受制于朋友的情绪状态,我们就会认识到,仅仅有很多朋友是不够的——为了让自身有一个良好的情绪状态,拥有更多快乐的朋友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发现,如果你朋友的家离你家不到1.6公里,那么,你朋友的快乐将会让你也快乐的概率增加25%。与此相比较,如果你朋友的家离你超过1.6公里,你朋友的快乐对你就没什么影响了。 近邻对情绪的重要影响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事实:在传播快乐方面,频繁的面对面交流一点也不逊色于人与人之间的深度沟通。 在一年时间里,每增加一个朋友,会让你感到孤独的天数减少两天。由于平均来看(根据我们的数据),一个人一年感到孤独的天数是48天,因此,增加两个朋友就会让你感觉孤独的时间比其他人减少10%。 实际上,孤独能够改变社会网络的结构。平均来说,总是感觉孤独的人,在2~4年时间里,将会失去8%的朋友。孤独的人往往只能吸引很少的朋友,而能被他们认做“朋友”的人也很少。这就是说,孤独与失去连接互为因果关系。情绪和网络之间是可以互相促进的,这样就可以形成良性循环,让人们拥有很多的朋友。朋友少的人更容易感到孤独,随后,这种情绪又令他们不容易结交新朋友或者建立新的社会连接关系。 如果想与社会上的孤独情绪做斗争,我们就应该关注处于社会网络外围的人,想方设法帮助他们修复社会网络。通过对他们施以援手,就能够建立一个抵挡孤独的屏障,使整个网络免于崩溃。 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所说的:爱可以细分为性爱、爱情和依附之爱,它们都有进化上的意义。 ● 性爱的目标就是繁衍后代,这种爱可以与任何一个异性朋友发生。浪漫的爱情就不一样了。 ● 浪漫的爱情一般只发生在与某一个特定的异性朋友之间,或者退一步说,在一段时间内只能与一个异性朋友发生。从进化的角度来看,这样可以保护好宝贵资源,避免因为有几个爱情对象而造成资源浪费。 ● 依附之爱代表着与另一个人建立的牢固连接关系。这种爱已进化为父母联手养育孩子,从进化的角度看,也有很多好处。 对于我们来说,爱的目标就是成为“某个人世界的中心”,一切别的事情都要围着它转。对自己爱的人,我们总是记挂在心,夸大她们的优点,并从她们那里获得力量。显然,我们跟她们建立了密切的连接关系。在一段时间内,我们通常只能与一个人产生这种浪漫的爱情。因此,浪漫的爱情跟社会网络的常规组织形式是不一样的。毕竟,我们不会爱上我们认识的每个人。 社会网络的惊人威力在于,它把同类的人聚集在一起,恰似向同一个房间源源不断地输送情投意合的人。广阔的社会网络让人们在寻找伴侣时有了更多的选择。 人们评价自己做得好不好,不是根据自己赚了多少钱,或是自己雇用了多少员工,而是根据与自己认识的人相比,自己赚了多少钱,或是雇用了多少员工。 性行为能够在人与人之间进行传播;社会网络的影响,取决于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关系达到了怎样的紧密程度。 互为朋友的两个人,如果其中一个人发胖了,那么,另外一个人也将发胖的风险几乎是原来的三倍。 在你的社会网络上,你与他人的连接路径越多,你就越容易被网络上传播的东西传染。 真正对人们产生影响的,是那些活生生的、彼此已建立连接关系的人,这些人的行为和外表对人们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市场参与者寻求避免麻烦的方法,跟一个人寻找不得性病的方法是类似的。重要的不仅是你跟谁睡在一起,还包括这些人还跟哪些人睡在一起。 群体的智慧是否可信,可能取决于群体成员的互动方式:同时且独立,还是有先后顺序且相互依赖。 媒体并不直接影响大众。往往是一群被称为“意见领袖”的人充当媒介中间站的角色,他们为朋友和家人筛选、解读媒体,而他们的朋友和家人很少关心政治。换句话说,只有将信息传播给社会网络上居于最靠近中心位置的那些人,才能发挥有效的作用。政治家们也采用类似的策略,努力寻求地方领导者的支持和经常参加投票者的支持,而不是把精力放在处于社会网络边缘的那些可能投票也可能不投票的人身上。 ★KEY WORD★经济人假设 经济人假设认为:人是自利的,总是试图以尽可能低的代价获得最大的个人好处。 ★KEY WORD★网络人假设 网络人假设认为,人的本性中既有利他和惩罚,也有欲望和反感。所以,人不会是完全自私的,也会考虑他人的幸福。 一旦目标一致、命运相关的一群人形成了群体,在这些人的分散行动中,大家融洽相处的能力就会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

1
《大连接》的全部笔记 6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