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拉里斯星 8.8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S

没有意识的思维是可能的吗? 我无法超出我自己:除了我的大脑,我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可以思想,我在我之外无法思想,无从设定,我跳不出自己的圈子,在我身体内发生的过程还要通过我的身体来省察。 最可怕的事还在后面,那些……还没有发生的事。从没经历过的。 谁能保证自己没有在某个时刻做过这样的梦?一个挥之不去的形体?你想想……你想想一个恋物癖,他爱恋着的东西,就我所知道的来说,可能是一件带血迹的内衣,他甚至不惜自己的皮肤穿上它,直至它连恳求带威吓地征服了这块他深爱着的、令人作呕的破布,这很有趣,对不对?他一方面对自己渴望得到的东西感到作呕,同时又疯狂地追逐它,他甚至愿意把整个生命祭给这块他深恋的破布,其感觉也许就像罗密欧对朱丽叶一样……就会出现这种事。……这等情境还没有谁敢实现它,除了在思想里,在某个唯一的感觉错乱的瞬间,某个自我作贱的瞬间,还是某个暴怒的瞬间,随你怎么说,反正有这种事。当时随便的一个念头、一句话,现在就变成了活生生的躯体。这就是全部。 我们寻找的是人,而不是人以外的存在。我们并没有人以外的世界的需要。我们需要的是人自己的镜子。对其他的世界我们无从着眼,摸不着门道。我们由这个世界而来,也窒息于这个世界。 我们不能忍受不同于我们的真理! 科学只能解释事物发生的过程,它不过问事物为什么会发生。 人只能同时理解很少的东西。 我们只观察到全过程的一个片段,在一个超级交响乐团里,我们只听到了唯一的一根琴弦的颤动,不止于此,我们知道,同时发生的东西既在我们当中,又超出我们之外,一个不断伸展着的深渊,超出了我们的视野和想象力的边界,大量的、上百万种同时发生的变体自行衍生着,如同通过数学对位法合成的乐谱。 毁灭那些我们不能把握的东西,不能理解的东西就毁了它。 在所有我们自己能决定的事情中,我们要在一起。 我们已经给所有的星星和星球都命了名,可是它们自己本来也许已经有了名字。 一个神的不完满并不是因为创造它的人赋予了它太多的朴素,而是因为这种不完满就蕴含在它内在的本质特征中。 你的神是一种生命体,这种生命体沾染了神性是因为它陷入了没有任何出路的境地,当这个生命体理解到这一点时,它就沉湎于绝望。好吧,但是绝望着的神,这不就是人吗。 一个人,若要在寻找目的的过程中经验完备的自由,这个人一定是独一个的,不可能从他里面又生成什么出来,因为一个不在人类中间受到教导的人,就不成其为人。 我们是物质体,受生理法则和物理法则支配,我们所有的情感力量都合在一起也无法与这些法则相抗衡。剩下的只有怨恨。情感对法则只能恨。

0
《索拉里斯星》的全部笔记 3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