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9.4分
读书笔记 秦本纪第五
有有生

蹇叔、百里奚真是两个神人,为秦穆公献计,计无不中。他们所献计策,第一,对形势判断精准,第二,合乎情理,在道德和政治上站得住脚,第三,有远见,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趋势,第四,善于把主动权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史记:五羖(gǔ,谷)大夫百里傒谦让说:“我比不上我的朋友蹇(jiǎn,简)叔,蹇叔有才能,可是世人没有人知道。我曾外出游学求官,被困在齐国,向铚(zhì,至)地的人讨饭吃,蹇叔收留了我。我因而想事奉齐国国君无知,蹇叔阻止了我,我得以躲过了齐国发生政变的那场灾难,于是到了周朝。周王子穨喜爱牛,我凭着养牛的本领求取禄位,穨想任用我时,蹇叔劝阻我,我离开了穨,才没有跟穨一起被杀;事奉虞君时,蹇叔也劝阻过我。我虽知道虞君不能重用我,但实在是心里喜欢利禄和爵位,就暂时留下了。我两次听了蹇叔的话,都得以逃脱险境;一次没听,就遇上了这次因虞君亡国而遭擒的灾难:因此我知道蹇叔有才能。”于是穆公派人带着厚重的礼物去迎请蹇叔,让他当了上大夫。 蹇叔能审时度势,有知人之明,虞人百里奚出游求官,旅途穷困,乞食到铚。蹇叔见百里奚相貌奇伟,叩问姓名,与谈时事,百里奚应对如流,遂与百里奚结为兄弟。时齐国公子无知杀了襄公,自立为君,悬榜招贤。百里奚想去应召,蹇叔说:“襄公之子出亡在外,无知名位不正,终必无成。”百里奚遂打消了应召的念头。 不久,百里奚听说周厘王的弟弟王子颓好斗牛,给他养牛的人都能得到丰厚的粮饷,遂决计到国都洛邑投奔王子颓。临行,蹇叔告诫道:“投奔于人,十分要紧。投错了主人,离开他是不忠;跟他共患难是不智。此去应谨慎行事,我料理好家事就去看你。”后蹇叔至洛邑,二人一起去见王子颓,回到住处,蹇叔说:“王子颓志大而才疏,信任和使用的人多是态度卑贱、向人讨好之辈,此人不可依靠,不如离开这儿。”百里奚因离家数年,想回虞国。蹇叔有旧友宫之奇在虞做官,遂与百里奚同行至虞,向宫之奇极赞百里奚之贤。宫之奇向虞公举荐百里奚,虞公想任用他。蹇叔说:“我看虞公贪小便宜,也不是有为之主。”百里奚因长久贫困,急于谋生,未听蹇叔之言,做了中大夫。 周惠王二十二年(公元前655 年),晋献公欲向虞国借道攻打虢国,派大夫荀息给虞公送去厚礼。虞公贪贿,答应让晋军借道。结果,晋国灭掉虢国,回师又灭掉虞国,虞公和百里奚都做了俘虏。[1] 出任相国 以后,百里奚作为晋国陪嫁的奴仆在去秦国的途中逃到楚国。秦穆公知百里奚有贤才, 假说百里奚是秦国的逃奴,用五张羊皮把百里奚赎回,拜为上卿。百里奚推辞说:“义兄蹇叔见识高远,胜我十倍,乃当世之贤才。请任蹇叔,臣甘当辅佐。”穆公派公子絷迎接蹇叔至秦。秦穆公问立国之道,蹇叔说:“德义是根本,刑威只能补不足。国家有德无威,国势不张;有威无德,民心不服。必须德威互用,才是立国之道。”“敢问称霸之道如何?”蹇叔说:“称霸诸侯,信义为先。必须力戒贪小、忿争、急躁之心。还得明辨形势,分别缓急。”穆公又问:“秦国可以争霸中原吗?”蹇叔说:“齐桓公年将七十,霸业已衰。秦国地处西方,应先平定戎狄,解除后顾之忧,然后养兵蓄锐,等待中原变化,即不难代替齐国成为霸主。”穆公对蹇叔的雄才大略称赞不已,遂拜蹇叔、百里奚左右相国,同掌朝政。秦国渐渐强盛起来,击败戎狄,成为西方霸主。 劝导穆公 “三戒” 秦穆公问大臣蹇叔,怎么样才能“霸天下”,蹇叔指出,要“霸天下”,就要做到“三戒”,是哪“三戒”呢?“毋贪,毋忿,毋急”。 蹇叔说:“贪则多失,忿则多难,急则多蹶。夫审大小而图之,乌用贪?衡彼己而施之,乌用忿?酌缓急而布之,乌用急?君能戒此三者,于霸也近矣。” 意思是说:贪婪就容易丧失更多,气忿就容易招致灾难,性急就容易遭受挫折。如果能够做到根据目标的大小量力而行,怎么还要贪呢?如果能够衡量敌我的实力来采取行动,气忿又能怎样呢?如果能够根据情况的缓急来处理,又何必着急呢?能够做到这“三戒”,离称霸天下就就近了。

0
《史记》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