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大师 9.0分
读书笔记 第一次远行——电子诗人
游丝
机器人版的李尔王

特鲁尔为他未来的电子诗人输入常规指令,然后创建了所有必需的逻辑回路、情感元素以及语义中心。他本来要邀请克拉帕西厄斯来参与试运行,不过在重新考虑过后,他还是自己启动了机器。 它立刻开始发表一篇关于研磨晶须表面的演讲,这篇演讲是关于亚分子磁异常研究的序言。特鲁尔避开了一半的逻辑回路,为情感元素安排了更多势能;于是机器呜咽着,变得歇斯底里,最后又哭又闹地说,这是个多么、多么残忍的世界。特鲁尔加强了它的语义领域,并添设了一个强力的字符组件; 于是机器告诉他,从现在起,他必须执行它的每个愿望,并为它原已拥有的九层楼高的身躯再添六层,这样它可以更好地沉思存在的意义。特鲁尔没理它,反倒给它安装了一个哲学节流阀;机器一声不吭地开始生闷气。特鲁尔只好不停地恳求又哄骗,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它才肯背一句:“我有一只小蛙儿。”单单这一句似乎就耗尽了它整个系统的功率。 特鲁尔又是校准,又是调节,又是劝诫,又是拆卸,他运行核查,重新连接,重置设定,做了他能想到的一切修正。然后机器赠了他一首诗,这首诗让他不禁要感谢上帝没让克拉帕西厄斯在这里嘲笑他——想象一下,从零开始模拟了整个宇宙,还不用说中间有多少各具特色的文明,最后就诞生了这样一首糟透了的打油诗! 特鲁尔又给它植入了六个陈腔滥调过滤器,但是它们像火柴似的折断了;他不得不用纯刚玉钢来制作它们。看来这么做挺管用,于是他找东西将语义中心完全顶了起来,在中间插入一个交互式韵律发生器——这个举措差点毁了一切,因为机器下定决心要变成一个在遥远行星的穷困部落中传教的传教士。 特鲁尔已经准备放弃,要找一把铁锤来终结它了,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脑中突然灵光一现。他拆除了所有逻辑回路,用使它具有自我校正的唯我主义自我陶醉功能的部件来代替它们。机器傻笑了几声,又啜泣了几声,接着苦涩地大笑,抱怨它第三层中可怕的疼痛,说总之它受够了,完完全全地受够了,生活是如此美丽,而人类却都是些衣冠禽兽,它死去后他们将多么遗憾。然后它要求给它纸笔。特鲁尔宽慰地舒了口气,切断了它的电源,上床睡觉去了。

0
《机器人大师》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