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apons of the Weak 8.6分
读书笔记 Hegemony and Consciousness: Everyday Forms of Ideological Struggle
周沐君

Scott的书看过两本,一本是《弱者的武器》,还有一本是《国家的视角》。他的书好像特别容易流行。但我每回看完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国家的视角》的问题明显一些。《弱者的武器》在理论上还很绵密,所以也一下说不出哪里不好。今天又看了一下最后一章,尤其是反思葛兰西霸权理论的那一段。在这里先记一点东西。 反思一共从五个方向上展开。第一个方向,意识形态通常不像霸权理论所假设的那样,对于底层人民有穿透力。这点很好理解,就是你说你的,我管我的。我有可能在公开场合说你希望我说的话,按照你的规定来行事,但我私下里怎么想,怎么看待这个世界,你很难控制。 第二个方向,霸权理论通常认为人们会把现存的秩序看成理所当然的东西,从而认可它的合法性,而事实是,即使人们不能articulate一个新的秩序,也不意味着他们就会接受现成的东西。这也很好理解,平时大家未必说得清楚怎样的社会秩序会更好,但现在的秩序这里那里都不太对,这种sense总会有。 第三,霸权内部就包含着反对霸权的东西。封建制度许诺领主对于平民的责任与照顾;资本主义许诺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市场行为变得富有;社会主义许诺劳动者的尊严、平等。当这些说法和现实差得太远,普通人就会把这些说法反转过来,变成自己的武器,进行抗争。(这一点其实是很多研究中国抗争政治的学者都注意到的,比如农民、劳工对官方宣传话语的应用,法治、社会主义、反腐败、和谐社会。这些当然都没错。但我想,如果我们放大整个图景,就会看到国家本身也没有一个什么特别统一的意识形态。就是各种意识形态拼在一起,打补丁,我甚至都怀疑中国现在能有什么dominant ideology。所以抗争的意识形态相应的也是零散的。大家都是抓到什么趁手就用什么。如果我们只研究某一种运动,某一个人群,比如李静君研究劳工抗争,欧博文李连江他们研究农民抗争,那么能看到一些固定的模式,比如对法治国家话语的运用,但看多了就发现,这里面实在没什么pattern。) 第四,从历史经验来看,革命的发生通常不以最广大的底层参与者有“革命意识”为前提。Scott引用了Moore对德国和俄国几次革命的研究,说明当时参与的“无产阶级”根本就没有想到建立社会主义国家这么宏大的东西,所求无非涨工资、改善工作环境、工厂管理者要变得更有礼貌种种这些很日常很具体的东西。Scott说,有可能这些革命里都有一个分工,那些革命家和无产阶级之间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对革命家来说,夺取政权、改变社会秩序、实现共产主义是目标,而对无产阶级来说,就算他们有些时候愿意跟革命家一起喊这些口号,那也无非只是他们用以达成自己目标(涨工资、改善工作环境、工头要有礼貌)的一种工具罢了。革命之所以会发生,只是这两群人恰好在某一个历史情境中实现了合作。很多人可能都会强调革命家(知识分子、无产阶级先锋队)在这个过程中的重要性,但Scott认为这其实是个taste的问题:你说是无产阶级没了革命家更绝望无助,还是革命家没了无产阶级更绝望无助? 我在想,如果我们接受了Scott的这个观点,就等于要接受这样一个观点:历史上各种抗争,从无产阶级革命,到名义上是无产阶级实际上是农民的革命,到梁山好汉造反,本质上都没区别。只是反叛的人搭上了不同类型的知识分子,或者说反叛的人被不同类型的知识分子给勾搭上了。我就觉得这里面可能不太对。我也相信底层参与革命的时候都会有很多具体的诉求,在“革命意识”上未必是那么“完善”的。可单是要涨点工资,改善工作环境,未必能支持这些人长期地投入艰苦卓绝的、且很有可能鱼死网破的抗争。看看现在中国城市里那些抗争的中产阶级业主,他们就不可能为了物业费或者没人修的电梯去参加革命,闹的最厉害的人,可能喷一次辣椒水就不再参加了。你不可能指望这样的人去革命的吧。我是觉得,“阶级意识”这样的词可能太大,但某种对于未来社会秩序的幻想的植入,还是必不可少的吧。我跟Scott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不认为对于乌托邦的幻想是知识分子/革命家的专利,我觉得这种能力广泛地存在于社会中,很多时候是被压制的,还有很多时候想了也没用。但即使最普通的人也有可能理解一些有着超越性的设想,甚至为了这些设想做出一定的让步、牺牲。 Scott对底层的观察与描述很有趣。一方面他赋予这些人很大的“能动性”,认为他们不是看不清事实真相的,很多时候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装给你看一下的,而且对于不公平的社会秩序有着很多灵活的小手腕。但另一方面他又在这些人与知识分子/革命家之间天然划一道线,认为改造社会这样崇高远大的理想永远都只能是后面一种人有,前面一种人就只能耍耍灵活的小手腕。所以他最后会说,不要想着什么革命了,那种东西不存在的,靠革命改变大家的意识也是不太可能的,我们就看日常抵抗吧。日常抵抗是啥呢?只剩磨洋工、私下里说老板坏话这种事情了。 最后一个方向是说很多时候反抗霸权的力量来源于生产方式的改进,比如资本主义的出现。嗯,这个先不多说了。

11
《Weapons of the Weak》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