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与运动 6.9分
读书笔记 第173页
Bessie

我们任何时候都是如此心甘情愿地欺骗自己,在允许一切或是拒绝一切的时候都是这等模样。一个人被一种压倒一切的欲念所伤害时,他就什么也不顾。 一个人步步高升的时候,一切事情似乎过得很正常,因此我们可以不把它当一回事。我对飞黄腾达从来就不放在心上。但是在他领略到第一道伤痕的味道时,他却感到屈辱,感到可能遭到毁灭。

0
《面包与运动》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