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上下) 7.8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戒灵

 沈浪犹自持杯浅啜,那种安闲之态,似是对任何事都不愿理睬,也不愿反抗,这种对生活的漫不经心与驯良……还有些绝非笔墨所能形容之神情,便造成他一种奇异之魅力,这与其说是他已对生活失去兴趣,倒不如说他心中藏有一种可畏的自信,是以便可蔑视一切别人加诸他的影响。 古往今来,那些忠臣烈士,在舍生取义,从容赴死时,心里也多多少少有些害怕的,只是他们能凭着那一股浩然正气,将害怕遏止而已。 彼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彼以众人待我,我以众人报之 但将血泪酬知己,生死又何妨 浊世中翩翩佳公子 更精彩的人物,更精彩的生活。 世上的女孩子,大多都有一样男人比不上的地方。   那就是她自己常常会骗自己。 这个人的所有一切,都被他自己锁在一扇门里,这扇门他对谁都不会打开。——朱七七评沈浪 我真不懂,世上为什么会有像他这样的人,仿佛对任何人都没有信心。假使世人都像你我这样坦白,那有多好。”   熊猫儿失笑道:“都像你我这样,可也天下大乱了。”   笑容渐敛,沉声又道:“坦白虽是美德,但有些人心中有着极大的苦衷,肩上担负着极重的担子,你却叫他如何坦白?” 沈浪沉声道:“不管他是什么人,至少他总是个人。只要是人,我便不能眼见他被活活烧死。”他说得斩钉截铁,绝无犹疑。 金无望冷冷道:“他真是我金无望平生所见,第一条男子汉,大丈夫,金无望今生能得此人为友,当真死亦无憾。” 金无望突然大声道:“有所不为,宁死不为;有所必为,虽死无惧。古之义侠也不过如此,沈浪,你……你且受金无望一拜。” 义士之死,重逾泰山 沈浪道:“我之所以救你性命,只不过是为了要救你性命而已,全没有别的原因。 那大汉道:“施恩不望报的事,我虽未见过,倒也听过,但像这样全不为半点原因,便冒了生死危险去救人,而且是素不相识,甚至是对头的人……这样的事我却连听都未曾听过。”   朱七七笑道:“但如今你却亲眼瞧见了,便有些奇怪是么?告诉你,这位沈相公的行事,奇怪之处还多着哩。” 他喘了口气,接道:“我杨大力瞎眼活了几十年,直到今日遇着沈相公,才算睁开眼睛。我杨大力跟着王怜花,只道世上就只有人吃人,人骗人,直到今日,才知道世上也有些光明磊落的人,专做光明磊落的事。” 能了解一个人,有时确实比救他性命困难得多,而一个孤僻倔强的人被人了解,心中的感激,更非言语所能形容。 老僧入定 对那些恶意的目光,他既不会觉得厌恶,对那些赞美的目光,他也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得意。   他既不会意气飞扬,志得意满,也不会意气沮丧,心怀不忿。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无论喝过多少酒,他神智永远是清醒的。   能够将自己的神智永远保持清醒,这在别人眼中看来,自然是一件可慕可羡的事,但在沈浪自己看来,这却是件痛苦──一个人若是永远清醒,他所能感觉到的痛苦,委实是比别人多些。   人,有时的确要迷糊些的好。   此刻,沈浪望着狂笑的熊猫儿,心里暗暗羡慕,只因熊猫儿有时的确可以放开一切,忘去一切。   熊猫儿若在快乐时,便是真正在快乐的。   而沈浪,沈浪此刻虽也在欢乐中,但却忘不了一切痛苦的事。 半载挚友,一旦相别,别后又岂能相忘。 这些,是沈浪的心事。他心事重重,但别人都是永远也不会知道的,别。人只瞧得见他的微笑。   只因他只愿以自己的欢笑与别人分享,而不以自己的痛苦来使别人烦恼。他已学会将心事隐藏在微笑中。   笑,欢笑。笑声,使这寒夜也充满暖意。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王怜花笑道:“女孩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嫁给一个厉害的男人做妻子,这样,她一辈子都不会被人欺负了。”   