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与和平 8.8分
读书笔记 书摘
公益霎哈嘉瑜伽

◆我们假定,所谓科学有调和一切矛盾的可能性,有衡量历史人物和事件的经久不变的善恶的标准。 我们假定,亚历山大可以把一切做的全然不同;我们假定,他可以依照那些责备他的、自命为知道人类运动最终目标的人们的指示,他可以按照现在责备他的人们给予他的民族性、自由、平等和进步的纲领(似乎没有其他更新的东西了)来处理国事;我们假定,这个纲领是可能的,而且是已经拟定的,亚历山大已经按照它执行。 那么,那些反对当时政府政策的一切人们的活动,历史学家认为良好而有益的活动,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们的活动便不会有的;生命不会有的;一切都不会有了。 假使我们承认人类生活可以受理性控制,则生命的可能性就要被消灭了。 ——列夫.托尔斯泰 ◆什么是权力?权力是某一个人和别的许多人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这个人越是表现进行中的共同行动的意见、预料和辩护理由,便越不直接参与行动。 什么力量产生各国人民的运动?产生各国人民的运动,不是权力,不是精神活动,也不是两者的结合,如同历史学家所想的;而是参与事件的一切人们的活动,并且他们总是这样地结合的:最直接参与事件的人,所负的责任最小,反之亦然。 事件的原因在精神方面是权力,在物质方面则是那些服从权力的人。但是因为精神活动离开了物质活动便是不可思议的,所以事件的原因,既不在此,亦不在彼,而在两者的结合。 或者,换言之,原因的概念是不能应用在我们所观察的现象上的。 在最后的分析中,我们达到了无穷尽的循环,达到了人类智慧在一切思维领域中所要达到的最后界限,假使人类的智慧不是玩忽自己的主题。 电产生热,热产生电;原子相吸,原子相斥,我们不能说为什么会产生这些作用,于是我们说,这些现象的本性是如此的,我们说这是它们的规律。 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历史现象。为什么发生战争或革命?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为了做出这种活那种举动,人们结合成某一种团体,而且大家都参加这个团体;我们说,人们的本性是如此的,这是一种规律。 ——列夫.托尔斯泰 ◆无论实验和理论有多少次向人证明:他在同样的条件之下,他有同样的性格,他便要做出他以前做过的同样的事情;然而当他在同样的条件之下,有同样的性格,第一千次去做那永远结果相同的动作时,他仍然无疑的觉得自己还像实验之前那样的相信,他可以如他所愿的去行动。 每个人,无论是野蛮人还是圣人,纵然实验和理论向他不可否认的证明了:想要在同样的条件下有两种不同的动作是不可能的,他仍然觉得没有这个不合理的概念(而这就是自由的实质),他便不能想到生活了。他觉得,纵然这是不可能的,它却是有的;因为假若没有这种自由的概念,他便不但不能了解生活,而且不能过片刻的生活了。 他不能够生活,是因为人的一切渴望,对于生活的一切动机,都只是渴望增加自由而已。 ——列夫.托尔斯泰 ◆在一切事件中,我们的自由意志和必然性的概念是有所增减的,这一切事件,没有例外,都有这三个理由: 一、有行动的人和外在世界的关系。 二、他和时间的关系。 三、他和产生行动的原因的关系。 ——列夫.托尔斯泰 ◆在天文学方面,我们必须否认地球在空间中不动的感觉,而承认我们感觉不到的运动;在历史方面,同样地,必须否认被感觉到的自由,而承认我们所感觉不到的依存关系。 ——列夫.托尔斯泰

0
《战争与和平》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