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藤忠雄论建筑 8.2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S

序 构思的源泉

人生的终点无论落在何处,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既然如此,我们应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它,因为这是自然的法则。无论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目标,还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信念而奋斗,也终究会有倒下去的那一天。那时,我想随它去吧,“将自己的职业作为武器,去抗争,去争取自由,要相信自己,负己之责,凭借自己的力量去与社会进行斗争”。这就是我所选择的一种游击战式的人生观,也是自我意志的一种表白。那是 1965 年,我 24 岁。 人在感觉敏锐的 20 几岁时,能否有紧迫感地去生活,对其以后的人生,特别是到四五十岁时,是能否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工作生活的分水岭。 日本的建筑设计是依靠传统的技巧与感觉,从局部开始构思。与此相反,欧洲建筑则是从逻辑构成的原理出发,即从整体出发,然后逐步向局部展开。 细部处理指的是建筑的各种局部的处理和建筑整体的意图贯穿到细部的一贯性处理。 解构主义……直白一点讲,设计的依据是引用哲学、语言学等理论进行武装之后,再凭借设计者的直觉进行设计。 所谓建筑的解构主义不应该与现代主义对峙,可以说它也只是现代主义潮流中一种展开设计的形式之一。 对我来说,建筑是相反概念的抑扬。 既然选择了建筑这么一个“造物”职业,若是过于倾斜于抽象的思想游戏,忘掉建筑本来作为“物”的性质的话,我想那就是本末倒置。因此,通常我尽可能地避开语言先行的做法。 (卒姆托) 对在各种场合看到听到的各种理论或思想当然也会很有兴趣。但还是要注意按照自己的感觉对其进行咀嚼。 想避免由于过度地偏重信息会丧失自己对现实的感觉,从而看不清其它更重要的东西。 无论数字化如何进步,无论它能够怎样地扩展思考的视野,基于人身体知觉所具有的模拟式思考方式的重要性也不可能减弱。 平时我们思考问题时,通常一次只能思考一件事情,在结构上,人的大脑或明确的知觉意识并不具备同时逻辑性地思考两件以上事情的能力。 但是,在实际的建筑设计中,不是两个,而是对无数的事项同时进行考虑,进行消化,依据各种关系进行判断。人的直觉能力可以超越这个界限,可以通过发挥五官的作用超越理论思考进行判断。正是由于存在无法用理论进行描述和难以进行确定性思维的部分,模拟思考才具有无限的可能性。 (董豫赣:落叶缤纷的事件) 输入人大脑里的是一个个无限的信息量,而且是绝对不能够量化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不能被既成的概念所束缚,模糊了自己的理念,要具有自己的意志,具有反抗旧观念的强烈愿望。

—— 第 1 讲 现代主义与地域主义

20 世纪是用现代主义的理念将世界均质化的过程。 世界迅速均质化的大潮使历史培育起来的固有地域文化开始逐渐地失去特色。严重一点讲,它夺去了人类真正丰富多彩的生活。 平衡各种要素的相互关系是建筑设计最基本的东西。但是,只是用局部的堆积来设计建筑是很不好的方法。 在实际建设过程中,对各种各样的要素、法规、预算、施工条件、人际关系等错综复杂地纠缠在一起的问题都要一个个地加以解决。但是,只解决眼前碰到的问题,是无法设计出好“建筑”的。最重要的是:构思时,在多大程度上确立自己的意志,并把它作为建筑的理念,贯穿于建筑物建造的始终。 他出生在日本的中国地区屈指可数的富人之家,他在大山崎购买了大约 12000 坪的山地,建造了一座座实验住宅,自己也居住在这里进行了研究,研究有了结果后他就将住宅卖给别人,以便再建造新的住宅。 (orz 土豪这么做建筑) 现代建筑曾经就是剥夺了建筑用地中的一切要素,将一切都均质化。而今已经发展到更加不自觉的程度。即使是为表现自己的建筑与周围“断绝”关系,也应该用“对立”的形态与用地对话,留下抗争的轨迹。 建筑师如果不与施工现场的技术人员敞开心扉进行对话,就不可能做出好的建筑。 建筑设计虽然是一个有理想有趣味的工作,但是同时它又是一个有业主、有社会状况的、无法只凭借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完成的工作。如果愿意给自己的人生加一个赌注,愿意知难而进的话,建筑设计也可以说是一个有乐趣的工作。有不顺,也有成功。我之所以认为选择建筑设计是正确的,那是因为自己思考的东西、描绘的图画、自己在书本上学习到的东西,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用有形的东西表现出来,向社会、向人们提出自己的主张的缘故。

—— 第 2 讲 建筑与我的梦

建筑和城市可以认为是所有人类活动的交汇点。 桥,超出其单纯功能,有通往过去,通向未来的因与作用,与人类的精神有着深层的联系。 建筑师能在城市中留下自己理想的宝石般的作品,我们不但要建造出像这样宝石般的建筑,还要建造出宝石箱一样的城市。 迄今为止,每隔 10 年左右就为大阪市义务做一次改造规划设计方案,虽然没有受到政府或企业的任何委托。 于是我拿着这个设计方案去面见大阪市的城市规划局长。当时我 27 岁。局长先生被突如其来的来访者的大胆方案惊呆了。屋顶花园在当时还非常少见,所以大吃一惊,没有理睬我,“年轻人有个性的考虑是件好事,但我们今天就到这里结束吧”。我被拒绝的情景至今还记忆犹新。 那时,我在大阪的梅田附近刚刚开设了一家小小的设计事务所,没有一点工作。在房子里从早到晚转来转去,一个劲地读书也无济于事。于是就找一块空地,思考在这块地上建一所这样的建筑怎么样?到处转悠着画画。我想车站前可以建造一些出人意料的建筑,就跑去说明自己的想法,但是,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否定,甚至对方连看都不看一眼。 (TT) 从年轻时我就一直有这样的信念,设计工作就是先独立思考,然后将其制作出来。我们做设计如果只是对业主的要求进行建筑的、法律的、社会的梳理,就难以做出有意思的设计方案。为此,自己一定要有这么做那么做的一些想法。同学们都很年轻,都有自己的一些理想。然而,理想不是简单地就可以实现的。但是,要抱着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的这样一种希望,锲而不舍地追求理想是最重要的。 对建筑以外的,如现代音乐、现代美术、文学、哲学等,对深化自己的思索所需要的东西,二十来岁的时候就要打好坚实的基础。