朱七七眨了眨眼睛,缓缓道:“这话倒不错。” 太行山,古来便是豪强出没之地,那雄伟险峻的山峦中,也不知造就了多少个叱咤江湖的英雄人物。 中原多豪侠,太行出英雄. 这太行山的每一座山峰,每一方怪石,甚至每一株奇特的树木,似乎都有着一段传奇故事。 沈浪微笑道:“昔日恩怨,都已如梦。昔日豪杰,俱化尘土。人世间恩恩怨怨,也不过如此而已,你又何必如此自苦。”   熊猫儿茫然道:“我……唉……”  沈浪一笑道:“这又有何妨?人……无论是谁,本该有一些不必被别人知道的秘密,纵然亲如夫妻、兄弟,亦是如此。”   熊猫儿霍然回首,凝注沈浪,道:“你也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么?”   沈浪缓缓道:“自然有的。”   熊猫儿望着面前这惊世绝才,风神如玉,武功深不可测,义气直干云霄的男儿,呆望了半晌,喃喃道:“沈浪,你的确是个谜一般的人物。”   沈浪微笑道:“不错!我的秘密本就比谁都多。”   熊猫儿道:“当今天下,可有人知道你的身世来历?”   沈浪道:“只怕……绝无仅有。”   熊猫儿长叹道:“若是换了别人,身世如此隐秘,还有谁敢和他结交为友?你却……但你好像和别人不同。”   沈浪笑道:“有什么不同?”   熊猫儿道:“无论如何,我总觉得你纵然不肯将家世说出,但你所隐瞒的也必不是罪恶,你……你仿佛有种特别能令人信任之处。”   沈浪笑道:“多谢。”   熊猫儿又道:“但你的笑,却太令人难以捉摸。有时你虽然笑得甚是开朗,但我却觉得这笑容中似乎含有痛苦。你为何不肯将痛苦说出……”   沈浪微微一笑,回转头去,再不说话。   熊猫儿亦默然,山崖上寒气似乎更重了 \ 世上有些事正是如此,越想得多,顾虑越多,于是就做不成了;若是不想就做,反而说不定能做得通。世上有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正是不想就做而做出来的;若是仔细想过,便不会做了。 熊猫儿大喜道:“既是如此,咱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照着图走吧。我本已从你那里学会,无论遇着什么事,都先动脑筋想一想,如今我却又从你那里学会,若遇着无可奈何之事,还是不去想的好。”   沈浪笑道:“但你却也要等到想过之后,才会知道什么是无可奈何之事,是么?”   熊猫儿凝思良久,终于拍掌道:“不错,这道理我总算想通了。”   这道理骤听似是完全矛盾,其实却完全统一。 时常令别人伤心的人,自己便不会伤心了。 喝酒与调酒是两回事。喝酒只不过是游戏,调酒却是艺术。能将几种劣酒调为圣品,便是我一大快事。这正如画家调色为画一般,阁下几时见过画家将自己画成的画吃下去的?” 一个普通的女人,平时也许温柔得很,但当她一旦认为有人侵犯她的利益时,她立刻就会变得比豺狼还狠,比毒蛇还毒。 沈浪笑颔道:“正是如此。世人碌碌,谁也逃不过这名利二字,纵是至圣先师,他周游列国,为的也不过是要择一名主,使自己才有所用而已。”   快活王拊掌大笑道:“如此高论,值得本王相敬一杯。”   四面鬼火已越来越密,啸声已越来越响,不可预知的危机,显然已迫在眉睫,但两人却仍长笑举杯,旁若无人。 怜她甘为鬼,愿君莫摧花。” 君王重佳人,非常赐颜色 浩瀚烟波,广不见边深不见底。 沈浪却是英雄与智者的混合 快活王道:“本王只当你已忘怀了他。”   沈浪道:“生平良友,岂能相忘。” 集灵台.其二》 作者:张祜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峨眉朝至尊。 知遇之情,永生不忘 恶人之中,原来也有善良的……这世上善良的原来并不太少 我希望你知道,做一个好人,总比做坏人快乐得多 快活王大声道:“不错,你我能并生此世,已属不易;你今日饮此一杯,已胜过凡夫俗子们的干杯万杯。”   沈浪举杯道:“既是如此……请!”   快活王举杯道:“请!”   两人各自举杯,一饮而尽。   四下的急风骑士与轻纱少女们,不由自主,俱都屏住了声息,大地间似乎充满了一种悲壮苍凉之意。   