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 8.4分
读书笔记 海德格尔和雅斯贝尔斯的存在主义
苏格拉胖

1.海德格尔哲学的中心问题是存在问题,从它集聚于人的生活和存在的有短暂性和历史的特性方面予以考察。他分析个体的人同他自己、他的环境和其他人的关系。个体的存在是有限而短暂的,人意识到他的有限性和短暂性赋予他的存在以特殊的性质。人的全部存在交织着因意识到死亡的不可避免性而引起的悲剧性的焦虑和苦恼。个体想象到他自己的死亡时,则面临绝对的虚无—这种虚无不单纯是缺乏存在,而是原始的实在。海德格尔把死亡同虚无相联系,是基于死亡一种超越个体单纯非存在的地位。这就是他这一论断的含义,即人的存在是“为死亡的存在”。海德格尔——仍然遵循基尔凯郭尔的精神——强调在一切人的决定和行动中的冒险的因素;每一种决定,包括选取一种哲学立场,不仅危及做出这种决定的个体,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危机他人;海德格尔根据这种情况规定哲学为存在危机存在。不要轻率地活不负责地接受或拒斥一种哲学立场,因为那不仅会危及哲学家本人,而且还会危及他人;一个个体既然置身于此世界中,一切存在就牵连到他的哲学立场和观点或受到影响。 2.个体不是封闭于他本人以内;他通过果断的决定而取得自我超越——不过这不是达到上帝的通路。海德格尔祛除了超越观念在基尔凯郭尔那里的宗教和神学的内涵。个体与世界关系,主要不是由遵循笛卡尔——洛克传统的传统哲学家所设想,甚至保持在康德和后起康德派唯心主义中的认识性质;个体同他的世界的关系不是主体—客体的关系,而是一种直接、主动的参与的关系。笛卡尔自我中心的范畴和认识论上的超越问题,对海德格尔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超越的第二种形态是个体同其他个体的关系,这也是直接交往的关系,而非单纯的传导。最后,个体在他担心和忧虑未来,特别是全神贯注于死亡中,取得他当前短暂存在的时间上的超越;他不仅在认识上预期未来,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先于他自己而生活[ 即超越当前生活而前瞻未来 ]。像他的著作标题(存在与时间)所提示的,海德格尔系统地、详尽地论述了存在本质的短暂性学说,在它的精致隽永方面往往使人联想到帕格森。

0
《西方哲学史》的全部笔记 1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