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词选 9.1分
读书笔记 第一次试讲《雨霖铃》
霸王色的猫

最近一年时间对唐诗宋词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毫不夸张的讲唐诗宋词就是中华文学史上两座不可超越的高峰。今天想试着讲一首柳永的《雨霖铃》,首先是想把自己读诗词的方法、感受讲出来,再就是希望更多的人来讨论、指导。 先抄录一遍原文。 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写的词我个人来说已经不是太喜欢了,毕竟在苏轼没有将词拔高到诗的地位之前,词这种文学形式毕竟只是一个文人墨客的消遣,主要为青楼艳曲服务,所以这时候的词内涵都意思不是太大,志向不会那么高远。但就单单写爱情这个内容,柳永的词可以说,无出其右者。而柳永最好的一首就是这首《雨霖铃》。 我也只最近一年时间开始认真读诗词,从学生时代学诗词到现在感觉能读懂一些诗词,最关键处在于不要放过看似不重要的话,或者说你读不懂而又跟主旨无关的话。往往来说,这些句子一读懂,就会想说一句,哦,原来写的这么生动,原来是想说个这。这里不管唐诗宋词,可以大胆的说一句,基本上每一句都是实写,换句话说什么意思,就是说唐诗宋词写景写情写事绝对没有现在文学中那么多升华的修饰,所谓升华的修饰,就是说用了略显华丽夸张的字句、形容来描写,举个简单的例子,例句:冬天来了,外面的世界银装素裹。银装素裹这个词,明显是拟人了,再加上“银”“素”做形容词当定语,是一种升华,是把静景拟人化了,这是一种高级的修辞手法。而比之唐诗宋词,恰恰是把实景写成了让你感觉是用了华丽修辞的句子,但仔细一想,此情此景就是这简单两句描写的样子,一点没有浮夸,哪一种境界更高,我想无疑是后者。所以读诗词,一定不要放过每一句,每一句都是相当凝练的,没有可以放过的废话,一定要读懂。 第一句“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这是环境描写,照我学生时代这两句不重要,可以不理解,我只需要读最后“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结了,这词不就是想讲最后两句么,词不是这么读,我现在看来最后两句那是最没有什么可读的,就是谁都能读出什么意思,那有什么好读的呢?再看第一句,“寒蝉”,入秋后的蝉,两个字就讲了时间,就是个暮夏初秋,而都知道古人写东西,很多东西都有意象,两个字就说明这词基调是个悲情的基调,你想啊,秋天基本不会有啥好事。寒蝉凄切,凄切两字就更加直白,但我还是说它是个实写。为什么,将入秋了,蝉叫的声音就是凄切,你怎么能说这不是实写,而又明明白白的暗合了柳永想表达的意思,就这四个字就有功力。“对长亭晚”,长亭又是事物,但明明白白的是有意向,大家都知道一首歌叫《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古人送别,五里一短亭,十里一长亭。“长亭”这个词一出,那就是要说送别了,再加上一个“晚”字,告诉了时间就是晚上,实写吧,全都是实写,但已经把离别的意思渲染的很浓了。“骤雨初歇”,这句一波三折,一,骤雨,急雨加大雨才叫骤雨,这种下雨天没人喜欢,作用渲染气氛,加重离别情绪;二,下雨好事,为什么,下雨留人,下雨天是留客天,再一想这骤雨反而成了有情之物;三,骤雨初歇,为时已晚,则不得不离去,这句有这一波三折,如果能体味出来,看完这头一句就只能叹一句好词,不得不服。第一句,全是实写,没有提一个“别”字,但处处渲染出这个字,江淹《别赋》,“黯然销魂,惟别而已”。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还是说一句,全都是实写。“都门”,汴京之门;“帐饮”,別筵;“无绪”,没情绪,没有了欢乐聚会盛宴的情绪。正在“留恋处”,却刚才说过了,骤雨初歇,对长亭晚,已经时间很晚了,所以“兰舟催发”,行船的人已经在催促赶紧分别吧,时间不早了。这种时刻,只能握着你的手,情不自禁的留下眼泪,口中有些呜咽,竟说不出一句话,“竟无语凝噎!“是没什么可说么?是有千言万语,但现在就剩下这点时间,到底那一句是最重要的呢,到底哪一句该是最想说的呢?不知道!挑不出选不出,所以只能无语,一切尽在不言中,一些都在眼泪中,留给了我们读者很大的象形空间,到底想让他说”我爱你“还是”我带你一起走“,这都随读者自己想象,但是如果真的写出来,远远没有这句”竟无语凝噎“来的到位。好词就是你让你读了情难自禁,感觉是作者全情贯注一气呵成,最后发现每一句好像都是有缜密构思,有高超的写作技巧,作者故意为之的时候,发现被骗了的时候,才知道柳三变的水平,境界所在。说实话,就这词放现在,初中生抄两句就有初恋了,小姑娘哪能抵挡得住这词,这感情,这境界。