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 9.1分
读书笔记 第418页
parachute

「四」 (元晓喝水的故事) “然而,使我感兴趣的,确实这位感悟之后的元晓,第二次是否会再喝这里的水,而且能够打心里感到清澄甜美。所谓纯洁,也是如此。你不这么认为吗?不管对方是多么堕落的女人,纯洁的青年依然会从她那里体会到纯洁的爱情。但是,当你知道她是个极端无耻的家伙之后,当你已经明白原来不过是用自己纯洁的心灵,惬意地描绘了一个世界,那么,你依然能够再一次从那个女人身上体会到清雅的爱情吗?假若能够的话,你不认为那该是多么了不起吗?能够把自己心灵的本质同世界的本质,如此巩固地结合起来,你不觉得那是了不起的行为吗?这不就等于用自己的手握住了世界秘密的钥匙吗?” 「六」 从触摸得到的东西离开一步,它就变成神圣的,变成奇迹,变成人世所没有的美的存在。本来,一切事物都具有神圣性,唯因被我们抚摸过,就变成污秽的了。我们人类真是奇怪啊,尽管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具备可能成为神圣的素质,但是,却对自己抚摸过的一切东西,进行冒渎。 「十二」 类似拒人之心、焦灼和尖刻之情,都是寓于与美无关的东西;孤绝的个体的盲从,那病灶往往并不在于肉体,而实寓于精神。 「二十三」 一个想象力贫乏的人,往往纯朴地从现实的种种迹象中得出自己的结论。反而越是想象力丰富的人,就越是立刻就在眼前筑成一道想象的城墙,自己钻进去不说,还把所有的窗子都关闭起来。 「三十二」 退到大海中去的波浪,在遥远的大洋之中,同重重涌向前来的奔涛混合起来,又称为群浪中的一分子,失去了原来那平滑如镜的白色脊背,如浪群一起,咬紧牙关又朝着岸边涌来。然而,纵目远望那深海,就会发现一直觉得力量充沛的海滨上的波浪,其实不过是一种淡薄无力的扩展,知识给人以强弩之末的感觉了。从海边到海洋深处,大海会逐渐变浓变厚,沿岸的淡薄成分被浓缩起来,渐渐受到压榨,等达到碧绿的水平线时,那受到长期煎熬的青色就会形成坚硬的晶体。尽管它同滨岸保持着距离,装扮成开阔的样子,也唯有这种晶体才是大海的本质。海浪的这种淡薄而轻浮的运动,无穷无尽地反复,最后就凝固为青色的晶体,这才是大海。…… 「三十三」 佛陀,是梵文Buddha的音译,简称佛。意译为“觉者”。佛经说,凡是能“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者皆名为“佛”。 菩提,汉译为觉道,觉就是觉悟,道就是佛道,觉悟佛道的正智,叫作菩提。 波罗密,汉译抵达彼岸。修行佛法的人乘大行之船,由生死苦恼的此岸,渡到涅槃安乐的彼岸,谓之抵达彼岸。 「三十五」 “我这么心慌意乱,甚至失去理智,有违家母的训诫,实在惭愧。然而,也请你想想…… “我一直想解开的谜,并不是关于月光公主谢世的谜。而是余光公主患病以后直到离开人世,不,是公主已经不在人世的二十天之内,虽然我不断受到一种不安情绪的折磨,却一点儿也不晓得真实情况,也就是说,我居然泰然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这就是我要解开的谜。 “我既然能够这么清楚地看到大海和沙滨的闪光,为什么竟然看不出正在这个世界的底层进行着的微妙的质变呢!世界本来如同一瓶葡萄酒,时刻在进行着质变,而我却只是透过瓶子的玻璃出神地凝视那紫红的颜色。但是,为什么我未能每天一回也罢,品尝一下那味道的微妙变化呢?情深的微风摇动着树木,还有那鸟的飞翔和鸣啭,我都没有仔细观察,凝神谛听,只把它们当作是生的巨大喜悦,从整体上去享受它们,而未能发现这些仿佛是世界之美的沉淀物,时刻从它的底层发生着质的变化。假如,在哪一天的早晨,我的舌头对于世界的品味发生了微妙变化的话……啊!倘若我真的那样做了,我一定立刻会嗅出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没有月光公主的世界’了。” 「四十九」 “我被孤零零地撇下了。渴望爱欲。对命运的诅咒。漫无止境的心灵的彷徨。茫然的心愿……小小的自我陶醉。小小的自我辩护。小小的自我欺瞒……对失去了的时间和失去了的东西那样地依恋,这种感情像火焰般地焚烧着自我。年华的虚掷。百无聊赖的青春。对一无所获的人生如此地愤恨……孤身一人的房间。独自打发的一个个夜晚……与事与人绝望地隔离开来……呐喊。谁都听不见的呐喊……徒有其表的华丽……空虚的高贵…… “这就是我!”

0
《春雪》的全部笔记 9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