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阶级意识 8.8分
读书笔记 物化与无产阶级意识 Ⅲ. 无产阶级的立场
陆钓雪杜诗镜铨

1 李凯尔特 机器 历史哲学 然而历史的本质恰恰在于那些结构的变化(19c,如里格儿、狄尔泰、德沃夏克等) 我们把李凯尔特意义上的历史学家的态度(从批判的角度来看,是资产阶级发展中最清醒的一种)称作是陷入了纯直接性的态度。 资产阶级经济学关于资本主义经济过程的错误观点,十分显然要归因于缺少中介,归因于在方法论上没有使用中介范畴,归因于直接接受了推导出来的对象性形式,归因于陷入了——纯直接的——表象阶段。 但这同时也就是历史的自我扬弃。 钓雪:卢卡奇的理性冷静地可怕! 这种缺陷自有其方法论的原因,即认识的主体和客体之间的直观的和直接的关系创造了费希特所说的那个“黑暗空虚”的非理性空隙,它的黑暗和空虚也粗现在我们对过去的认识中,然而在那里被空间和时间的距离、被历史的间隔遮盖住了,而现在却必须让它暴露无遗。 恩斯特·布洛赫——距离说——钓雪:似乎和中国的物我合一不同 我又要提到普列汉诺夫指出的旧唯物主义的两难困境。任何一种资产阶级历史观的逻辑立场都力图把“群众”机器化和英雄非理性化。这一点马克思已向布鲁诺·鲍威尔指出过了。举例来说,我们可以在卡莱尔或尼采那儿发现这样一种两重性历史观。即使象李凯尔特那样谨慎的思想家(尽管是有保留的)也倾向把“环境”和“群众运动”看作是由自然规律所决定的,和只把个人看作为历史的个体)。 艺术作品的内在完善能够掩盖横在这里的深渊:它的完善的直接性不许可进一步从直观立场来看是不再可能的中介。但是现在作为历史问题,作为实际上不可回避的问题,迫切需要这种中介。

5
《历史与阶级意识》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