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市场革命 7.6分
读书笔记 城管和小贩的冲突引发的思考:监管型国家及其受害者
在路上

在当地的一次艺术节上,七岁的朱丽开了一个卖柠檬水的摊子,为艺术节的赞助商们服务。一般人看来,朱丽•墨菲应该不会是那种会对公众健康和安全造成危害的人,可是,该县的健康检查员却把她的摊子给关掉了。这似乎是由于她没有花120美元办理一个临时的食品安全许可证——销售零食和饮品需要它。 监管和法律并不是同义词。恰当的法律通过惩罚施暴者,保护个人免遭暴力和欺诈。例如,当伯尼•麦道夫(Bernie Madoff)因欺诈客户而被政府送进监狱,或者当一家公司因为损害了邻居的财产而受到法院判罚时,这叫做法治。但是监管本身就是一种暴力,目的在于控制或阻止市场参与者自发的决定。 在上面朱丽的例子中发生的就是监管,而不是法治——为了销售一种水和酷爱(Kool-Aid)的混合饮料,朱丽必须得到政府的许可,如果她没得到,那些想从她手里买柠檬水的人——即便他们知道政府不准许——也被强行阻止。 我们得知,如果没有监管,这个世界差不多会被商人毁掉: •如果没有健康和安全监管,商人们会为我们送上有毒的食品,卖给我们危险的产品。 •如果没有金融监管,商人们会疯狂冒险,要么损失(要么偷窃)数吨的钱财,把经济搞垮。 •如果没有劳动监管,商人付给工人的报酬会比“最低生活工资”还少,会让他们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加班加点。 所有这样或那样的担心,都可以归结为:不受限制的利润动机创造了一个自相残杀的世界,而唯一可以保护我们避免这种谋利动机的办法,是实施强制监管,无视人们的自愿选择。或者,既然商人的行动由自利驱动,那么就该给他们带上镣铐。这就是的“源自贪婪的争论”。 我们已经讨论过,为什么这种关于自私(selfishness)及资本主义经济的观点是错误的。在这一章,我们将把这些认识运用到两个领域。在这两个领域,我们经常被告知监管是必须的,这就是保护消费者和工人。我们会看到,这些监管并没有保护到消费者或工人,却确实压制了生产者,限制了每个人的自由。 消费者保护 “消费者监管”,其范围很广,包括了从价格控制到反垄断立法的所有事情。为了达到目标,我们聚焦在以下这些方面就足够了,例如,旨在提高产品(或服务)的安全和质量水平的监管,又如,保证消费者在知情的情况下做出购买决定的监管。当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告诉医生,他们能开什么药的时候,这是消费者监管。当联邦贸易委员会告诉玩具制造商,他们的包装标签上应该注明什么信息的时候,这是消费者监管。当发型师被告知,他们必须获得证书才能理发的时候,这也是消费者监管。 让我们先解决一个明显的问题:没有人想有毒的食品,不胜任的医生,或随时会爆炸的汽车。那么为什么自由市场不能够让你买到你所需要的,安全且有质量保证的产品呢? 让我们想象一个没有政府食品监管的世界。任何人都可以去烤杯型蛋糕,或者去种胡萝卜,而且可以放到任何一家愿意销售它们的商店去卖。那你会怎么做?你会: a. 随意地购买任何听起来诱人的食品,并且期望吃下它们不会要了你的命? b. 从此停止购买食物,成为自给自足的农夫? c. 运用常识,从有声望的商店购买食物? 在一个没有食品监管的世界,“买方负责”原则将支配杂货店。这远不同于给食品供应商们发执照,使他们吝啬于安全,这样做将给他们强有力的激励,使他们为了获得声誉,而去追求完美的质量。 以下是在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出现之前美国所发生的事。让我们把阿普顿•辛克莱尔的社会主义宣传放在一边,历史学家加百利•科尔克注意到食品生产商“很早就知道……毒害他们的客户并不利于他们赚钱,尤其在一个竞争的市场,消费者还可以到别处去。”