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的诗学 8.9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六呂

P40”我与非我(non-moi)" “家宅与非家宅(non-maison) 通过外部世界中存在的消减,体会到内心空间中所有价值的加强 波德莱尔说, 梦想者需要一个严酷的冬天。“他每年都要向天空要求达到他所能承受之极限的降雪、冰雹和冰冻。应该给他一个加拿大的冬天、俄罗斯的冬天,他的巢才会变得更热、更暖和、更可爱。”(HENRI BOSCO用短短一句话说出了这种梦想的类型:“当庇护所很安全的时候,风暴是好事。“) P45 马力克鲁瓦(MALICROIX)的家宅:”没有什么比寂静更能表现无限空间的感受。……声响的缺席让空间变得更纯粹,广阔、深邃、无垠的感觉在寂静中把我们紧紧抓住。这种感觉穿透了我,有几分钟,我被黑暗的巨大静谧所迷惑“ ”静谧有一个躯体。它在黑夜之中,它由黑夜构成。这是一个真实的躯体,不动的躯体。“ 空间的收缩。在收缩的空间中心,家宅像是一颗焦虑的心一样跳动的生命。 家宅在抵抗这个野蛮兽群中成为了具有纯粹人性的真正存在,这个存在自卫但从不负责攻击。拉杜勒斯(la redousse即马力克鲁瓦的家宅)是人的价值,人的伟大。 P49 想象力的现象学要求我们直接体验形象,把形象作为生活中遭遇的时间。当形象是新的,世界就是新的。 P53 乔治·斯皮里扎基(Georges Spryridaki)说:”我的家宅是半透明的,但不是玻璃做的。它有可能是蒸汽性质的。它的墙壁根据我的需要收缩或伸展。有时候,我把它们紧紧裹在我周围,成了隔离的盔甲……有时候,我让家宅的墙壁在它们自己的空间中绽放,它们的空间有无尽的延展性。“ 盔甲做的外套,又能无尽延展。换句话说我们在其中交替地生活在安全和冒险之中。它是单人间,又是世界。它超越了几何学。 P64气息中的家宅、呼吸和话语中的家宅。……家宅不是一种回声的几何学吗? P68 ”蛹“这个词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特色。两个梦在此交会,它们诉说着存在的休息和腾飞,夜晚的养精蓄锐和白天的展翅高飞。在主宰者城市和海洋、人和宇宙的有翅城堡的内部,诗人保存着茅屋这个蛹,他可以独自蜷缩在里面,获得最安宁的休息。 P77 罗尔沙赫主义者会说,家宅具有运动觉。这不只是一座家宅——建筑,”这是一座家宅——安居“。门把手标志着运动觉,它代表了开启的功能,在”死板的“儿童画里常常遗漏了这一点。 P84 形象和隐喻:柜子及其隔层,书桌及其抽屉,箱子及其双层地板都是隐秘的心理生命的真正器官。没有这些“对象”以及其它一些被同样赋予价值的对象,我们的内心生活就会缺少内心空间的原型。他们是混合的对象,是客体—主体。和我们一样,因为我们,为了我们,它们也具有了内心空间。 柜子的内部空间是一个内心空间,一个不随便向来访者敞开的空间。 P93 关于内心空间维度的无限性:里夏尔:“我们永远到不了小箱子的底部。“ P95 关闭的小箱子总比打开的小箱子里面的东西多。检验使形象死亡。想象永远比体验更广阔。 P95 卜思凯(Joe Bousquet):”我是我自己的藏身处。“ P117 在想象的领域里,大象这样庞大的动物从蜗牛的壳里出来,这是很正常的。异常的倒是我们在想象中要大象重新回到蜗牛的壳里。在想象中,进去和出来从来不是对称的形象。 P117 从贝壳里出来的生物,它的一切都是辩证的。并且因为它没有完全出来,所以出来的部分和仍然封闭在内的部分相互矛盾。生物的后半部分仍然被困在坚固的几何学形状内。 P127 ”像“一词在于模仿,而”如同“一词意味着我们变成了梦想着梦想的那个主体本身。 P138 伯纳德·帕里西“要塞城市”:“维特鲁威在大炮的时候不能再给他任何帮助。”寻找”某种灵巧动物建造的某种灵巧的家宅” “荔枝螺的要塞”:在要塞城市的正中央有一座方形的广场,那将是统治者的所在地。一条唯一的道路从这个广场出发,环绕广场四圈,里面两圈是方形的,外面两圈是八角形的。在这条绕了四圈的道路上,所有的门和窗都朝着要塞的中心,这使得所有家宅的背面组成了一面连续的围墙。随后一圈家宅的围墙紧靠着城墙,就这样构成一只无比庞大的蜗牛。 P142 帕里西在他的梦想中是一位地下生活的英雄。他在想象中享受着狗的惊恐,在条狗在山洞的入口吠叫;他享受着在弯曲的迷宫中继续前行的游客的迟疑。