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魚忘荃 7.3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yobalcony

084不是理由 新加坡电台,有一个可爱的节目,叫这不是理由。 真的,女孩子说:我不能赴你的约会,因为妈妈不准我晚归。并不是理由,不过是推搪。 老板说:对不起我们薪酬一律是这麽多。那也不是理由,只不过是阁下不值得他破例。 没有时间写作?不不不,更不是理由了,一切都看选择,凡事都排座次,如果真的想做一件事,想得厉害,想得憔悴,一定会做得成功。 那麽轻而易举的事,不去做,很明显是不想做,没有必要做,不值得做,以及,不方便做。 那麽这件事,在当事人心目中,自然也不是重要的事。 一位大律师接受访问,记者问他专业繁忙,如何抽空搞音乐,他笑笑答:“要是喜欢,总有时间,譬如说,人家吃饭,我不吃,人家睡觉,我不睡,我作曲,我练习乐器。” 就是那麽简单。 人在爱得不够,努力得不够,用心得不够的时候!总喜欢创造一些不是理由的理由来开脱自身,以便下台。。 不是不对的,不必去翻寻内里原因,人人有本难念的经。 119版权 版权所有,不得翻印。 书的版权,到底属於啥人? 当一篇小说还是一声原稿的时候,它属於作者。交到出版社,谈好条件,签妥合同,付印,变成一本书,拥有版权的,是出版社。 平日大家说“我的书你的书他的书”,其实是有语病的,张三跑到书店去买张三所著的大作,一样要付出书价,这些书,全是出版社的生财工具。 其实是一种合夥生意,作者把作品当为投资,书商负责纸张打字封面设计以及印刷,兼顾仓租铺面发行,过程颇为繁复,所以分起帐来,奸商肯定要占多几成。 从此之後,大权旁落,小册子飘泊到无数角落,有些往南洋,有些去欧美,高级点摆在图书馆,普及点放到租书摊,一些读者会用胶纸包好珍藏,另一些看完便扔到一角。 怎麽,难道还心痛不成,卖老去也,除非甘心拥著手抄本当傅家宝,否则总得交出去加个七彩封面到处摆卖,再清高的作品都避不开这个命运。 能够出书,失去版权,也是值得的。 假如畅销,更是意外之喜。 120压力 华人是最能忍受压力的民族,自幼接受训练,举个例子,连儿歌都充满逼力:小儿郎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风雨打,只怕没有学问:无脸见爹娘。 真是太过份了,把上学搞得像风萧箫兮易水寒,考不到状元兮不复还。 为甚麽呢,西方社会一向不作兴这样,他们的儿歌无聊到极点:像马利有只小绵羊,像伦敦桥垮下来,一点意义都没有。 记不记得司马光的故事,还有孔融让梨,大道理一箩箩,大帽子一顶顶,仁义道德,礼义廉耻,灌浆似输给小脑袋。 渐渐接受压力变为一种荣幸,明明是游戏,都紧皱著眉头来做,因为嬉皮笑脸是不道德的,因为少年就练得老成是会被夸奖的。 好像每一个人都要有成功的事业,兼夹名闻全城,才算不枉此生,然後大惑不解地询问懂得生活的友人:你怎麽可以这样快活? 大抵只有没有出息,而又胸无大志的无知妇孺才懂得展露笑容。 人人忙著嚷压力大呀压力大呀,言若有憾,实喜之。 受了内伤,还不知发生了甚麽事。 128大名 若干年前,传播媒介还没有如此发达,老哥一看到名字登在报上,斗大,即时惊道:“干甚麽,又不是非礼女童!”真是受宠若惊。 如今恐怕世道已惯,跟随社会的风气和节奏嘛,不然怎麽出电视上杂志,但各人的心是否悠然,则不得而知,他们也不会老老实实把感觉讲出来,表面看,淡淡然,大方之至。 会不会有一丝害怕呢,姓名、声音、容貌,不住在群众面前出现,无所保留,街上,随时被人认出,生活琐事,统统被夸张地渲染。 日子久了,真的会习惯,抑或厌倦?大概两老均有一点点,跟做工一样:干下去,实在累,退休,又闲得慌,没有甚麽是两全其美的,只得在夹缝中继续生活。 出惯了名,好比人参养荣丸吃上瘾,听不到掌声,立刻就寂寞了,但是一离家门就被镁光灯照得张不开双眼,也会嫌刺激过度。 偏偏名气这件事,又不受人手控制,要他来的时候,他未必来,要他去的时候;他当然也不肯去,所以有些名人要躲起来竭力避开传播媒介。作品成为名著,善哉,善哉。在奉献其他私隐之前,宜详加考虑。

0
《得魚忘荃》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