这并不是某位自由市场的辩护者所下的结论——这是一位反资本体系的历史学家的直白承认。 同样,在更广泛的安全和质量范围内,这些也是真的。因为声誉具有竞争价值,那种认为利润的追逐者,会铁律般吝啬于高质量的观点,并没有什么意义。或许你还记得经典的“星期六夜晚实况”小品,在那里,丹•阿克罗伊德扮演一家玩具公司的头,他的品行看起来有点可疑,被指派到他们公司危险的产品线负责。这个产品线是一个罗马万神殿*,包括“漂亮佩吉刺耳套装”,“特朗将军秘密警察招供工具包”,和“一袋玻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就是一包参差不齐的玻璃钉。(阿克罗伊德在为他的产品辩护时说,“看啊,我们在每一个袋子上都贴了个标签,上面写着,‘小朋友!请小心——里面有碎玻璃!’”)在小品中,阿克罗伊德被描绘成“一个无情的追逐暴利者”,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利润是这样一位商人最后才能获得的东西。 消费者们知道,在自由的市场,并没有政府的监察者来检验各商家,因此,对于那些长期以来可靠的商家,人们愿意花更多的钱去从那里采购。如果您开车经过堪萨斯州的纳西斯威尔,您可能很乐意花50美分买一个麦当劳的汉堡包,而不是去玛丽联合折扣牛肉店用餐,因为你知道,麦当劳通过数十年的时间,证明了它是干净、可口和可信赖的。(这也是中间人的一个作用。我们可能无法跟踪哪家公司在一直生产优质的牛肉馅饼**,但是麦当劳可以做到,从而我们也就知道了麦当劳拥有销售安全食品的能力。)以上情况,加上来自竞争的不断压力,引导企业去保护他们的品牌;大家可能还记得强生&强生公司迅速召回“泰林罗尔”,以挽回他们声誉的那件事吧。 你可能会认为,“这还不够好,我希望那些随意贩卖危险商品的人得到制止。”——他们会被制止的,请记住,自由市场有着严格的法律反对暴力和欺诈。 你可能会想,“这仍然不够好,我希望有公正的第三方,帮助我在他们的冰箱里面和工作台下面查看一下,以确保我是安全的。”很好,这正是一个自由市场会提供的,私人和自发的服务。自由市场导致私人认证机构的大量出现。这样的认证机构到处都有。比方说,对于体育明星签名的爱好者,可以找象“专业体育验证者”这样的公司,以确保他们自己买到的球,确实是1927年纽约洋基队队员签名的,而不是来自肯塔基的拉尔夫。在自由市场,对自发的私人认证服务的需求量很大,这些公司的检查质量,对他们的声誉影响很大。餐馆、医生、飞行员、管道工和技工们期望达到独立检查员的标准,以竞争客户。并且请不要忘记,客户们还可以做很多以鼓励商户保持高标准。市场越自由,大型的服务行业评价刊物,像《安之名录》和《哇塞》这样的,就越是不可或缺。 在无处不在的监管出现之前,一位历史学家曾写道: 店主们站在那里,为客户们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与现代观点,认为客户们不够专业,无法判断产品的安全和质量形成对比的是,在“买方负责”的原则下,商户们尊重客户们,认为客户们有能力辨认出伪劣产品。与“买方负责”原则同时存在的是,法律清楚地表明,人们可以起诉由于产品缺陷而给他们带来的损失。 安全和质量,并不是仁慈行善的政府,不故逐利商人们的抗议,馈赠给我们的好处。质量和安全恰恰是逐利者在期望战胜对手时创造出来的价值。正是逐利者们发现和创造了长效的保鲜剂、对易腐败食品更好的储存方法、更干净的宰杀动物和运送肉类的方法、更安全的建造汽车、飞机和建筑物的方法、更加有效的药物、杀虫剂和医疗程序。监管型国家的一个最大的不公是,我们没有把荣誉归于那些进步的锻造者——追逐利润的人,而是给了那些跟着而来的官僚,他们宣称,哪些才算是“安全”和“质量”。 因为人们看不到正是市场改进了安全、质量和之类的东西,所以他们也无法重视由监管型国家带来的真正伤害。 