这是不世英雄的举杯。   这是英雄与英雄间的惺惺相惜。   多少豪情,多少傲意,俱在这一杯酒中。   古往今来,又有几个英雄能饮得这样的一杯酒。   就连朱七七瞧着,心里也不禁泛起一种难言的滋味,胸中似有热血奔腾,目中似已将有热泪涌出。   风吹木叶,风中突似有了寒意。   快活王仰天道:“既生本王,为何又生沈浪? ,人们对于自己身边的事,都是最容易疏忽大意的。越是聪明才智之士,越是如此。是以有些人日断万机,丝毫不乱,却常常忘记自己的鞋袜在哪里。” 沈浪的心目中,从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 沈浪大笑道:“不见棺材不流泪,在下生来就是这种脾气。 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人若到了巅峰之上,心情自然难免萧索。但眼见天下英雄俱在足下,王爷也该稍自宽慰些才是。” 沈浪笑道:“当今之世,像他这样的坏人,只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金不换和他比起来,简直算不得什么。金不换只是个小人,他却可算是坏人中的君子。 “一出玉门关,两眼泪不干……”前面是戈壁,后面是荒滩   熊猫儿惨然一笑,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见过这两句歌,我想:苍凉的落日,照着雄伟的玉门关,一个孤独的旅人,骑着马在夕阳下踽踽西去,那必是一幅撼人心弦的图画,我总是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到这里……” 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有活下去的信心。只有生存,才是人类真正的价值。 熊猫儿瞧着他,瞧着他虽然柔和,但却永不屈服的目光,瞧着他那永远不会在任何折磨下消失的微笑……   这正是值得全人类为之骄傲的典型。 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点水之恩,涌泉以报,留你不死,任你双飞,生既不幸,绝情断恨,孤身远引,至死不见。 金无望亦自仰天而笑,得意的笑意中,竟有些萧索之意,仰天狂笑了半晌,缓缓顿住笑声,叹道:“如今我虽已将他击倒,但又如何?人生百年,转瞬便过,无论胜败,到死了还不是只落得一扦黄土而已。” 当下他放出众人,突又瞧着沈浪,道:“快活王看来已是必死无疑,你竟未能与他真个交手,你不觉得有些遗憾么?”   沈浪淡淡一笑,道:“人性本愚,是人才难免相争,但上者斗心斗智,下者斗力。我与快活王虽然彼此都一心想将对方除去,但也不知怎的,彼此竟似有几分相惜。你想我若与他真个抡拳动脚,厮杀一场,岂非太无趣了么。” 金无望大笑道:“沈浪之洒脱,当真无人能及。” 沈浪面上又泛起了他那潇洒、懒散、不可捉摸的笑容,淡淡笑道:“无论任何人,都有失败的时候。只要他们胜利时莫要太得意,纵然失败一次,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江水碧,江上何人吹玉笛,扁舟远送潇湘客,芦花千里江月白,伤行色,来朝便是关山隔。” 希腊诗人亚嘉逊的诗句『爱要为所有存在的与有生命的歌唱,而抚慰所有人与神的烦忧。』起初我不懂,但后来我才知道那些诗句的意义,我才抛开烦闷,渐渐开始喜爱欢乐。『人生』在那时确是给了我很多,如我是知足的我本该满足了,不幸的是大姐亡故了;正如墓碑所说她是无憾的死了,但我却尝到了生命中太多的苦味。”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逢,自是人生长恨水常东。 汪曾祺说:“人总要把自己生命的精华都调动起来,倾力一博,象干将、莫邪一样,把自己炼进自己的剑里,这,才叫活着。”

0
《武林外史(上下)》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