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全集(第二卷) 8.6分
读书笔记 国家篇 (第五卷)
装X汉纸张大毛

第一卷 讨论起于苏格拉底和他富有的朋友凯发卢斯,凯发卢斯谈到自己的财产时表示,当一个人接近死亡,就会因为自己这辈子造的孽而心神不安,而问心无愧的人就会安度晚年。所以财富有其自身价值,但只对好人才有用。所谓好人,不要欺骗别人、不要借债不还、不要亏欠神的祭品……做到这些也差不多了。 苏格拉底则认为这样的想法虽有道理,却不能不加限制的说。因为欺骗或不还东西也会出于善意的动机,所以说实话和有借有还不能作为正义的定义。 然后波勒玛库斯表示不同意,于是苏格拉底近一步用反诘法提问说正义的提供对象是什么?波勒玛库斯认为是对朋友行善和对敌人作恶。然后苏格拉底通过医生、舵手等一系列类比,得出结论说只要有其他东西在使用,有用的就不是正义而是该领域所涉及的技艺;东西不被使用时正义才有用(这里当然偷换了概念,把“不用在坏的地方”偷换成了“不用”,苏格拉底本意肯定不是支持这个观点而是在激发对方思路),结果波勒玛库斯还真被绕进去了,只能被迫说他肯定不是这个意思,但他真心坚信原来的观点。 于是苏格拉底进一步启发说,我们要对朋友行善,但如何判断朋友是真正高尚还是只是看上去高尚(敌人亦然)。因为人们总会在识人上面犯错。于是波勒玛库斯又认为正义是对好人行善和伤害坏人。 苏格拉底随后又通过类比证明,一项技艺的功能,只会使东西变好,至少无论如何不会使东西变到它自身的对立面去。所以正义的功能无论如何只能是行善不会是伤害。于是波勒玛库斯的整个观点被反驳掉了。 这时在一旁的塞拉西马柯实在忍不住跳出来插话了。他说苏格拉底的反诘法完全是在瞎鸡巴扯蛋,他提出自己的观点: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 苏格拉底轻而易举的让塞拉西马柯打了自己一个耳光:他先让塞拉西马柯同意强者立法时也会因为犯错而制定不利于自己的制度,而塞拉西马柯又说强者制定的制度只为自身利益。所以是显而易见的前后矛盾。 塞拉西马柯挣扎道:是否犯错不影响定义本身。就定义而言,统治者本身的含义与是否犯错无关。 苏格拉底于是用另一个论证继续反驳他。他一步步引导塞拉西马柯承认医生的技艺是为病人考虑、骑手的技艺是为马考虑,因此统治者的技艺只可能是为被统治者考虑。再一次使得塞拉西马柯自相矛盾。 随后塞拉西马柯扔出一大段话,大致意思是正义者总是吃亏,强者才能得利。所以如果不正义的事干的足够大,就得利就正义了。这段话其实逻辑漏洞百出,一个论证里的两个“正义”是不同概念,前者是传统意义上的正义,后者是得利。 苏格拉底继续以行医为例,医生通过挣钱使自己获利,但挣钱不是医术本身的目的。医术产生的是健康,同样建筑术产生房子、舵手产生安全航行,所以没有一种技艺或统治术为它自身提供利益。 塞拉西马柯勉强认同,但仍认为彻底的不正义比完全的正义更加有益。接下去苏格拉底使用了精彩的三段论来反驳他:1、塞拉西马柯承认,正义之人不向同类而向异类谋求利益,不义之人向所有人谋求利益;2、塞拉西马柯承认,正义之人既不聪明也不善,不义之人既聪明又善;3、于是能得出结论(但此时苏格拉底未讲出这个结论),聪明又善的人渴望超越同类和异类,不聪明的人想超过异类不想超过同类。 然后苏格拉底又通过音乐家、医生等类比引导塞拉西马柯承认:1、有知识的人只想超过异类,无知者不想超过任何人;2、有知识的人是聪明人,无知者是不聪明的人;3、由此得出结论,聪明人只想超过异类,不聪明的人不想超过任何人。显然与刚才得出的结论自相矛盾。这一段论证令塞拉西马柯大汗淋漓。 但即使完胜塞拉西马柯,苏格拉底还是觉得毫无收获。因为他仍没得出何谓正义、以及正义者是否幸福的结论。这个问题仍需要继续考察下去。 第二卷 第一卷辩论告一段轮,格老孔提出几个观点: 1、正义的本质和起源 为了避免强者伤害弱者,所以需要立法和立约。正义就是人们守法践约,是最好(干坏事不受罚)与最坏(受伤害没能力报复)的折中。 2、人们是否心甘情愿实施正义 格老孔的观点基于“人之初性本恶”。若无立法,赋予随心所欲的权利,人们一定会行不义。而且若将正义与不正义各自发挥到极致。那不义之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坏事做得滴水不漏,且在他人看来非常正义;正义之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只做好事而且不让他人知道,以免是为名利做好事。