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上阕的最后一句,主流翻译觉得是作者对未来的未知的忧愁,属于抒情,但我个人觉得,这个景色,依旧是一句实写。”念去去“,”念“引领下文,是想表达山高水长知何处?”去去“叠用,是说前程一程又一程。”千里烟波“,作者此刻是站在”杨柳岸“边的,所以我认为”千里烟波“也是一句实写,在岸边向前看,只有蒙蒙一片千里烟波,前路无崖。”暮霭沉沉楚天阔“,更加可以说清楚,前面说过”骤雨初歇“,所以现在”暮霭沉沉“,”楚天阔“,前途渺茫,什么都看不出来就跟看天一样。上阕这三句,分别前、别时、别后来写,第一层实笔实写,交代环境;第二层实笔虚写,描写别时实在情态,表达虚处的感情,最后用”无语“做结;第三层,虚笔实写,虽然是对前路不确定的想象、担忧,但辅以实景,以实在的情景写出了抽象的情感。所以我说柳永是句句写实,句句都不老实。水平太高,不认真读根本读不出来。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下阕第一句就点名,明白告诉读者,此时此刻就是在伤离别,一语道出,而加上上阕浓郁铺垫,读起来可以说是一以贯之。再添一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更何况是这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的冷秋,伤感到无以复加。反过来再说写实的问题,这句等于是印证了”寒蝉“二字,坦白说了现在就是清秋时节,其实我们读头两个字就知道了,词的前后都是有对应的。而这句又是一句非常强烈的感叹句,以哀写乐,以乐写哀,倍增其哀乐,现在以实在描写的环境来写抽象强烈的感叹,倍增其情感震撼。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首词,其实我就想讲这两句,这两句深刻体现了读诗词不要放过任何一句看似不重要的。”今宵酒醒何处?“这可以看成是作者的自问,今晚酒醒后我将在哪里?这是个什么状态,是一个好的状态吗?在离别的酒宴上,借酒消愁,知道自己醉了,于是在想象今晚这场愁酒醒后我将身在何处?这句话一定要把这个情景给想象出来,这句问句写的还不够实吗?就是这么一个情景,柳永就这么一个问句就写的淋漓尽致。”杨柳岸,晓风残月“,这句是我觉得整首词最好的一句,这句又是一句实写,但能读出很多。杨柳岸,就说今晚离别的地方在杨柳岸边,首先古时候”杨柳“这个东西,它的意象就是送人离别,风一吹,杨柳枝随风摆动好像挥手告别,这本来就是一个离别的意境,但柳永就不需要专门写离别,就还是写地点而已,就能写出这层意思这太厉害了。”晓风残月“,这四个字,得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风,说明岸边吹着风,凄凉,又是离别的情绪,晓风,什么意思,早晨的风,清晨的风。那有个”残月“,什么意思,日月同辉?不是。这句就特别确切的表达了一个时间点,就是早晨天已经要亮了,但西边天上还能看出一弯残月,说确切点,也就是五点多吧,这四个字就能把这个时间告诉的这么确切,你能说作者不是实写,实写的东西都是我们最应该读懂也是最好读的东西,就是看读的仔细不仔细。大多数年轻人都有这么个体会,不管是刷夜上网,还是刷夜唱歌,上网一晚上,唱歌一晚上,结束了,五点多出来,情绪已经耗尽,现在全是疲乏,街上也没什么人,被冷风一吹,简直自己都觉得无聊、冷落,恨不得发誓下次绝对不这样玩了。现在作者也是,作者绝对不是睡了一夜,起的太早,这个时间醒来了,就是昨晚的离别酒喝到现在,一切热烈的情绪都释放的差不多了,也已经离别了,一个人在杨柳岸边,晓风残月,只有凄清冷落四个字了。有词评人就说下阕开头这两句,点染之间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达到了一字千金的程度。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从”今宵酒醒何处“的今夜,写到“此去经年”,这里又是对比,“千里烟波”对“千种风情”。“竟无语凝噎”对“更与何人说”。这些都是作者有意为之,是水平太高,这么强烈的感情表达,依旧能处处留意,且在写作技巧是着力,非婉约词执牛耳者柳三变不能!最后这一句大家都能读懂,却反倒是最没有什么可讲的,因为我和大家读的东西也一样,就是强烈的抒情。柳永这词,正如王国维所说,“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其知者深也。”虽然我现在不是太喜欢婉约词,但柳永这词到这种水平、地步、境界,不得不服。 第一次试讲宋词,很多观点也是读书得来,并非全部自己感受,都是一个交流的过程。希望抛砖引玉,吸引更多的人来共同讨论诗词,学习诗词。

0
《柳永词选》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