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学教程:设计原理 8.7分
读书笔记 形成空间,留出空间
Rude-walker

在前一章公共领域中强调公私模糊性给空间带来的活跃,也引出了人们是怎样利用“未完成”(或者说空间和责任边界模糊)的空间去完成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这一章大概就是说建筑师用什么方式可以去形成这种打开的空间。这是我基于结构主义自我附加的逻辑。 书中的解读是:第一部分,主要讨论公共和私有的影响范围的相关性,以及建筑师对于它们之间的平衡所能做的贡献——至少他意识到在每一种情况下,应该负有什么特定的责任,以及这些责任应该如何表现。第二部分,将讨论形式和用途的相关性。也就是说,形式不仅仅决定用途和体验,并且可以得到表达因而受到影响。至于为每一个人设计什么,则应该以集体作为出发点,我们必须全意关心个体意愿的表达——而且不仅仅在特定的时刻,还要考虑时间上的变化。 总而言之,明确公私相关性之后,也就可以开始通过形式和用途是怎样使得空间开放的。(这里的形式我觉得既是形态形状本身的意思,也是结构组织逻辑的意思***) 形式和用途是相辅相成的,历史发展中总有一些形式随着时间都没有被改变,改变的只是用途和使用的意义,这个时间概念是非常临时的,可能是上午下午,也可能是冬季夏季,但是这种形式确实永久的。换言之,这种形式是多功能性的。同时,用途的改变,永久性的形式也得到了适应性的表达。同时因为用途不断改变,形式永久的骨架并没有消磨,所以无数次的填充换来的是这种形式一次又一次被强化(说的不是外表皮的强化,而是组织逻辑的强化)。我们无法想象接下来这种形式的意义是什么,所以这种形式是开放性的。 *****这里说到:已建成的改造,扩建案例与只是用于临时使用目的的“填充”案例之间有着重要差别。这里说的改造扩建是不改变结构逻辑之下的适应性变化么?如果是的话,那么这里的意思是,同一种形式的建筑也会产生多重意义的表达,这种可能是发生在同一时刻的,或者是接近于同一时刻的分分钟,就行台阶可以讲课,可以行走,可以晒太阳,这些都不需要任何关于形式的改造。 很多建筑师利用这种形式用途的相关性,试图通过建筑使得同一时间内个体表现出多样性(公私相关性的打破融合)。用经纬的概念来描述,一种永久的经线中参杂着丰富的纬线,同时经纬线相辅相成达成整体的统一。 柯布的皇家要塞设计方案,在“超级结构”的层次之中,给使用者创造了自我设计的余地;船坞设计方案中由于船必须靠海而居的必然模式,为个体的丰富性创造了一种骨架结构等等。这里有两种极端,一种是太过于复杂,限定性太强的城市布局使得人们丧失了自由度,另一种社区中心规划方案中只是用隔墙限定,太过于自由,人们也无法发挥出对于公共领域的私有化影响(因为没掌握好公私相关的度,使得公共领域私有的权利仍然没有分散开来)。*****这里还有两个问题,阿培顿的地下步行道设计方案让建筑材料的秩序化发挥最大的权能,建筑材料值什么?是说模数化的结构体系吗?/自由大学为什么生硬失败的原因,说到变化和生长作为最为重要永恒的主题来对待,难道永恒的变化不是经纬理念的理由么?还是说woods因为太过于注重所谓经线的固定作用,所以很生硬地没有给结构被填充物调节的余地,导致了失败。所以说柏林某住宅方案就做到了结构同时被填充调控的意义,这里的结构不再是固定的形式,而是一种理念模式。 经纬理念中经线固定永久,纬线使之丰富的理论已经不适合了,柯布的萨伏伊别墅说明了这一点,别墅虽然用柱网作为结构,自由墙体作为填充,但是柱网结构仍然因为填充物的需要做了一些改变,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整体的柱网结构控制。 城市发展中方格网的结构方式也是通过骨架填充的模式达到了规整中的丰富度,曼哈顿就是这个例子(****这里熨斗大厦达到的丰富度在哪里?是转角对整体的顺应以及高度对丰富度的展现?) “当由各个部分共同决定整体,或当以一种相同的逻辑从整体形成各部分时,所产生的建筑统一性可以成为建筑秩序”。这种建筑秩序是主题和构件相互推敲的,主题是唯一清晰统一的,构件则是为了这种统一服务。