洞穴——贝壳在这里成为独居者的“要塞城市”,他是一位伟大的孤独者,懂得用简单的形象来自我防卫和自我保护。不需要栅栏,不需要铁门,别人会害怕进来…… 关于黑暗的进口,有多少现象学研究是我吗应该做的! P143 把自己覆盖和隐藏。阴影也是一个住所。 P145 想象力用一个诗意的细节把我们带到一个崭新的世界面前。从这时起,细节优于全景。一个简单的形象如果是新颖的,就会打开一个世界。想象之物更新了现象学的问题。 P145 此外,我们确信在人的心灵中没有任何微不足道的东西。 P147 灵魂的每一次退隐都有着避难的形象。角落—肮脏的避难所,确立了“稳定性”,角落是半个盒子、半面墙、半扇门。当我们躲避在角落时,我们的身体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影子就是围墙,家具就是屏障,帷幔就是屋顶。我们应该用构建存在空间的方式来确定稳定性的空间。“我就是我所在的空间”(《草稿状态》) P149 存在和写作很难互相接近。 cogito,ergo sum 我思故我在 P155 谁没有在天花板上的几根线条里看见过新大陆的地图?诗人懂得所有这一切。然而,诗人为了用他自己的方式言说这些由巧合所创造的接近图画的宇宙,他会居住其中。他找到一个角落,暂居在有裂纹的天花板所构成的世界里。 阿尔贝·比罗(ALBERT BOROT)《写给另一个我的诗》:“……我沿着线脚笔直向前,线脚沿着天花板笔直向前。……然而,有一些壁角让人无法从中走出“。 在这些壁角,在这些角落,梦想者似乎体会到介于存在和非存在中间的休息。 P158 当我们说壁角是冷的,曲线是热的时,我们还能做什么?曲线欢迎我们,太尖锐的墙角驱赶我们?壁角是阳性的,曲线是阴性的?心爱的曲线具有鸟巢的力量,它是对占有的召唤。 P158 如同友谊,语词有时候会根据梦想者的意愿在音节的循环中自我膨胀。我常常想象,语词是微小的家宅,它们有地窖和阁楼。常用的意义居住在底楼,时刻准备着”对外贸易“,和他人等价交换,这个过路人永远不是梦想者。登上词语这个家宅的楼梯就是一级一级走向抽象。下降到地窖就是梦想,在不确定的词源里迷路,在词语中寻找无法找到的宝藏。在词语本身中上升和下降,这就是诗人的生活。上升得太高,下降得太低,这对是诗人来说都是可能的,他把大地和天空连接起来。或许只有哲学家会被他的对手宣判为何一直居住在底楼? P166 这位植物学家天真地运用一些表示常见事物大小的词语来描述花朵的内心空间。(1851《新神学百科全书》中的《基督教植物学词典》中一个关于水苏的条目)……在花朵中,植物学家找到了夫妻生活的缩影,他感到了绒毛所保存的温暖热量,他看见摇着种子的吊床。他从形式的和谐中得出了居所的幸福。 封闭区域的温暖热量是内心空间的首要标志?这种暖和的内心空间是所有形象的根源。并且我们看到,形象不再与任何实在对应。……应该想到的是,如果叙述涉及的是一个有着常规尺寸的对象,叙述者或许会更为谨慎。然而,他进入了一个缩影,于是形象立刻开始增多,变大,逸出。大出自于小,不是根据矛盾性辩证法的逻辑规律,而是依靠所有尺寸上的约束的解放,这一解放正是想象活动的特征。 于是,缩影尽管是一扇窄小的门,却打开了一个世界。一件事物的细节可以预示着一个新世界,这个世界像所有世界一样,包含各种巨大之物的属性。缩影是巨大之物的住所之一。 P170 透过玻璃球面,透过这个猫眼,外面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世界的性质会改变吗?或者说难道是真正的性质战胜了表象!事实是把核放到风景中足以赋予风景一种柔软的性质……墙壁、岩石、树干、金属建筑物,都在活动的核的抛面中失去了全部的刚硬性。”在诗人的引领下,梦想者通过移动他的脸庞来更新他的世界。在玻璃囊肿的缩影中,梦想者让一个世界出现。梦想者强迫世界作“最不合常理的爬行”。梦想者让非现实的波动流淌在原本现实的世界之上。 P171 只要我喜爱梦想,诗人的文字就是我的。 P174 哲学家所说的世界往往不过是一个非我。它的庞大是否定性的堆积。哲学家太快到达肯定性,他给自己一个世界,唯一的世界。 缩影的世界才是我所认为的被主宰的世界。 缩影是一项形而上学的创新运动;它能够让人以很小的风险创造世界。缩影在休息时从不睡着。缩影中的想象力是晶体二丰富的。 P182 诗歌在它的各种自相矛盾中可以是反因果性的,这也是这个世界中的一种存在方式,参与到激情的辩证法中去的形式。 P185 在想象力看来,世界围绕着价值旋转。 晚上家庭餐桌上的灯也是一个世界的中心。 