对于企业的初创者,一个监管型的政府并不鼓励私人的认证机构(他们提供“免费”的类似服务),而从总体上,冲淡了声誉的价值。既然购买者被告知,他们不用小心,那他们也就经常是懈怠的——商人们的声誉被对监管者判断的依赖所代替。所以,只要西装盖上了政府批准的章,一家皮包公司的运作基本上就与有可信历史的公司有着同样的地位。(就像任何一个在住房市场繁荣时,看到了可疑的房屋抵押贷款公司迅速增生的人,可能宣称的一样,一个繁忙的监管型国家,根本无法防止皮包公司。)由于没有污点的声誉不再是一个竞争优势,这意味着取得和维持声誉变得不再那么有吸引力。 监管型国家的问题还远不止这些。 在生活中,人们经常需要在他所追求的其它价值的背景上,评估安全和质量的价值。例如,一个人可以很简单地将他在车祸中死亡的几率降到零——只要不开车就行了。而他不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判断车祸的风险是值得的,驾驶使他生命中众多的价值成为可能,比方说,上班更容易,或者可以探访远处的朋友。但是他仍然会重视安全。快乐和成功所要求的就是思考这些事,多花500块钱放在防抱死刹车和电子稳定系统上,对于我来说值得吗?多花一千美元买汽车气囊,对我来说,值得吗?政府监管消灭了这些思考过程。不是让你自由决定新增的安全特性值多少钱,而是由政府强迫你为这些东西买单。(如果你不能支付这些额外的费用,那好吧,你就只能别开车。)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信息公开上。奥巴马保障计划强迫所有超过20家分店的连锁餐饮机构,列出他们菜单中每一项餐点的热量,这时很多人就想:谁会拒绝为客户提供更多的信息?但信息并不是不要成本的。不论是测量每一块奶酪所包含热量的科学实验,或者是打印新的目录,为客户们提供信息给商户们带来了真实的成本。一个小规模的生意人注意到,在奥巴马的热量指令下,每次他们公司更改一个配料,都必须花费数万美金去更换所有门店的目录、册子、和免下车服务处的招牌。食药局也将自己的初始总成本定在了3.151亿美元,而后期的兼容成本则是4420万美金。9作为对比,在自由市场,公司们会努力竞争,为他们特定的客户找到最佳的信息/成本组合。 基于我们的价值和判断,不断做出以上这些评估,是我们追求自身快乐的一部分。因为政府监管让每个人都背负上统一解决方案的重负,从而阻止了消费者和生产者,寻找到以最佳的方式去追求他们的个人价值。他们把我们当成了单一化的团体,并把监管者提升到精英的地位——认为他们会“知道”我们将优先选择什么。 在《福布斯》2011年的一篇专栏中,小企业主沃伦•麦尔谈起,他试图在他的营地码头旁建一个新的组合式办公室,该营地位于加利福尼亚的文图拉县。 顺着路的某处是我们的新办公室(当时还未合法),大清早,我的一个努力的雇员在里面为渔夫们煮咖啡。我们很快发现,要继续提供咖啡,我们需要安装一个三件套的清洗槽,这将一定程度上地增加当地腐物处理系统的负荷,然后,会触发县里的监管,要求我们修建一座新的,250万美金的厨余处理设备。啊,您可千万别在意那杯咖啡。 在自由市场,那些渔夫们可以自由决定是买还是不买煮咖啡,完全不用考虑一个三件套的清洗槽。而在今天的监管型国家,决定权在一个官僚的手中。你可能会想,单单一个水槽的风险是可以忽略的(甚至不存在)。你也可能会想,生活中很少有什么事比早上一杯热腾腾的煮咖啡更重要,但是在一个监管型的政府,你想什么并不重要。你的判断不相干。 再举另外一个例子,如果食药局仅仅允许“非常安全的”药物上市,那唯一能够通过批准的“药物”可能会是水——其实,太多的水也是致命的。现实中,食药局做的是,它决定你能接受多少风险。例如,人们发现服用高剂量的关节炎药Vioxx一年半后,有百分之1.5的患者发生过一次心肌梗塞或者脑中风(服用安慰剂的对照组有百分之0.75的比例),于是,这种药物被从市场上撤出。