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诗话 7.8分
读书笔记 第306页
RMR

艾兹拉·庞德

他根本不懂中文,却在《阅读初步》这本书中大谈汉字的结构。他举红色的红字为例,说古代中国人把玫瑰花、铁锈、火烈鸟、樱桃这四样红色的物品的象形简体符号拼凑在一块,这便是一个红字了。他还说过,因为汉字多象形多会意,所以中国诗最长于形象的刻画。他译过那么多中国古典诗,却不知道那些诗都有格律的限制;他以为那些诗都是自由体诗。他所依据的当然不是原文,只是费诺洛萨的读书笔记。费诺洛萨的导师也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位日本人。所以在庞德的《神州集》里,李白译成李哈枯(rihaku),王维译成奥麻基础(omakitsu),王昌龄译成奥肖利(oshorei)。庞德改写中国古典诗,使之具有意象派自由诗白描的味道,无助于欧美读者确切地了解中国诗艺,仅仅有利于为他自己的意象主义诗论做宣传而已。他的弟子T.S.艾略特恭维他“发明了中国诗”,还说“从他的翻译中我们可以得到原作的精神”。这才是洋花椒麻外国人哟!
引自第306页

欧内斯特·F·费诺洛萨(Ernest Francisco Fenollosa,1853~1908),东洋美术史学家,波士顿美术馆日本美术部(1903年更名为日本中国美术部,今为东方部)的第一位主任。多次赴日讲学考察,在1896—1900年的几次旅日期间,曾向日本学者森槐南学习汉诗,做了详细的笔记,对所学汉诗注以日本读音,或加逐字英译,不过没有全篇英译,留下大量笔记。 大约1912年底,费氏遗孀玛丽将这些笔记和费氏的论文手稿《作为诗歌媒介的中国文字》(The Chinese Written Character as a Medium for Poetry)等交给庞德处理。1915年,庞德从费氏笔记中的一百五十多首中国诗中选择了十五首①,经过自己的改译后,编成《神州集》(CATHAY,又译《华夏集》)出版。1919年,经庞德整理删定的《作为诗歌媒介的中国文字》发表在《小评论》上。流沙河所举庞德在《阅读初步》(The ABC of Reading,1932)中对红字的解释,其实就是引自费氏的这篇论文。原文用的是“樱桃、玫瑰、夕阳、铁锈和火烈鸟”。虽然改译出版《神州集》时的庞德的确对汉字一窍不通,但他后来确实努力地学习汉字,并翻译过四书。但他的中文程度显然不到家,翻译的四书其实也“参照”了早期的英译本和法译本,即使如此,错误依然很多啦。二战期间,庞德在意大利的电台多次攻击美国辱骂罗斯福,战争后期被美军逮捕关在铁笼里,此时,他开始利用带有理雅各(James Legge)译文与汉语对照的《论语》英译版本开始重译这部儒家经典。后来他被判叛国罪罪名成立,但法院认定他有精神病,将他关进了圣伊丽莎白精神病院。庞德在圣伊丽莎白精神病院期间就重译《论语》说过这样的话: 当我对拙劣的注释本不以为然或对语义感到困惑的时候,我的办法就是盯着那个汉字看上三遍,从偏旁部首中推敲出意义来。 有些字的意义不能靠字典找到,其内涵是该字的各个部分的含意的总和。有些部分扭曲如恶蛇,有些部分如生长受到压抑的矮树,有些则光彩四射。山有灵性,可以通过树来表现,尽管那树被人砍伐。 ①《神州集》的详细篇目见此帖http://www.yilin.com/bbs/showtopic-16663.aspx《华夏集》里有多少首中国古诗?(汪精玲) 余石屹《向西而东》(《读书》2011年第七期)一文,论及汉诗英译问题,读后颇受启发。只是文中谈到庞德《华夏集》时说:“其实是一本英译汉语诗歌集子,收集了李白等诗人的共三十几首诗歌。”(P139)这里的数目,与原书有所出入。 《华夏集》原名CATHAY,也译为《神州集》,是美国诗人艾兹拉•庞德(Ezra Pound 1885—1972)早年的译作,1915年出版。从目录上看,该集收译诗十五首。其中,第九首Four Poems of Departure 系四首短诗合为一组。所以,确切地说,应该是十五题十八首。然而,对照中文原作可以发现,第三首The River Song实际上是将李白《江上吟》和《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两首诗连缀在一起的。这是庞德在辨认费诺洛萨手稿时没有弄清楚,误将《侍从……》一首的标题当作诗句,将两首诗当作一首了。准确地说,庞德的《华夏集》里翻译了十九首(含节选)中国古诗。 这十九首中国古诗,依次为:《诗经•小雅•采薇》、《古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李白《江上吟》、李白《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以上两首误为一首)、李白《长干行•其一》、李白《古风十八•天津》、李白《玉阶怨》、李白《古风十四•胡关》、李白《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王维《送元二使安西》、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李白《送友人》、李白《送友入蜀》(以上四首合为一题)、李白《登金陵凤凰台》、李白《古风六•代马》、郭璞《游仙诗•翡翠戏兰芍》、《汉乐府•陌上桑》、卢照邻《长安古意》、陶渊明《停云》。 本人近年致力于《华夏集》研究,查阅国内相关论文,发现许多作者似乎都是依据二手资料,对该集篇目语焉不详。希望能借此一角,予以澄清。

11
《流沙河诗话》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