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阶级意识 8.8分
读书笔记 阶级意识
陆钓雪杜诗镜铨

1 恩格斯:因而它们的动机对全部结果来说同样地只有从属的意义。在这些动机的背后隐藏着的又是什么样的动力? 马克思针对这种独断主义(Dogmatismus)提出了一种批判主义(Kritizismus),一种关于理论的理论,一种关于意识的意识。这一批判主义——在许多方面——就意味着是一种历史的批判。 钓雪:元起来吧。 “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完全一样地把现状永恒化,把现状说成是人类发展不可逾越的界限。在这一点上(当然也只是在这一点上),黑格尔和叔本华是一致的。 或者,纯粹“个别性”上;历史科学就象兰克那样必然要坚持每个历史时期都“同样接近上帝”的说法,也就是说都达到了同样完善的程度,因此,历史的发展——出于相反的原因——就都不复存在了。 遗憾的是,我在这儿不可能更进一步地讨论马克思主义中关于这些思想的各种论述,如十分重要的“经济人”范畴;我更不可能在这儿指出历史唯物主义好资产阶级经济学类似的企图(如马克斯·韦伯的理想典型)之间的关系。 柏拉图和托马斯·摩尔那样的伟大的空想主义者,马克思关于亚里士多德的论述。 因此阶级意识——抽象地、形式地来看——同时也就是一种受阶级制约的对人们自己的社会的、历史的经济地位的无意识(Unbewuβtheit)。 “他虽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却把它说了出来。”马克思就是这样谈到富兰克林的,见《资本论》第1卷,《全集》第23卷第65页。 情况正相反。首先,一个阶级的利益能得到实现的条件常常只有依靠最残忍的暴力(例如资本原始积累)。第二,正是在暴力问题上,正是在阶级与阶级之间赤裸裸的生死斗争的情况下,阶级意识的问题才表现为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 例如,匈牙利著名马克思主义者埃尔文·萨博反对恩格斯关于伟大农民战争(1525年)在本质上是以一场反动运动的观点。 “虚假”意识

5
《历史与阶级意识》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