—— 第 3 讲 在抽象化与场所性之间

野口勇:如果建筑师很幸运的话是不行的。 他(野口勇)经常说,给石头要少加修饰,而要发挥它本身的个性。对人来说何尝不是这样呢? 建筑有满足社会条件的一面和艺术表现的一面。在建筑设计中,往往是搞清楚经济的、法规的、功能的要素之后,参考《建筑设计资料集》,然后考虑如何很好地将它们整合起来。但是,这就很难做出有艺术表现性的建筑。我想应该不断地思考自己想要表现什么,持续不断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度过每一天,这样就会有设计任务来了,这样就可以将需要客观处理的部分和自我表现的部分很好地融合成一个形体。 对建筑来说,如果问我什么是第一位的,我的回答是,具有持续不断的自由思考。 建筑有功能的问题,所以也就有很多的退路,还可以蒙混过关。 建筑师这个职业持续地保持精神紧张状态最多也只能坚持 10 年左右,这就是极限。 弗兰克 · 盖里构思的原点就在现代美术。我构思时最重要的是自由的草图。 如果过于整齐有序就会缺乏表现力,有时就需要一些不平衡的东西。这,是最难做好的。 也许我有些孩子气,自己尽力思考的方案被别人否定,总会感到非常气愤。 自己所持有的理念一直要坚持下去,这是作为一名建筑师非常重要的素质。 如何使施工现场的人们能够充分理解自己的想法,并能够使他们为此而努力工作,也是建筑师所需要的能力之一。 多少年来,我一直都是努力思考着向前奔跑,但是坐等还是不会有设计任务来的。我们经常都是在积极地去找设计任务。我们也是经常超出所给设计任务的范围进行新的挑战。 建筑师不要在家等着人家来委托自己做设计,而是要时刻准备一些想法。 建筑生产是一项时间性计划性很强的工作。一般来说,基础占一半的时间,基础以上占一半的时间。有时基础工程往往需要更多的时间。因此,基础工程完成就意味着完工了一半。这与学习建筑是一样的,学习基础是非常重要的,表面的东西、流行的东西等是可以简单模仿的,学生时期不打好基础,以后就很难上去。 我在年轻的时候,就决心要度过永不“毕业”的人生。 我希望大家即使与社会的大潮相悖也要有自己的思考,自立地生活下去。 野口勇的方法就是,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在自我否定中前进。人如果满足现状就会止步不前,自己应该具有主动思考的能力,而且自己要能够冷静客观地思考,持有自我批评、自我否定的能力。

—— 第 4 讲 走向有生命的建筑

建筑师本身并不直接进行作品的制作,而是率领许多人进行工作,给他们下指示,在操作手法上与电影导演或交响乐团的指挥有些相似。 建筑设计在某种意义上讲需要很大的煽动性。 如果有人问,“建筑师在进行建筑设计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我的回答是建造中持续的紧张感。持续的紧张状态是非常困难的。此外,是否喜欢建造建筑也非常重要。喜欢和建造中的持续紧张感都非常重要,痛感自己必须思考如何保持紧张感的问题。

—— 第 5 讲 在过程中思考

作为建筑师真正能够发挥自己实力的时期是 40 岁以后。 展示装置的设计……我想今后这些工作内容是必须让建筑师来做的。 对斯卡帕来说,建筑设计行为就是“将隐藏在事物深处的东西挖出来”。对他来说建筑设计不是发明,而是一个一个的“发现”。 “自己所走的道路到底是否正确?”不知经历了多少自问自答的孤独而艰难痛苦的岁月。 到我这里来委托设计的事后,说“希望在这里建造 5000 坪的美术馆,只有这些建设费”,许多事项都已经确定了,已经没有多少可做的了。我觉得应该在这之前,从为什么要建设美术馆的阶段,就让我们参加进来。否则就会不断地建设不需要的方盒子。 走到社会上,不管你愿意与否,都会被当做成人对待。成人对成人是不客气的。如果在校时没有培养出应对反击的思考能力,就只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建筑设计就是这样,常常出现各种突发事故、问题,很难按照我们的想法如期实现。因此,需要顽强的精神,没有很强的意志是很难成功的。 建筑设计是个前途多难的工作,如果不喜欢建筑设计的话,还是早些改行的好。实际上,我自己也是每隔半年就有一次不想干了的想法出现,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忘掉这些烦心事。建筑设计者中内向思考型的人居多。建筑是一项与他人合作最多的工作,内向型的人不适合这项工作。但是,它又是需要冷静逻辑思考的工作,具有双重性格的人最为理想。 即使有一时的不顺利,在愤怒还没有消失之前,就想“再努力一把也许……”这也许就是我摆脱不顺利的方法吧。
0
《安藤忠雄论建筑》的全部笔记 10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