所以行使正义非常苦。 格老孔父子因此请苏格拉底不要以反诘法反驳他人关于正义的论点,而是踏踏实实探讨正义的本质。 于是苏格拉底开始了长篇阐述。他通过“以大见小”的方式,先讨论城邦的正义。城邦的组成需要各行各业的共同努力,包括军事。为了避免战争产生的巨大伤害,对军人的培育则尤为重要。苏格拉底在本卷关于教育的立法提出了两点建议:1、神不是一切事物的原因,只是好事物的原因。任何文学创作要遵循这个标准;2、任何文学创作不能把神说成能随时变形,也不能说神用虚假的言行误导人类。 第三卷 第三卷继续批判《奥德赛》、《伊利亚特》等文学作品,探讨哪些方面应当改进——应当禁止表现英雄怕死、嚎啕大哭、放声大笑等情节;禁止无礼犯上、通奸、贪婪、傲慢这些影响年轻人自制力的行为表现;同样,应当禁止吟诵关于正义之人遭受不幸、不义之人获得幸福的故事。 探讨完内容,下一步考虑讲故事的措辞。苏格拉底认为对善的描述应该多用模仿和修辞,帮助人们印象深刻、直至模仿成习惯;而对于恶的描述则应当多用叙述少用修辞,以免人们对于学坏乐此不疲。 在古希腊人概念中,广义的音乐包括吟诵诗歌和讲故事。所以上述的内容、措辞都是音乐探讨的一部分。接下去讨论诗歌和曲调的形式。苏格拉底认为吕底亚调、伊奥尼亚调等靡靡之音都应禁止,以免影响战士们的斗志。只有冲锋陷阵的激昂曲调和劝导祈祷需要的和平曲调可以保留,即多利亚调和弗里基亚调。 相应的原则在绘画、雕塑、建筑等艺术组品里也要同等应用。这样教育的目的是追求对美的热爱。音乐教育之后,苏格拉底认为下一步是体育教育。 苏格拉底认为良好的灵魂一定会照料好自己的身体,比如不酗酒、饮食健康、作息规律等等。做到这些的人,即使偶尔生点小毛小病,医生也能轻松治好;如果一个人无法过一种及健全有序的生活,这种人也没必要医治,因为对国家没用处。 对卫士的教育,音乐和体育同等重要。除此以外,要持续对心灵考察,确保卫士永远以保卫国家利益为信念。而且他们粗了生活必需品不得拥有私人财产;不能随意进出私房或仓库。这些相当于军队纪律了。 第四卷 第三卷论述完成后,阿迪曼图提出异议:这样的生活卫士不会过得幸福,怎么还会选择这样的生活呢?这时苏格拉底提出对幸福的定义应关注在整个城邦的幸福,高于个人幸福。而且城邦不能过大也不能过小。要做到这些,不能靠纯粹的立法,而应靠教育和培养。把每一条规矩制定成法律是愚蠢的,如果写出来既得不到遵守也不会持久(听听,多值得现在某些人借鉴)。所以之前说的一切都要融入在从小的教育中(看来苏格拉底是洗脑的创始人)。 到目前为止,一个理想的城邦初步建立起来了。苏格拉底认为良好的城邦有四个特质:1、智慧:对于城邦,最重要的智慧是统治和保卫的知识(即政治和军事);2、勇敢:这里的勇敢不是鲁莽,而是对信念的坚持;3、节制:让灵魂中善的部分占上风;4、正义。 关于第4点正义,讨论的结果是:人的灵魂分为三部分——理智、欲望、基情。激情协助理智统治欲望。正义的原则就是内在的部分各司其职。 讨论完正义,苏格拉底与格老孔开始探讨邪恶的性质。苏格拉底认为城邦就统治形式分类,存在五种整体。对应到个人就是五种灵魂形式。 第五卷 在讨论五种体制之前,阿迪曼图提醒苏格拉底在之前(第四卷中)说起过妇女和儿童的归属问题,要苏格拉底不要回避论证。苏格拉底于是提出以下几个观点:1、教育应当男女平等,因为无论男女都会具备某样工作的素质;2、女人和儿童应当属于国家公有,生育应当遵循优胜劣汰原则,让素质好的男女繁衍(但禁止乱伦),由公众共同抚养和教育下一代(很想《人猿星球》中的猿族习俗);3、卫士的财产(包括妇女儿童)全部公有,可以避免所有权纠纷、避免以下犯上。 在苏格拉底讲完“希腊人城邦之间的战争应称为内讧,故战争纪律必须有节制”的观点之后,格老孔提出这样一个国家很完美,但是否可能存在。 苏格拉底表示我们研究正义的本质并不期望人能完美表现的与理想的正义一模一样,只要能尽可能接近正义就足矣。理想国的描述亦是如此。但实现理想国最大的难点,是统治者必须能以认真态度研究这些哲学。 如何定义这样的哲学家呢?首先苏格拉底定义了智者和无知者。智者与存在对应、无知者与非存在对应。但还有一个处于存在于非存在之间的状态,对应的是意见者。苏格拉底认为意见者能感知到存在,但只是表象;而智者思考和关注的是知识本身。所以哲学家是智者,真正的存在者。

0
《柏拉图全集(第二卷)》的全部笔记 5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