P190在诗歌想象力的作品中,价值具有这样一种新颖的特性,它使一切属于过去的东西相形之下都变得缺乏活力。一切记忆都是用来重新想象的。我们的记忆中有一些微缩胶片,它们只有接受了想象力的强烈光纤才能被阅读。 P191 诗人把我们带到了一个临界状态,接近一个我们害怕超出的边界,介于疯癫与理性,生者与死者。最轻的声响酝酿着一场灾难。四面吹来的风酝酿着万物的混乱一片。喃喃细语和大声喧哗互相伴随。我们学会了预感的存在论。我们被放入前听觉中,我们被要求刘忻最微弱的迹象。在这宇宙的边界处,一切都是成为现象前的迹象。迹象越是微弱,它就越有意义,因为它预示着起源。 P194 有些诗归于寂静,就好像人沉入回忆。 “我从远处听见大地上的泉在祈祷。”(裴利客来·帕托基PERICLE PATOCCHI《二十首诗》) "听——什么也没有——只有巨大的寂静——听。”(米沃什MILOSZ) “寂静的气味是那么陈腐……”(米沃什MILOSZ) 我们再也不知道寂静在何处:在宽广的世界里,还是在漫长的过去中?寂静来自比风都吹不到的地方、雨都打不到的地方的更远处。 P197 每一个孤独的梦想者都知道,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他用另一种方式在听。当需要思索,需要聆听内心的声音,需要写出简明扼要的句子来表达思想的“深处”时,谁不曾把拇指和前两个手指压在眼皮上,紧紧地压着?于是,耳朵知道眼睛是闭着的,它知道正在思考和写作的存在的责任在它身上。当这个人重新张开眼皮时,他才松弛下来。 P197 罗伊斯·马松(LOYS MASSON):看和听,超看(ultra-voir)和超听(ultra-entendre),听见自己看。 P200 广阔性就在我们心中。它关系到一种存在的膨胀,它受到生活的抑制,谨慎态度的阻碍,但它在孤独中恢复。 P211 “从最初的几消解开始,等待圣瓶的虔诚的孤独灵魂就投入无限的空间中。他看见一个古怪的显现渐渐形成,具有了身体、人形。这一显现越来越清晰,接着天使的神奇队伍从他们面前经过,队伍中间携带者圣杯。神圣的队列走近了,上帝选民的心一点点激动起来;他扩大,他膨胀;难以形容的憧憬在他心中苏醒;他顺从逐渐增大的真福,并发现自已一直靠近光芒四射的显现,当圣哥拉尔最终亲自显现在神圣队列中央时,他沉浸在出神的崇拜中,仿佛整个世界突然消失。 波德莱尔充分让我们感受到了梦想的逐渐膨胀,直至最高点,从那里生出了广阔性,它产生于内心。产生出一种出神的情感,它以某种方式融化并吸收感官世界。 P213当梦想者真正体验到广阔这个词的时候,他就会看见自己摆脱了他的烦恼、思想和梦想。他不再禁锢于自己的体重。他不再是自己的存在的囚徒。 P216 广阔性是一个诗歌想象力的”范畴“,而不仅仅是一个在对宏伟景象的静观中形成的普遍观念。 泰纳《比利牛斯山的旅行》:”我第一次见到大海的时候,我感到了最不愉快的幻灭。……画家的画作给我展示的大海比这大得多。我用了三天时间才重新找回广阔性的感觉。“ P221 里尔克:“这种无边无际的孤独。它把每一天变成一声,这种和宇宙的相通,用一个词来说就是空间,不可见但人却能居住其中的空间,用无数的在场把人包围起来的空间。” P225 飞利浦·迪奥来(FHILIPPE DIOLE)《世间最美的荒漠》:“潜到水下或漂泊在荒漠中,这是在转换空间。”通过转换空间,通过离开习以为常的感性空间,我们开始和心理学上全新的空间发生交流。“我们在荒漠里和在海底一样保持着致密而不可分割的微小灵魂。”这一具体空间的转换不再是一次简单的精神活动,像几何学相对论的意识那样的精神活动。我们转换的不是空间,而是性质。 P242 牢笼是外在的。朱儿·佩维埃尔:“正是由于过多的跑马和自由,还有那不论我们怎样绝望地奔跑都一成不变的地平线,大草原对我来说就像一个牢笼,比其他牢笼更加巨大的牢笼。” P254 圆的现象学 雅斯贝斯(Jaspers)《论真理》(von der wahrheit):“Jedes Dasein scheint in sich rund.”(每一个此在看起来本身都是圆的) 梵高:“生活几乎是圆的。” P259 当我们处在想象的年龄时,我们说不出我们如何想象,为何想象。当我们能说出我们如何想象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再想象。因此必须使自己去成熟化。

0
《空间的诗学》的全部笔记 5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