11为什么一个关节炎患者应该被禁止做出这样的决定——Vioxx足够治疗他的症状,因此值得那个额外的风险。监管者们唯一能给出的答案是:因为我们说不。 有时,干涉我们按自己的判断行事的“正当理由”是,因为有人不够理性。但是,当政府干预到我们的个人事务,去保护人们所谓的非理性的时候,其结果却往往是理性的人付出代价。2009年,华盛顿通过了“信用卡责任和信息公开”法案,声称法案将通过限制罚金额度和利率调整范围,保护消费者免受信用卡公司侵害。其实消费者一直受到保护,不会受到罚金和利率调整的影响,原则是只要他们按规定支付了他们的信用卡账单。但自从政府禁止信用卡公司对不是那么勤奋的消费者征收比较高的费用后,节俭的信用卡用户们发现,他们的借款利息上升了,其它的费用也上涨了,并且他们的信用额度也降低了,以弥补其他人带来的损失。12管制并没有帮助消费者——它仅仅是牺牲了理性消费者的利益,给了那些不理性(或不负责任)的消费者。 其实监管型国家最严重的代价,可能也是最不易被察觉的。虽然我们很容易看到监管的明显好处,但我们看不到的是,如果没有监管,市场将会如何发展。 在理论上,假如不全是在实践中,监管就是尝试通过政府指示处理实际问题。那么如何办到呢,比方说,我们能安全且高效地把燃气管道通到家中吗?不是让建造商自由地去寻求最好的办法,监管以非常详细的细节指定谁被允许铺设燃气管道,他们能用什么样的材料,而且必须遵从什么样的步骤,哪些批准是必须的,以及如此这些。(如果你有几个月的空闲时间,请试着浏览一下《国际燃气守则》,你就会惊异于这些监管会有多么的详细。) 在上面这个案例中,我们看到的是如何防止我们的房子起火爆炸的指导守则。那么什么是我们没看到的?我们没看到的是,如果建造商们可以自由地使用他们自己的判断,他们可以发现多少种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比方说,可能可以用一种非常便宜的材料,并且,它与守则中指定的那些材料一样安全。或者,可能有一种更可靠的方法测试燃气管道的安全。但是在这个监管型的国家,利润的追逐者并不被容许去发现新的方法,或去尝试新的材料(不管怎么说,没有政府的允许就是不可以)。无论如何,他们必须遵照守则。这完全堵住了财富的创造者们,通往实验、竞争和创新的通道。 试想一下,回到上世纪70年代,如果我们也采取同样的方法去对待计算机。如果政府也出一个计算机守则,指示计算机该如何接线、供电,以及内存该如何设计,结果将会怎样?或者,如果政府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命令手机该如何设计,结果又会怎样?毫无疑问,我们将失去数十年的创新发展——而这些发展在我们今天看来是非常自然的事。美国经济的主体不如高科技那么有创新的原因是,它被戴上了监管型国家的镣铐。 更广范围的,在我们今天的监管型国家看不到的是,所有那些因为监管成本而决定不开企业的企业家们。我们看不到那些,因为不愿意寻求(或者不可能得到)官僚们的许可,而没再进行创新的创新者们。我们看不到那些没被生产出来的药品,那些没被建造的工厂和发电厂。很难预测,如果不是监管的致命影响,生活会好多少。 事实是,生产更安全和更高质量产品的能力不是依赖于监管命令,而是依赖于经济中知识、技术和财富的数量。当经济发展,而且变得越来越富有时,人们就能够买更安全和更高质量的商品——他们买得起新的福特福克斯,装载了最新的安全特性,而不是一台40岁的大众甲壳虫。可能这不是巧合,富裕国家的交通事故死亡率远远低于较穷的国家。13监管不仅拖慢了经济的发展,使我们更穷,实际上也使我们更不安全。 没有什么制度能够消除生存的风险。只有在资本主义下,你才能自由,理智地评估和管理生活的风险。

0
《自由市场革命》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