阿姆斯特丹孤儿院通过单元聚集创造了一个小到家居-房间,大到单元-整体都像一个城市体系,并且无论细部如何丰富,整体的统一性都没有被打破,这就源自于建筑秩序的材料、形式、尺度和结构的统一性(这里说到凡艾克既想要清晰明了,又想要错综复杂,指的是整体的清晰明了和细部的错综复杂吗?),凡艾克用过梁柱子这种结构材料尺度形式的手法形成了横穿建筑内外的水平带,在此之下,空间可以打开可以闭合,可以让内部的人关注外部,也可以让外部的人被吸引到内部,非常丰富。linmij则是通过预制无特性(多功能)统一的建筑结构达成了扩建的适用性,这些单元因为统一而多功能。阿姆斯特丹老年人之家通过一些辅助的结构塔楼限定了整体的结构,通用的梁柱给了建筑适应性的变化余地,这些丰富的附加空间计划和塔楼一起形成了建筑秩序。比希尔办公大楼的承重体系和管道体系结构骨架形成了每个区域(使用和公共区域)都是可被多功能使用的正方形空间,其中穿插的交通流线也自然地吻合在其中,每个方形空间的使用方法又是丰富多样的(交通都是多变的,太厉害了)。费雷登保音乐中心虽然各面不尽相同,但是柱子的只需体系使得仍然成为一个整体,在没有打破整体的情况下强调了各个面的周边式布局,起到了打开的作用,而非封闭的神殿。社会事务部和比希尔办公大楼一样类似,都是承重结构出发,不同的是这里在对角的承重结构之外通过次要地带的围合,产生了八边形的空间,而大厅是沿着次梁方向的空间布置,比较有意思的是通过很显著的柱头和柱子的结合方式(哎?这样的话方形柱子会不会更好,但是圆形柱子显然更适合开放性的空间,所以这里应该是做了一个权衡的)在不同空间的组合方式区分,表现了主次梁的平等关系(是不是更好的适用于多功能性?不会产生中心)。阿波罗学校梁的不同组合方式也是丰富度的展现。 p144建筑样式只可以表达一种语言?mark一下********不懂 太过于功能化(功能性在这里是一个褒贬可以商榷的词吗?)会导致整体性被分割,从而导致原先对于功能的设定被破坏(低效率),这反而是一种单一的非功能性。因而一个可以灵活使用的空间必然不是最佳的,它不是个极端,而是可以被多功能使用的多价的空间,应该让人作为使用者去决定空间的功能,而不是建筑师去规划,这就要求建筑师提炼出功能的原型,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使用者多价地使用。产生一个让我们去寻求功能原型的形式,反之这种形式又牵引我们再去寻找更宽泛的原型——形式和计划的互易性(不要拘泥形式或者功能,而是寻找可供人们自己发现的原型)。使用者自己决定了用途和形式的意义,形式是一般意义上的结构(潜在的组织方式吧?) 这就要问什么是这种原型,灵活不限制就是多价的吗?显然不是,之前就说过度的掌握是多么的重要,建筑师要知道自己该控制什么,而什么又该是被放松的。把一个台子放在中心,即使固定的放置一定程度上相比于可移动的方式失去了灵活度,但是因为这种中心,激发了人们使用的多价性。小到家居,大到城市都是为了寻求这种多价性(我想这本书从这里开始已经从灵活多功能,从一些失败的例子中引申到了多价这样一个定义了吧,其中就是度的调控)。一个开敞的平台也好,或者一个镂空围栏,一个砌块,都是留给使用者的余地。只有限定了选择性,才能更好地激发这种多价性(即使有一些和原先的设置不搭调,这也是使用者自己一种激发? 书中描述了一些很好的起到激发作用的细部,这是建筑师设身处地去思考的结果,好比柱子比墙体厚一些可以让墙体自由连接而不会交接很尴尬;改建的话留出平地而不是坡面——这些都是建筑师做出的方向性暗示。我们不应该去撒手不管,认为灵活就是自由,而应该设法去考虑,如何限制才能做到真正的激发自由。 让人们自己去设法改善环境,作用于周围是否才是真正的融入环境呢?我觉得是的,一座建筑物应该把人作为主要的元素之一。使用者和形式的关系就像个人与社会的关系,形式作为工具,使用者通过对形式的作用,达到最终一体化的感觉,形式和个人再也不是脱离的了。当我们所要的用途变得非常不确定的时候,我们也就可以去创造一个组织方式非常明确的建筑了(我想应该是,越简单的东西越清晰明确,可以附加的东西就越多)。 mies的less is more也有点这个意思吧,当然mies组织模式,建造方式,颜色等等各方面都是less is more,流动空间也是多价性的,虽然没有去改造,但是使用方式却是多价的。

0
《建筑学教程:设计原理》的全部笔记 7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